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同人文,林奈烏斯X泰瑞爾

<學院風三十題>第三十題:畢業後見面

 

無劇透

普遍級

泰瑞爾豪帥

 

以下正文www

 

/////////////

 

「來了。」

打了個不像招呼的招呼,有些不禮貌的擺擺手,跟服務生隨意點了杯咖啡,「怎麼突然找我?」

林奈烏斯笑了笑,伸出一隻手拍拍泰瑞爾翹起的呆毛,「畢業後都沒見到你,還好嗎?」

「也沒很久不是?」他聳聳肩,不去看對方的視線,雖然那視線也才一點點而已呵呵,

「挺好的,在大學裡學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實驗室也高端多了。」

「真好。」林奈烏斯笑,「你一定很滿意對吧。」

「是的。」

「那你有沒有想我?沒有我的實驗室沒有感到寂寞嗎?」

林奈烏斯笑意加深,有點邪惡的感覺,不過泰瑞爾嘖了嘖嘴,對這種蠢問題卻是感到…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你一如往年。

不過泰瑞爾在等第二句。

「泰瑞爾,我想死。」

「還來?不膩嗎。」男子假裝嘆口氣,這真他媽一如往年。

 

 

 

 

*時間回到畢業前 

「泰瑞爾,我壓力太大了,想死了。」

全地球大概也只有林奈烏斯這種怪胎會笑著說出這種話了吧,

那笑還是特別特別和藹溫柔的那種,瞇眼兒配上有點白皙過頭的膚色,深藍的短髮,

整個就是乖學生乖孩子孝順友善人生美滿順遂愛好和平的好人。

然後現在這種好人他說,他想死。

「…蛤?」

泰瑞爾的腦袋也不差,在這星幽高中裡也算是排前幾名的,

他剛剛還想說找林奈烏斯討論幾個關於國文的問題,然後這才剛來不到一分鐘,課本剛翻開,就聽到眼前的這個永遠校排第一的學霸笑著對自己說,

他想死。

 

他想死?林奈烏斯想死?那個林奈烏斯想死?WTF?

 

「泰瑞爾?」

特別無害的提醒了一下正在恍神的泰瑞爾,林奈烏斯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我沒有想讓你嚇成這樣的。」

泰瑞爾沉默的一會兒,拿掉眼鏡,熱咖啡端上來的白氣沾附在鏡片上,他說道:「林奈烏斯,你是終於發瘋了還是欠揍?」

「我不知道,也許以上皆是。」

 

來亂的,肯定是來亂的。

泰瑞爾這麼想,端起咖啡沾了一下唇,看了眼溫溫和和的林奈烏斯此時翻起了自己的課本,就著貼標籤的那頁看了起來。

他突然感到一股寒意。

他什麼時候看過聽過這人講過玩笑了。

 

「喂。」泰瑞爾扔了個糖包過去,扔到林奈烏斯手邊。

「怎麼了嗎?」

林奈烏斯特別自然,撕開了糖包,全全倒入自己那半杯的咖啡裡,接著把倒完的包裝垃圾放在另一個包裝垃圾旁邊。

「嘖。」泰瑞爾想像了下那杯咖啡的甜度,整個不舒服,嘖了聲後便說:「林奈烏斯,你真想死嗎?」

「不是真想。」

林奈烏斯闔上書本,掌心交握撐起一道拱橋,「就是想想而已。」

 

想你妹。泰瑞爾在心裡罵道。

 

「怎麼了?」

他也不是不想關心,就是單純覺得這件事很麻煩,

尤其是跟林奈烏斯這人有關的肯定麻煩。

但也不能就這樣不管啊,要是這怪胎真跑去幹嘛了,泰瑞爾覺得自己還真會傷心的。

而後他就被這想法雷的不太好,又低頭喝了一口咖啡。

「沒什麼,一時的低潮而已,青春期啊,有什麼不奇怪的。」

林奈烏斯說這話的後好像有五十歲一樣老成,青春期?像個天大的笑話一樣。

「我說認真的。」

「我也是。」

「好,既然沒事,我來是想找你討論一些問題的。」他進入正題。

泰瑞爾覺得自己問過了、又確認過了,這樣就夠了,既然對方不想說那自己多問也不是個事兒。

「嗯,我剛剛看了你的標籤處,我覺得……」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林奈烏斯生日那天,那天有點下雨,微冷,

林奈烏斯就著讀書會和幫自己慶生的名義,約了他去…學校。

對,就是學校,泰瑞爾不知道這人哪來的鑰匙進來的,也不知道這人假日約他來學校是想幹嘛?

不要犯罪就好。他要求很低,泰瑞爾嘆口氣,一直以來都在接受這人的任性,也不差這一次的。

到了空蕩蕩的教室,林奈烏斯背對著泰瑞爾說道,

「今天是我生日,我只想說,我喜歡你。」

泰瑞爾只想把手上的熱飲往他身上潑。

 

 

 

 

「泰瑞爾我想死。」

「好啊,你死了我就是全校排名第一了。」

 

「泰瑞爾我想死。」

「死死算了。」

 

「泰瑞爾我壓力好大想死了」

「你壓力大?當其他人全是壓力鍋了嗎?」

 

「泰……」

「死不死甚麼的等會兒,我想跟你討論一下實驗結果…」

................................. 

 

 

 

 

林奈烏斯的想法很簡單,

如果這種對話可以讓他跟泰瑞爾多一些非課業上的互動,再白癡再愚蠢也不要緊,

只要多一句聊天、只要泰瑞爾偶爾會想到他有個常常喊死喊死結果每次都考第一的朋友叫做林奈烏斯,

他就很滿意了

 

 

 

 

*時間回到畢業後的咖啡廳約會(X)見面(O)

「真過分,我還記得你手上的飲料都在抖動。」

林奈烏斯對這回憶笑的那雙眼睛都更小了,「我那是在告白,又不是找碴,泰瑞爾你幹嘛那麼生氣。」

「選自己生日告白這天根本是陰謀。」泰瑞爾挑眉,眼睛裡是諷刺的笑意,「你覺得我不會拒絕,嗯?我那時說了甚麼來著。」

「你說,有病要吃藥啊。」

林奈烏斯溫和的笑了笑,掌心撫上自己的拐杖頂端,「真過分。」

「那還是我仁慈了。」

泰瑞爾淡定拿起一片林奈烏斯點的手工餅乾,上面還灑著彩色的巧克力米,他一口塞入嘴裡,有點含糊不清的說著:「你該看看我什麼叫做過份。」

「如果那是你的真心,我很願意看看。」

林奈烏斯也拿了一片,小小的咬了一口邊角,「真好吃。」

「…甜的要死…」

泰瑞爾有點作嘔,灌了一口黑咖啡,嘖嘖嘴,還是覺得嘴裡有股怪味。

林奈烏斯笑著將一杯檸檬水遞了過去,泰瑞爾接過一口飲盡。

「而且你隔天就開始說甚麼你想死你想死,三天一次接四天一次的你當你是報時的嗎。」泰瑞爾拿衣袖擦了擦嘴角,抱怨似的說道。

林奈烏斯微愣,他沒料到泰瑞爾發現了自己的巧思,

因為泰瑞爾總是毫不留情的打槍自己的想死言論,就連自己告白那天都被說了有病。

如果他這頭腦不聰明成績也不優秀,林奈烏斯真想不到泰瑞爾會不會連看都懶得看自己一眼。

「...泰瑞爾,我看你也不是那麼討厭我的。」

「沒有啊。」男子一臉莫名奇妙,「我有說過討厭你嗎?」

林奈烏斯歪著頭,神情裡是真實的不解,他多久沒這種感覺的,上一次深感不解是對著自己,

不懂自己為何這麼這麼執著於泰瑞爾。

「你以為我幹嘛來的?」泰瑞爾輕飄飄的問道,咖啡已經見底,可他還是端起杯子假裝啜飲其實是想掩蓋潮熱的臉。

「來喝咖啡?」

「這我在學校自己泡不就成了。」

「放鬆?」

「實驗室裡我最放鬆。」

「偷懶?」

「我這想休息的話要來找你不就自虐了。」

林奈烏斯搖搖頭,他真想不到。

「英明一世啊你…」

泰瑞爾扶額,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林奈烏斯,「以前不是很愛說嗎,現在就說個我聽。」

「...嗯?」林奈烏斯微愣,隨即也懂了這句話,要不懂便真愧對了自己的智商和擅長觀察人的能力了,

「泰瑞爾,我想死了。」還帶了一個溫和的笑容。

雖然不知道泰瑞爾想做甚麼,不過林奈烏斯剛剛聽到了泰瑞爾的親口發言說不討厭自己,整個心情愉快。

「嗯…」泰瑞爾反而低下頭。

「怎麼了?」不是你讓我問的嗎?林奈烏斯本當泰瑞爾是有了什麼新說法呢。

「林奈烏斯。」

泰瑞爾抬起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耳罩型耳機掛在脖子的關係,又或著是因為剛剛那杯熱咖啡,或是電裡的暖氣,

那略白的臉頰染上了淡淡紅暈。

 

「你想死,那我跟你一起死。」

 

/////////////////////////////////////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誰都不能阻止我了。(#)

 

是說我好久沒有去unlight了欸(炸),好像可以參加歡迎回來活動www

最近的ul讓我這個遊戲白癡整個很苦逼(抹臉)

而且我很忙的說(自己講)

上學期我歐趴了,還有第十一的校排www不愧是在ul裡度過青春期的孩子啊WWW((((艸

 

泰瑞爾是我永遠的遊戲男神(到底)

林奈烏斯的瞇眼泰萌了我一臉寫的打文((((小姐你換字不好不好))))))

 

另外一件事,

今天在噗浪上跟朋友小千兒聊天,我打了這個:

(bz)如果他是紅色的我就來寫百合!!!!

 截圖  

就是這樣((攤手

因為太突然了(。)所以自創甚麼的有點費時,我就來寫不死雙子吧WWWW

打算用學院風三十題

 

以上,感謝閱讀,掰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