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吐嘈我為什麼又來了,
不要提醒我進度落後多少了差不多可以一樓到四樓(((滾開#

各位客官安心看文,阿靈先一邊吃個水果((花惹發


全文腦補,只參考了原劇的一句話叫靖王殿下我想選你,玩不膩的梗,少年靖王林殊好帥(然後胡歌最帥,謝謝大家(給我滾蛋#

以下正文~
////////////


有一種決定,是不論年紀、環境、性格變化都不會改變它的。


「景琰,想什麼呢?」
倆少年躺著草皮,四周環繞泥土味混著淡淡草香。
林殊翹著右腳,嘴角叼著蘆葦梗,一股子紈褲子弟的風範兒。


「想著待會是去景禺哥哥那裡,還是去母妃那兒。」
蕭皇子倒是還記得點先生教導的禮,規規矩矩的躺著,雙手疊放腹部上。
這一天像是幅淺藍的緞面兒,擺著幾朵小白雲,蕭景琰看著看著,竟是看出了榛子酥,淡淡一笑。還是去母妃那兒吧。他想。


林殊挑起眉,笑得略是惋惜。
「哎,這就是為什麼霓凰妹妹看了你就跑,能躲能避就是不願靠近你。」他側頭瞄了人一眼,「你就是凡事太認真,沒意思,不好玩兒。懂嗎?不好玩兒。」


「霓凰妹妹是年紀太小。」蕭景琰反駁道:「認真有什麼不好?分明是你太隨便, 就不怕我告訴林伯伯,說你一出門就忘了所有禮?」語畢,就奪去少年嘴邊那草梗,輕哼一聲,往一旁扔去。


「呵呵,真覺得我會怕這個的你也是挺可愛的。」林殊很是隨意說出口,卻在瞥見對方紅到耳根的側顏頓了頓。

這種言語之間越說越黏膩的曖昧呀,
怎麼說上癮就上癮呢。

「...咳咳,蕭殿下,這種時候不是該說一些什麼我在想著跟你的未來、憧憬、夢想之類的?」
林殊摸摸鼻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也許他只是想多跟蕭景琰聊一些,只有他們之間的事情。
又也許他只是想調戲一下人。


「小殊,發什麼神經。」
完全沒聽出這次的調戲意味的蕭景琰卻一臉莫名。


「...蕭景琰,你下次別想吃到靜妃娘娘的點心了,聽見沒?我會全部帶回去。」
「你在鬧什麼脾氣!再說,母妃才不會讓你如此!」
「哦?我們的小殿下是不是想試試?」林殊從草地上坐起,一掌抓了一整把的土就往人身上丟。
被稱了小又被丟了滿身土的人不甘示弱,也同著做了好些次。


兩人打鬧的笑聲在陣陣蟲鳴鳥叫之中顯得更加渺小,來來回回之間,也不知從哪一個瞬間,當林殊意識到時,自己已被一整個影子給籠罩住。
悶熱與來得恰巧的微風,他只覺得渾身都是滿滿的濃郁曖昧情懷。

還記得方才提過的上癮嗎,他有沒有補充到,
就是純粹的烈酒,也是多喝傷身。
儘管心甘情願。


「景琰,在想什麼呢。」
「在想你在想什麼。」
「嗯…要不蕭殿下猜猜?我考慮告訴你。」


輕輕撥開少年落在自己肩頭的頭髮。
他看似笑得輕易,卻隱隱擔心胸膛裡的心跳會不會讓人聽了去。


「我猜...」
蕭景琰頓了頓,將頭往下頃,嘴角有一抹輕盈不易察覺的愉悅。
「小殊,你在想我。」
「唉唷我的好殿下,真是好久沒聽見人把牛皮吹得如此清新脫俗。」

林殊嘲諷一笑,雙手攏住蕭景琰的腦袋逕自一發力,面對近在眼前的視線,滿意的看著自己想看見的反應,收起玩笑一般的輕佻,輕輕吻在他的眼睛,「看吧,就說你不好玩兒,我可是在想我們。」

「知道嗎?我想選你,靖王殿下。」
茫茫人海,我就想選你。少年笑得狡猾,像得逞拿糖的孩子。

--

「我想選你,靖王殿下。」
白衣笑得深沉,說不上笑意的神情裡夾帶了一絲病氣似的脆弱。


「...蘇先生,本王從不戲言。」冷淡的嗓子是他人無法得知的心心念念。
「蘇某也從不開這種玩笑。」
「...但我想不出來任何,任何能讓先生說出這句話的原因。」


「原因...」
你當初不也沒問原因的嗎。他無奈笑笑。
「那麼就讓蘇某為殿下分析可好?」梅長蘇抬手示意了一間茶室,「殿下,這邊請。」

讓蘇某跟您談談,我們。


/////////////////

XDDDDDDDDD
我大概只是太累了需要很多腦補調劑一下(((((((((打滾

我想選你我想選你,怎麼就這麼浪漫呢!!!!!(((快停下####

雖然今天不是情人節,但希望各位客官以後都能選了誰或是被選了去(好像有點怪怪的可是你們應該懂我的意思。(何#


近況一如往常(只是懶得寫),
我學乖了,不再預言下次發文時間(合十

以上,感謝,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與日常心情雜記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