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百合//

unlight不死雙子

BE三十題,第一題: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劇透...我不知道有沒有耶,多少拿了一點背景可是基本上是假的(#

普遍級

以上

以下正文//

 

/////////////

 

 

「妳就是雪莉對嗎?我是多妮妲,以後住在同個屋簷下請多指教了。」

 

雪莉以為這是個溫文賢淑的女孩,看著髮式也挺像,礙於自己的發聲設定沒有足夠發達,略為寡言,想說再發聲前至少先微笑一下好回應,

沒想到後頭緊跟著來了一句…

 

 

「妳…傻笑甚麼啊?別礙手礙腳啊!要是妨礙的博士我一刀先砍死妳喔!」

 

把砍死妳喔掛在嘴邊的絕對不是個甚麼溫文賢淑。雪莉心想。

 

 

「欸欸妳先把這破衣服換下吧?順便把這實驗袍拿去洗洗…欸欸不要直接脫啊!!!現在入冬了,要是感冒了怎麼辦?」

 

可這樣關心人的也絕不是個壞人。

 

 

「雪莉妳啊,身為這個家的一份子趕快來幫忙打掃啊!不然至少把妳的房間收乾淨吧?整天跟那隻狗一起打滾,妳可是我的妹妹!這麼邋遢笑死人!」

 

隨隨便便這樣給人一個身分,雖然也知道這只是多妮妲的團體設定,

雪莉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有一個家,有一個姐姐

 

 

「聽說妳昨天拿刀子自己割自己啊?怎麼有妳這種的!真奇怪!來我看看傷口…倒是還好,就是有點不好看了是吧,哈哈,沒事沒事,博士不是說我們五官長得像嗎?那妳肯定就是最美的。」

 

都不瞭解自己到底說了甚麼話。雪莉有些埋怨,這多妮妲不可能知道的,

自己有多喜歡她。

也許只是多妮妲系統裡的自愛設定,或是製造已久的機械發展了自己主觀的想法,雪莉寧願相信是後者。

 

 

「雪莉雪莉,聽說妳明天要去新主人家啊?什麼時候回來?沒妳在的宅子可真無聊呢。」

 

雪莉也不想走,可是身為自動人偶,選擇只有服從或死亡。

為了能繼續待在有她的世界,雪莉服從,能夠活著便好。

 

 

多妮妲,我想一直跟妳在一起,所以我必須離開了。

看著多妮妲不解的眼睛雪莉便知道她並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作為單純的殺手人偶,雪莉有著不同於多妮妲的心思,用人類的語言說白了,

那便是執著二字。

於是,雪莉去了基普林宅,成了專屬的暗殺者。

 

 

就這麼過了幾年,雪莉的心意沒有變,可多妮妲卻漸漸得沒有了心。

我喜歡妳,多妮妲,妳喜歡我嗎。

「喜歡啊?」

妳有沒有明白我的意思。

「妳個蠢蛋,我怎麼知道我有沒有明白你的意思…」

算了,以後再說吧。

 

 

基普林不太明白啊,難道自己真老花了?有幻想症了?

看著自己拿去維修的殺手人偶這剛到宅子,基普林一個老頭子柱著枴就看著這雙馬尾少女瞠目結舌。

「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雪莉的聲音設計得很好聽,細細的,讓人有放鬆感,可是這聲音下一秒可能讓你瞬間失去性命。

「…雪…雪莉嗎?」基普林結結巴巴的問。

「是。」雪莉簡短的答道,儘管覺得這來自主人的問題實在有夠白癡。

「可是…妳……」

基普林閱人無數,可是卻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眼前的雪莉。

他回想起當初跟沃肯商量要一個殺手自動人偶時,為了設計出看上去有無害的感覺,沃肯畫了一個綁著公主頭的少女,

約莫十五、十六歲,就像一般的千金似的,身穿淑女紗裙、綁著條絲帶,這是為了讓別人不帶疑心。

可是現在的雪莉……

 

「哦,這是新造型,想說偶爾也改改形象不是很好嗎?」

雪莉雙手撥了下馬尾,兩個捲翹的辮子彈了彈,上頭的金屬骷髏髮圈銀得發閃,

一身束腰的哥德風裙很是有層次,紫色蕾絲層層疊疊,配上各種小零件,

腳上蹬著一雙高筒靴,也是紫色的,

纖纖小手上拿著一把紫色洋傘,這是雪莉本來就有的傘,現在顯得更加合適了。

 

基普林不知道要說甚麼,只好點點頭,對這個反差無可奈何,

雪莉他認識幾年了,平時對打扮只有無感,什麼衣服都可以、什麼妝容都隨便,

既然今日她自己改了衣著,那必定是不會再改回去的。

「挺好挺好……」基普林回答的有點胃痛。

 

 

雪莉又彈了彈自己的雙馬尾,覺得有一點點不習慣,她才不是甚麼想改變形象,

原因簡單的很,只有一個,那便是多妮妲。

半年回去一次的維修,雪莉一見到多妮妲就瞬間當機了。

是真的當機了,沃肯緊張了十秒,然後笑著對多妮妲說,只是有點過熱而已,幫雪莉準備好休息用的房間。

 

這多妮妲一下從鄉下女孩造型變成歌德莉,雪莉雖為能應付所有緊張場面的殺手人偶,卻也忍不住突然過熱而當機。

 「好的,我去準備。」多妮妲點點頭退下。

 

 

雪莉每隔半年回去一次,多妮妲卻越發顯得冷漠,是一種發自心底的,曾經的豔紅漸漸退了色似的。

多妮妲變得不愛笑,不愛說話,一說話也只是制式的答話,

雪莉不知道多妮妲怎麼了,也不知道從何問起,

不過雪莉也沒有太上心,她喜歡多妮妲,不管怎麼沉默怎麼冷淡她都喜歡。

 因為多妮妲還是會在雪莉回來時那天對她說出一句,「歡迎回家。」

 

可是這次卻是例外。

雪莉知道,多妮妲已經快要消失了,可她不明白,消失的究竟是甚麼?

這是一種花開花落嗎。雪莉盡量讓自己不要想得那麼悲觀。

 沃肯對於雪莉要了一套跟多妮妲一樣的衣服時感到了一絲驚訝,不過他沒有多問,溫溫和和的給了一套款是一樣、顏色不同的。

 

 

雪莉蹬蹬腳上的靴子,覺得自己離地面好遠,有點不滿的用力一踩,木製的地板便被踩穿了一個洞。

有著一樣的五官、穿著一樣的衣服、戴著一樣的飾品、踩著一樣的高度,

我們已經很像了,這麼像,為甚麼感覺越來越遠?

雪莉怎麼可能懂得愛情有多複雜,喜歡便是喜歡,她只是個人偶,一個娃娃,管他是如何的喜歡,愛上便愛上了,

還能有什麼多複雜的心結要解?多少的牽牽扯扯要理?

雪莉所能認為最深沉的愛,便是在一方消失後,能夠將自己活成她的樣子。

 

 

又過了半年。

雪莉幾乎是用衝的,衝到沃肯的宅子。

「多妮妲?」 雪莉看著來開門的沃肯這麼問道。

「雪莉?妳來啦,真早。…妳說多妮妲啊,她現在是睡眠狀態。」

沃肯說得有點有氣無力,雪莉不能分辨那是因為昨晚這人又是一夜未眠,或是因為多妮妲的狀況並不樂觀。

「什麼意思?」她問。

沃肯對雪莉的語氣頓了一下,看著自己親手做的人偶少女眼睛中的情緒,

是的,情緒,沃肯蠻驚訝,又很高興,這個進步實在值得高興啊,

傷心、憤怒、不安、躁動,所有負面情緒的成功自然養成。

 

「雪莉。」沃肯喚了聲,撩起少女的髮尖,被冷冷的拍開,

「聽過一個單字嗎?reset (重置) 」

「reset…多妮妲嗎?」

雪莉的人工智慧裡怎麼可能沒有這個字眼,只是這個詞彙對她這種自動人偶來說太刺耳了。

重置,某方面意味著他們的死亡。

 

 

我喜歡妳,妳可知道?

妳的每一句喜歡在我耳裡都有不同的意思,

我卻不知道我的每一句喜歡有沒有到妳的心裡。

妳是我的姐姐、是家人、是朋友、是初戀,

是我永遠得不到的妳。

 

/////////////////////////////////////

 

說好的學院風呢(((##

好久沒寫不死雙子了,一寫就是BE搞甚麼((扶額

我今天超忙,最近也超忙,所以這邊不多說了抱歉> <

 

以上感謝掰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