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自創] 古風三十題 <第十九題> 大漠  

飛瓊呢,就是仙女的意思,國文老師說得,我自己是覺得比較像某種有翅膀的杯子之類的(#

 

樓爺兒,你小家碧玉惹人憐了,不怪你或霍然燕(語重心長

以下正文//

///////////

 

 

已經第三日了。

 

 

樓伶飛鬱鬱寡歡,側頭一瞧便是搭著個個米色棚子,上頭繡著得商隊標誌被吹得搖搖晃晃。

樓伶飛嘆口氣一仰頭便是漫漫黃沙,吹在他的臉上、裙上,蟲蟻似的搔癢,他伸手抹了一把,

身後立即就有一個帶有些許西域獨特口音的關懷遞了過來,

 

 

「姑娘,進帳棚躲著吧,這風刮沙利得很!傷了姑娘剝殼雞蛋的臉可不好!」

「...我、我沒事兒,這吹吹風呢才有精神氣。

霍老闆才是,昨兒守夜真是辛苦了,吹了一晚的沙子,現在閒下的時間便去睡會兒吧。」

 

 

樓伶飛努力讓自己別顯得有氣無力,

實話說,他同這人講話真是各種心累,

特別誠懇得聽人解釋、特別真誠的誤解,讓人一口悶氣、怒氣堵在胸口,真夠他娘鬱悶。

 

 

「沒事好、沒事好。」

男子暖暖一笑,寶藍色的雙瞳溫潤如水,尤其那對睫毛長的仿若大漠蝴蝶,深邃五官中卻又帶了些北方男兒的豪氣,

「然燕自小在沙塵中待慣了,這點風沙粒子兒,無傷大雅,多謝樓姑娘關懷。」

 

 

樓伶飛乾笑幾聲,心中吶喊著爹娘我錯惹趕快來拯救您們被認錯性別的兒子啊。

 

 

霍然燕,一商隊老闆,貌似是漢人混了西域的血緣,頭髮是烏黑的略捲,而那眸子卻是藍得讓人恍恐。

是美的,只是不熟悉,所以恍恐。

霍然燕在大漠中發現了遇難的樓伶飛,樓伶飛當時一身裙紗,加上半天沒喝水進食的沙啞虛弱感……

 

 

這樣的邂逅,是個男人都要救的。

 

 

不過霍然燕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把樓伶飛當做了一個女人,

在沙漠中迷路的女人,這怎麼聽怎麼怪,可霍然燕便是信了,而且信的真真,

樓伶飛暗自誹謗,這人是看了多少奇幻小說,這迷路女子有這麼好撿的嗎?還自帶背景的在沙漠來著!

樓伶飛也試過理性的溝通,他和霍然燕面對面坐著,中間是一營火,還在巴搭巴搭的燃著,

「那個霍老闆啊,您救了伶飛,伶飛不敢不感恩在心,但且聽我一言,其實我……」

霍然燕一襬手,霸氣的很,「姑娘莫言,敝人知道姑娘的為難之處,我不是要回報,也不願以此要脅姑娘日後要報答。」

 

 

你知道個屁啊。

樓伶飛快昏倒了,他只想好好的解釋出自己是個男的,然後把這身各種不方便的裙子給脫了下來,

「大俠怕是誤會了,我的意思是…」

「噓。」霍然燕一臉的我懂。

 

 

樓伶飛在家時從來沒遇過如此難搞的人,頓時也傻,呆呆的看著營火,隔了幾縷煙,霍然燕的俊臉附帶了柔焦效果。

 

 

「霍老闆!這貨物怎辦呀,駱駝們都累得不輕,怕是要後天才能出發了!」

遠處有一個小夥子吆喝著,快步走來發現霍然燕和樓伶飛隔著營火的畫面,突然有點囧,音量也降低了,

「我的好老闆兒,您倒是先做決定…吧…?」

「該停留幾日便停幾日,我霍然燕的貨物怎等不了這一時半回兒的。」

霍然燕起身,拍拍膝上沙塵,「咱有貴客,該是好好的招待,你,整理一個好帳篷給樓姑娘去,記得選個靠近營火和補給棚,姑娘家才方便些。」

「是!」小夥子歡歡喜喜得跑去準備了。

「今兒怕是累壞了,妳也早些睡,有什麼問題,明天再說。」

霍然燕溫溫和和,神色中也有一絲疲憊,樓伶飛知道商人的辛苦,不好阻攔,便輕輕應了聲好。

 

 

之後的幾日,解釋還是不成功。

樓伶飛大致知道了這不是他的問題,完全是霍然燕的腦迴路和自己不同,眼看著商隊明日便要啟程…

樓伶飛嘆口氣,霍然燕對自己的口吻溫柔照顧且刻意,顯然是對了”樓姑娘”有好感的,

可自己本是個男兒身啊…真是頭疼,

罷了,等回了家,一切真相也會大白了,到時再好好賠罪便是。

 

 

他是這麼想的。

誰知道,腦迴路不正常的只有一人,

這整個商隊呦,誰沒看出來樓伶飛的男子瀟灑,全當自個兒老闆有斷袖之癖,終於在最後一晚趁著酒勁給說了溜嘴。

 

 

不忍說,那霍然燕的神情叫一個精采絕倫。

 

//////////////////

仙女。(爾康手

這好像是長篇的節奏阿(摸下巴

等完結了我在寫感想唄(懶就說#

 

現在時刻10:50pm,我眼睛有點痛痛的QWQ真糟糕阿...

 

先這樣

以上、感謝、掰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與日常心情雜記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