這個嘛,是這樣的///

一直忘記我之前說得那啥三十題系列,所以我剛剛特別去做了一個簡單的抽籤系統www

然後得到以下結果:

 

抽籤結果一    

 

 

癡漢那個不是我的腦洞,是來自於:

癡漢三十題    

這個#

 

 

就是這麼一回事XDD

一想到溫度我就想到王子(何),

大概是因為最近早上的時候都冷冷的,很不想離開溫暖的被子之類的......(ry

 

總之先說一下介紹///

*cp王子姬

*unlight同人文

*劇透方面其實我不太確定,因為我沒看過r卡,所以我寫了一些我自己的猜測XDDD不要打我臉XDDD

*普遍級

*有一滴嚴肅可是不虐算是半糖這樣(。)

 

以上#

 

以下正文owo

/////////////////////////////////////////

 

 

我在做夢,

夢見你的溫度。

 

 

 

布列依斯。

怎麼?

你怎麼都不笑一下的。

我為何要笑?

你為何不笑?

幼稚,睡你的覺去。

好。

 

他怎麼可能叫的醒已經熟睡的王子奠下?

即使用吻也不見得行得通,再說布列依斯根本也不想這麼做。

總有種上當了的錯覺,布列依斯搖搖頭,面露無奈,

看著青綠芽草被他沉沉睡去的腦袋給壓的彎了腰。

布列依斯有時後會納悶,怎麼這人就這麼愛睡?到底是有多累?

他不是個會為這種問題而煩惱的男人,而古魯瓦爾多也不是個會親自告訴自己這些的人,所以想知道的話,親自問是唯一的選擇。

 

你不是沒有被選為繼承者嗎?

是啊。

那你怎麼常常這麼累?

…呵,大概是因為野心吧。

野心?原來你希望被選為下任王嗎?

…嗯…也不能這麼說的吧,布列依斯,我很訝異,你的想法可真狹窄。

……

呵呵,你別生氣,我開玩笑的,難得我們遇上一次,請別這麼快就走人。來,坐這,我想瞇會兒……

…最好睡死你。

 

布列依斯探出手滑過古魯瓦爾多的頭髮,

他總說這是銀色,是貴族的顏色。

然後被自己無情的反駁,銀色?你在高調什麼?怎就不承認這只是灰色。

布列依斯覺得這人也許有人格分裂,

有時候他會再三強調說自己貴族的身份,

有時候他卻喜歡窩在自己身邊然後輕聲的說我們可以一起離開這裡,離開這個迷宮。

當你還在找尋入口時,你已經被預告了終點。

 

你發瘋了嗎?

布列依斯總是這麼回覆他,然後伸手輕拍了拍王子奠下的頭,將掌心貼在額上,

因為他有個妹妹,他感覺的出來眼前這人的突然間的脆弱,

覆蓋的掌心變得暖暖的,像包了一片太陽。

 

也許王子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好當,

尤其是在這種若失去繼承位便降為平民的規則中,王族顯得更加難以生存。

他們在別人的眼睛裡演著戲,背地裡落下的還是自己的眼淚、

他們抱著的是金錢權力女人,卻也背負著隨時可能失去一切的巨石。

從來沒有擁有過算些什麼呢?得到後再失去豈不顯得更加悲涼。

一想到這裡,布列依斯總是為眼前的這人感到深深地悲哀,

他撫摸灰髮的力道減輕了,像在安慰。

也許我已經來不及參與你的過去,可我願意奉陪你的未來。

 

古魯瓦爾多。

……

古魯瓦爾多。

……

你若再不起來,我便走了,下次也不會再來的。

…別,怎麼了?

我剛剛聽到那紅髮侍衛的聲音,你該走了。

威廉嗎?那沒事,再待著一下下…

快。

呵呵,你別皺眉,要是有了皺紋誰都賠不起的。

…我要走了,再見。

欸---

 

對一個男人來說略顯蒼白了些的手臂猛然的抓住正起身的男子,

布列依斯失去所有平衡,腳一歪的倒了下來,

還好身體的反射動作讓手肘落地撐著,可那高度也只是讓布列依斯與古魯瓦爾多中間多了那麼一個三公分,

這距離讓之間空氣顯得更加撩人曖昧。

 

…你離開點。

你捨得嗎?

滾-!唔……

 

古魯瓦爾多空著的手伸出去壓著布列依斯的銀白髮絲,

唇齒交接著,他試圖將舌尖竄入對方口中,毫無意外的惹得一雙怒視,

他笑了笑,還是義無反顧的探入對方口中,感覺到了對方白齒想用咬的來驅離自己時觸感也不怕,

因為還是那句話,他捨不得的。

而且其實古魯瓦爾多更加把此種輕咬視為一種煽動。

 

古魯瓦爾多喜歡睜著眼親吻,看著對方的眼睛,

也許是因為從小接受過的教育,

又或著是因為他只是單純的想看著愛人,被自己佔有的表情。

 

過了好一會兒,王子奠下移開手掌,布列依斯迅速的起身。

滿足了?他冷笑一聲,擦掉唇邊的銀絲。

嗯。平常冷淡的嘴角淺淺勾起。我是不是差不多該滾了。

還算有自知之明。

布列依斯。

幹麼?

雖然我也很喜歡你摸我頭髮時的感覺,可是我更喜歡同你接吻。

…你欠揍嗎?

那很溫暖。

滾-!!!

 

古魯瓦爾多緩慢的從草地上站起,可憐兮兮的看著已經轉身走了兩步多的布列依斯的背影。

布列依斯,你還會來吧?

你還有臉說這種話。

王子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點頭,雖然對方看不見。

我知道你會來的,所以我會等。

…那你就等到死吧。

布列依斯豪不留戀的離開,留下古魯瓦爾多獨自一個人在原地。

 

奠下,小的終於找到你了。

嗯,挺慢的,要多練習些。

是的。

威廉點點頭,然後抬起眼睛有些困惑的看著古魯瓦爾多,

奠下?

怎?

請問您在笑什麼?

喔?是麼?古魯瓦爾多又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笑得更開心了些。

他捨不得的。

嗯?

沒事,回去了。

 

 

你的溫度...

這可不是在做夢了。

 

 

//////////////////////////////////////

 

順便來白痴一下,是說我弄完抽籤後去翻翻那個三十題時,

第一眼看道還以為是....

->貪戀濕度 ,然後我一秒靠不解釋#

 

這篇參考了一句余秋雨的話:『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我奉陪到底。』

美到極致的文字OWQQQQQQ

 

我自己覺得王子姬大概是這種感覺?

不過這還是歡樂了些,ul的故事沒一個是歡樂的,可是我今天就是不想寫虐(#

 

我好像不太會結尾,

下次多注意一下好了orzzzz

 

以上感謝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