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在看,看我一下嘛之佈告欄^q^
近況:尼吉。全職高手之葉修男神(哦。)// 詳細自介放置側邊攔位,歡迎閱覽~// 學生黨,腦子不好,常忙於課業。寫文對我來說是一種心緒上的宣洩,所以一切隨心。// 萬年掛網求搭訕OuO// (才不是飢不擇食#) 同好超級歡迎嗷嗷( ´ ▽ ` )ノ( ´ ▽ ` )ノ// 本人接受尺度大,所謂有愛就好、如果寫的很棒那根本沒有理有不喜歡您說是吧! 接受虐文,沒啥雷的cp,客倌們不需有壓力

接續上篇:{ACCA 13區監察課} 尼吉_我願意為你。(上) 

 

///////////////////////////////////////

 

「唉...」

有夠累的。

 

吉恩攤在長椅上,有些不顧形象的雙手展開妥妥地佔了整張椅背,隨後便抽出香菸點燃。

夜色正好,天空不至太亮眼,也不會太暗淡,

是很好看的深藍色,再抹上如同棉花似的雲。

 

上午舉辦的畢業典禮很是順利,該莊嚴時莊嚴,該感人時感人。

學生們都是清一色的畢業黑色長袍,這讓胸前那一朵塑膠紅玫瑰很吸睛。

不過這卻讓吉恩突然想到一個碴,他自己的胸花,在典禮一結束後就不見了。

向家長鞠躬的典禮儀式反而是有些小尷尬,倒不是因為 “家長”二字 ,而是因為吉恩是跟課長站在一塊兒,所以當蘿塔站在隊伍中,滿臉笑瞇瞇的朝向家長區的吉恩鞠躬時,課長的兩條麵條淚引來不少側目。

最後的最後,

當蘿塔和她的同班同學們抱在一團,哭得好像再也見不到似的,吉恩就決定先行離開會場,在門口站著抽菸等人。

 

「哥哥,我好啦。」

蘿塔蹦跳著走向吉恩,手裡是圓筒畢業證書,眼睛還有些紅。

「嗯,先回家一趟,傍晚再去舞會就可以了吧?」

吉恩接過圓筒,好方便讓妹妹脫下一身的畢業長袍,裡頭是再也不用穿的學校制服。

「蘿塔,妳怎麼哭成這樣?」

有些無奈地脫口而出,伸手用拇指指腹輕輕的磨蹭了兩下女孩的下眼瞼。

「因為高中畢業後,很可能再也見不到面了嘛!」嘟著嘴,「哎,哥哥你不會懂的啦,因為你有尼諾啊。」

「......」

香菸在嘴裡頓了兩下。

的確,高中的朋友已經不多了,而唯一有再見過面的高中同學,還真的也只有那個人。

 

「哦,對了,聽說你是舞會皇后?」

「嗯。」姑娘點點頭,有些彆扭捲了捲髮梢,今天是難得的沒有綁起馬尾。

「誰是國王?」

「哎?不清楚...好像班級不同?」聳聳肩,侷促不安的拉了拉吉恩的襯衫袖口,「說起這個...我早上才聽說,他們準備了一個冠要給舞會的皇后,嗯...哥哥你不會因此惹上麻煩的吧,我的意思是...」

吉恩只是拍了拍她的頭,家裡這姑娘一頭長髮微微的自然捲翹,水藍色的瞳孔總是清亮清亮的,毫無疑問的,是越發長得像他們的母親,也就是多瓦王國的第二王女。

所以當公主放下平時俏麗可愛的高馬尾,改戴上了皇冠,該不淡定都該不淡定了。

「放心。」吸上一口煙,平靜說道:「沒事的,像這種小小舞會上的插曲,不會引發成什麼大新聞。而且...」

同是水藍色的眼眸緩慢地眨了眨,眨過所有讓他存在心上的回憶。

「如果妳不想戴著,可以給別人戴。」

「欸?可以的嗎?」

「嗯,當然。」

 

他甚至都還記得皇冠在那個人手中把玩的模樣。

玩著玩著,皇冠就這麼扣到了自己腦袋上。

 

/ 

「怎麼我們才分開行動沒多久,就窩在這裡嘆氣?」

吉恩抬起視線瞄了眼,原先好看的夜色不再進入眼簾,取而代之的是尼諾的臉。

「裡頭太多人了。」

似是控訴一樣,用下巴指了指那間他們也曾經在裡頭辦過舞會的地方,

「又吵、又悶。」

而且還有一大堆看不懂的遊戲,吉恩只覺得自己真心想不透現在的年輕人啊。

「呵呵。」

尼諾看著臉上寫滿後生可畏的王子,笑了出來,挨著人坐下,給吉恩看相機中的照片。

「公主很漂亮。」

尼諾點了兩下按鍵翻頁,滿滿三頁,從進門前到池中央的開舞,優雅盡現。

當然照片中是完全沒正面拍到那位國王的。

吉恩應了一聲,低下頭想瞧一眼,所以沒見著旁邊那人垂目淺笑的動搖

「這湖水綠的禮裙,是你給蘿塔買的?」

「跟 ACCA 的同事借的。」吉恩吸了口煙,吐出繚繞白圈,「之後洗出來後跟你拿一張,放家裡。」

「當然。」

 

之間便再無對話,一方抽菸、一方低頭整理相機,偶爾抬頭看看天空。

眼前繁華的舞會頓時無色。


「尼諾。」開口道:「你還會繼續照相嗎?」

「會吧。」察覺到對方的視線,他又說:「已經沒有任務了。吉恩。」

「你之後想做什麼?」

有些追問的口氣讓吉恩在說完後也愣了愣,熄掉香煙,「如果還沒想到...」

「別緊張。」輕聲道:「暫時都不會離開巴頓。」自嘲一笑,「我想我是習慣在你們兄妹倆之中轉來轉去了。」

 

對話又再次沈沒在名為尷尬的大洋裡。

終於,啟唇,只道:

「去過你想要的日子。尼諾。」

這話說得很誠懇、很慎重,以至於尼諾在蘿塔興高采烈的湊過來,請他去替自己和朋友們照相時,都沒有再回過吉恩的話。

 

從未想過逃脫這個任務。

從為了父親,為了自己,到為了你。

自己總是願意的不得了的,

為什麼要逃脫?

 

/

尼諾在看到長椅上的人是止不住的笑意。

「你在等我?」忍不住問道。

「嗯。」

吉恩點了點頭,尼諾背著舞會繽紛刺眼的燈光,黯淡了他的面容,卻愣是有一種流光溢彩的效果。

「呃...蘿塔今天要住同學家,今早就說過了的,我們走吧。」

「去哪?」

人倪了一眼,「我想回家,你想去哪?」

「這個嘛,現在時間還早。」他斟酌著用詞,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換上笑瞇瞇的臉,

「要不,吉恩,帶你去一個如同夢境一般神秘的地方?」

「你是小孩子嗎...」對這種孩子氣的形容皺了皺眉,即便是這樣說著,但腳步已經跟了上,

「拜託去一個用走的就可以到的地方。」

 

/ 

「所以你說的,帶我來很神秘很神秘的據點,就是來你家喝酒嗎?」

吉恩抬頭看了看,小巷中的小公寓中的一扇小門,那是尼諾的,家,也許說是據點更加合適。

「不挺好嗎。」

尼諾也抬頭看了看,他對自己這個巴頓的據點很是滿意,隱秘安全小巧。

「這樣你喝醉了,還可以直接留宿呢。」

「...抱歉。」

「哈哈哈,沒事的。」尼諾認真的笑出慈悲為懷,「你又不重,吉恩。」

「......」

 

門前倒是清爽乾淨,吉恩一踏入門口便是迎面而來的數條纖細白繩。

這些是...紀錄過他生活的東西。想著,就忍不住張望起來。

從那側樑柱牽引至這側的書櫃,或是從餐桌邊角而牽引到門前的鞋櫃上,上頭都懸著數枚淺色木夾。

「先前旅行的久了,暫時沒有新照片。」

尼諾解釋著,隨即又笑著舉高了點手中相機,「不過今日又有新的了。」

「洗一張照片要多久時間?」隨口問道。

「如果從現在開始的話,明天早上就可以拿到了。」尼諾說的很理所當然,伸手扳開啤酒的易開罐,「要嗎?」

「明天早上?」接過,小小的喝了一口,「真耗時。你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做的?」

尼諾不接這話,只是笑著拍上了吉恩的左肩。

 

這有什麼,

我是如此珍視你。

 

「吉恩。」

「嗯?」

在畢業舞會上就喝了小半杯的果酒,現在又半罐子的啤酒下肚,人已有了小小醉意,

視線稍稍帶上了朦朧,朦朧中,似是又有一張說不清楚的面孔擺在眼前,

「你記得我們畢業舞會時的事情?」

「記得啊...」

沙發上的人兒手肘撐著膝蓋,掌心捂住半張臉,潮紅仍然從指縫間透出。

「你是舞會的國王,尼諾。」想了想,又道:「你說了合適,便把皇冠給我戴著了。」

「記得意外清楚呀。」笑說。

吉恩眨了眨眼,看著熟悉的溫和,一時之間也再無法趁著酒意說出什麼話了。

 

他想,那場舞會大概是尼諾第一次實際行動上的正視自己,

用看一位王子的眼光。

 

「你知道,我從來都不想繼承王位。」突然說道:「但我現在對自己的身世,卻感到很複雜,尼諾。」

在對方詫異的眼神之下,吉恩轉了臉,嘴角勾上一個屬於他的笑,

「因為你的工作是看著王子,是嗎。」

「......」

尼諾收起吃驚,換上清淡的面無表情。

 

說實話,他並不確定吉恩這時說這個有什麼用意,也許只是純粹的感謝自己保護了他們兄妹,也許...

若是要賭這一把,就不是平日裡明智的選擇。

頓時感到一口氣梗在喉間,即使他腦中計算著,

明白自己最多也就是輸了一份三十年的愛情罷了。

 

「吉恩...」儘管斟酌再三的言語,還是遲疑,

「由他人來定奪心中的國王或是皇后,本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你有更好的選擇。」

淡淡的說著,彷彿事不關己。

「你從來都有更好的選擇,尼諾,我...我們一直都覺得,對你感到很抱歉。」

尼諾看了一眼人手中的易開罐,心說這該不是醉了,便放軟了語氣,哄聲說道:「完全不需要感到歉意,吉恩。」

「我只感到何其有幸,如果沒有這個任務、如果你不是王子,我怎麼可能認識你呢?」

 

他只想在你身邊當一輩子的騎士。

一心願意為你飛蛾撲火。

 

 

「你永遠都能是我眼中的王子。

 

///////////////////////////////////////////////////////

 

{小續篇}

 

「你永遠都能是我眼中的王子。

 

在對方終於抵抗不了睏意,側倒在柔軟的沙發邊上。

尼諾輕聲的、再次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心裡不免嘆道,又是在對方醉到不像話時才說出口。

 

雖然不知道那位“課長”到底向國王報告了些什麼,但這次去了趟多瓦,連現任王子施萬都一臉恨鐵不成鋼的對著自己。

看來經過這麼一趟旅程,除了徹底撇掉了監視的身份,其他好像仍然是毫無長進啊。

 

掀開手機,上頭的小螢幕存著一張早前傳來的附帶照片的短訊。

背景是搶眼繽紛的繁華舞會現場,

吉恩穿著ACCA制服,正在低著頭抽煙,蘿塔一身湖水綠禮裙,一臉嗔笑的在跟自己說話。

這是最特別的地方了。

王子和公主的照片,自己卻也在畫面上。

雖然三個人都沒有看著鏡頭,顯然這是一張偷拍的照片。畫面粗糙模糊,光線也選的不好。但尼諾仍是看得出神。

 

不曉得吉恩聽到自己的告白後,會是什麼反應。

尼諾想著,起身拿了條薄被蓋在人身上,順便輕輕戳了嚇人白軟的臉頰。

 

「啊啊...好期待以後的日子...」

將臉全數埋在掌心中,冷靜如他發出一串模糊的聲音,在這寂靜無聲的屋子裡。

 

/////////////////////////////////////////////////

 

哎喲喂...

這篇打了三天才生出來QQ

本來只是想寫尼諾的心境“你永遠都是我的王子”,結果因為找不到落點,只好從畢業典禮,結果扯出一個課長(哎#),就拉拉扯扯的一大堆出來了...(掩面)

覺得累。(泥垢###

不過個人特別喜歡課長(奧凡德)這個角色的故事QQ

 

紫靈快開學了~

開學週總是會忙一些,更新就要遲緩了~

另外,有Lofter的客倌們,我重新啟用了哦XD(慌廢無敵久的網站(土下座

網址請點我

 

 

以上,感謝,下次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靈 的頭像
紫靈

❀同人文出沒地 (´◕ ω ◕ˋ)

紫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6國語言翻譯公司
  • 月自特那在問子大第這年發的裡然要天下你麼這爾了。

    155國♂語言翻﹎譯§公□司○

    華碩數◇位~翻○譯〇社

    提供◎快◎速§翻﹎譯等服♀務﹉

    電話﹌: 02-2369-0937

    LINE-☉ID: 0989298406

    論﹉文翻﹉譯☉|www.yahootranslation.url.tw/Links/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