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 同人文) 分手擂台 ( part 1) 

這篇簡直清水到跟開水一樣了/_>\

 

我得慢慢的把這坑填滿才行ORZZ

只是最近...好多事......ORZ

 

是說星期四10/23是我生日耶XDDDD

收到了朋友做的影片,裡面都是以前國中朋友的祝福我簡直OWQQQQ(太太我們別離題好嗎#

 

ok總之就是這樣。(乾

 

來提醒一下大概cp,

雙艾,

然後是狗狗喜歡艾ㄅ,

艾ㄅ還沒發現或是還沒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以下正文^0^

 

//////////////////////////////////////////////

 

 

艾伯里斯特看起來挺淡定的。

手中的劍動也不動的垂直在舞台上,一臉面無表情,

實則卻是在觀察那小人偶的一舉一動,

他在想如果又是拿出一套洋裝他必須立刻揮劍砍碎它們才行。

 

 

可艾依查庫卻很緊張。

緊張的他很想抓住艾伯里斯特的披風,就像他以往那樣,

在戰場上只要害怕,艾伯總是讓他抓著衣角然後說艾依查庫你膽子這麼小,還怎麼當軍人、怎麼做我的侍衛?

而艾依查庫總是傻笑著說艾伯你可別扣我薪水啊!待會兒開戰後,我肯定站到你面前替你擋子彈擋刀的!

這時艾伯里斯特就會賞他一個鄙夷的眼光加上看起來、聽起來是超級用力其實是很輕的彈額頭。

 

 

「我靠艾依查庫你是被虐狂吧,第一個出去受死然後自己笑得那麼開心?」

利恩和其他幾個哥們躲在十公尺外頭對著舞台上正傻笑起來的艾依查庫吼道。

「真是小鬼,這叫愛的力量。」

阿奇波爾多正吞雲吐霧著,特別囂張的往利恩臉上噴了口煙。

「我去你的愛的力量,這是哪個年份的用語?」

利恩哼了一聲,不以為然。

「嘿!該說的話說,不該說的小聲點說!」

阿貝爾好心提著醒。

「嘖嘖,年輕又算什麼了?誰沒年輕過?一群小鬼,你們是老過嗎?」

阿奇波爾多哼哼了幾聲,噴出不少白煙,惹得旁邊的布列依斯皺起眉的扇了扇。

 

 

「也許你們可以稍微安靜一點

路德笑得很制式,即使手中沒有鞭子,卻同樣讓人覺得這人隨時都可能啪啪的抽你兩下,帶著那個笑。

「......」「.........」「............」

「大小姐,差不多可以開始問了。」

解決了外干問題,路德對著小人偶回報著,

小人偶點點頭,從兜裡掏出張紙條,朝艾伯里斯特笑了笑,

「艾伯,你跟艾依猜拳誰會輸啊?」

小人偶一點也沒奇怪的問出奇怪的問題。

「我們不猜拳的。」

艾伯里斯特冷靜的回答道,一看到小人偶手中只是張紙條,他頓時就覺得沒事了,安心。

「喔,這樣啊。」

人偶點點頭,又說:「那你們之中誰運氣誰最好?」

「大小姐你幹麼啊?要幹麼就快點!!早死早超生!」

艾依查庫在一旁嚷嚷,人偶看了他一眼,直接無視,笑盈盈的繼續等艾伯里斯特回答。

 

 

誰的運氣最好?

當然是自己了。艾伯里斯特想。

地位、身份、家世背景,這些全是艾伯里斯特不費吹灰之力而得來的東西。

忠心隨從、家人、朋友,這些非實物的也是。

他真的無法反駁自己的與生俱來的運氣。

反之,艾依查庫卻幾乎什麼也沒有,地位?背景?他有的只是孤單的背影而已。

 

 

「艾伯?」

小人偶催促著,看了眼手中的紙條,就幾行字而已,她不會寫字的,這都是布勞幫著寫上去的問題。

「我吧。」艾伯里斯特說。

「咦???艾伯我運氣也挺好的啊?你忘記上去我二十骰骰出十八欸!」

艾伯里斯特瞪了他一眼。

「…唔……艾伯我決對決對沒有諷刺你的意思啦……」

 

 

「完蛋了呢~」嘆氣

「沒救了吧~」搖頭

「悲劇囉~」聳肩

台下十公尺外的唱衰團開始合唱起來。

 

 

「艾伯那你來抽籤吧?」小人偶笑著說,邊舉高自己的紙條慢慢撕成三等份,

「這裡有三個問題,來抽一個!」

艾伯里斯特上前挑中間的。

 

 

『這一生中,影響你最深的人是誰?』

 

 

「伯恩哈德教官。」

艾伯里斯特回答的那叫一個迅速,惹得台下開始Yoooooo----的鬧了起來。

 

 

「欸伯恩你快看,那孩子在說你呢!」弗雷特里西笑得特別沒良心。

「….」伯恩覺得自己有點胃痛。

 

 

「艾伯你……」

艾依查庫從不隱藏表情的,現在他臉上就是一句嗚嗚而已。

「這又沒什麼,你不也知道的麼。」

艾伯里斯特幫他幫自己解釋了下。

「也是…哈哈」

艾依查庫是真的笑了,表情也告訴了艾伯里斯特他真心是在笑。

 

 

「ok那就結束了,你們下台吧?」

「就這樣?」

連艾伯里斯特都覺得不可思議,

艾依查庫更是直接跳腳起來,他好像什麼都還沒做吧?

「是啊,你們還要玩啊?好啊那就艾依你來抽,要是抽到一樣的牌,我就不處罰你了。」

開始把三張牌洗了又洗。

 

這人偶小不點說起話總是跳痛跳得讓人很痛,

問答題突然改成了抽鬼牌,瞧瞧那一旁的三侍者不也都傻了眼嗎?

「…好我抽!」

然後艾依查庫就是沒發現這古怪,誓死如歸的上前抽牌。

 

 

艾伯里斯特看了眼艾依查庫,他就想笑了。

又在緊張了嗎?

抖的連領子都皺了,這得多大振動才行?

再往上一看,的確抖的不輕,瞧那眼罩都晃的快掉下似的。

而那誓死如歸的表情艾伯里斯特倒是常常見過。

 

 

艾伯里斯特曾經試著讓他這位隨從多擁有一些東西,比如錢、比如權力。

至少能讓這位隨時願意為自己去死的朋友能冷靜一些、對生命有一點點的依戀就好了。

然而那火熱的一顆忠心、一顆赤膽卻仍全只為主,艾依查庫一如往常的絲毫不在意自身的生命。

 

艾伯里斯特也為此發怒過,他吼著如果你再這樣,那你就離開。

致使至今,艾依查庫那突然黯淡、落寞、失去一切了的眼神,艾伯里斯特都還記得,

他才明白,艾依查庫只有自己。

 

他常說著自己可是最最最最棒的貼身隨從吶,生命有多值錢我可不知道,可艾伯你肯定是最重要的。

所以一顆眼睛又算得了什麼是吧?

 

 

然而艾伯里斯特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人並不是這個奇怪的傢伙,

教了他求生能力的教官才是。

雖然很重要,可是卻絲毫沒有想佔有的心,伯恩哈德教官更重要他完全能理解而且完全的認同。

卻也不是默默的守在一旁,艾伯里斯特從未見過這麼積極保護自己的隨從。

真的要評估的話,

艾依查庫是他最不能理解的怪人。

 

 

「哎呀,這位太太您瞧那小伙子好像抽到了不一樣的吶?」

「哎唷哎唷快看呀,那表情看起來可真….哦呵呵呵….」

「太太您們帶了相機不?趕緊拍下呀~」

唱衰團開始改走隔壁鄰居太太路線,噁心程度讓遠在舞台後邊當協助的康拉德都抖了一下。

 

「幹麼?」柯布問。

「嗯。」康拉德搖搖頭。

「突然覺得毛骨悚然。」

「上帝顯靈?」漫不經心。

「嗯。」又搖了搖頭。

「先別管你的上帝了,搬一下那箱好不?」

「嗯。」

「謝了。」

 

 

「喔!!!!處罰!!!」

小人偶特別興奮的喊,讓人忍不住猜想也許這才是她的目的。

「…….」

艾依查庫向艾伯里斯特發出求救信號。

「是你陪著大小姐起鬨的。」

「艾依查庫那麼你就…….」小人偶想了會兒,小巧指尖卻指著艾伯里斯特,

「狠狠的對艾伯說一句反話吧!」

 

 

 

「艾伯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討厭你了!!!!!!!!!!!!!!」

經過漫長的心裡調適,大家都開始打哈欠了,

艾依查庫終於完成處罰跟著艾伯里斯特下台。

「大小姐你待會可別再這樣玩了,好累……」

也在打哈欠小人偶從來沒看過這宅子的人這麼團結一心,

一高興之下就答應了。

 

 

「我知道。」

艾伯里斯特對著正在位子上伸懶腰的艾依查庫說。

「咦??!」

「我知道你這人真的很奇怪。」

艾伯里斯特笑得很不艾伯里斯特,讓艾依查庫愣了有五秒之久。

男人異常好看的指尖彎曲,稍加施力往幾縷金髮的額頭上一彈,

「真的很奇怪,你到底是怎麼想得?」

「…艾伯我…..!!!」

 

 

「兩位,就算下台了也請別談情說愛唷?不然會有處罰題的。

 

(待續)

//////////////////////////////////

 

我留了兩個伏筆,

一個是處罰題

一個是康拉德那邊WWWWWW

 

這篇寫得頗久,大概是我不太習慣這種還有一方處於圈外的設定orzzz

 

以上,感謝,下次見

 

ps.對了我最近在持續修改ul本的內容,所以可能會不常更新喔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