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有豪多毫多的藺蘇黨啊55ced20591cea480292793deb045f6c6_w48_h25  !!!

歡迎搭訕紫靈55ced20591cea480292793deb045f6c6_w48_h25紫靈妥妥一枚藺蘇蘇藺藺蘇藺!!!!(啥

其他像是景睿小浴巾、藺飛、殊靖...我都可以我完全都可以誰來產點糧食070de2dcd5767ef753573c50e787fac5_w48_h26  

 

以下正文/

//////////////////////////

 

 

「總算是,成功了。」

不到這一步,他始終不會放心。

又或者該說,收回這顆心的。

 

 

男人懷裡揣著剛才那張紙信,光滑的紙面只有邊邊角角微微卷起,其餘絲毫沒有半些的皺摺。

他淺淺一笑,卻又輕嘆。

 

 

門外的琅琊山景美得讓人不敢置信,這世界上居然有這等風景。

可梅長蘇此時心裡卻只有五味雜陳。

 

 

「咳咳咳咳….」

「蘇哥哥,冷。」

飛流從屋梁上探出頭來,小臉上有些懊惱,輕巧的落地,又迅速的扯拉紙門,關得緊緊的。

「飛流,謝謝啊。」梅長蘇柔聲說道,卻又止不住又掩嘴咳了幾聲。

「唔!」

飛流深深皺著了道眉毛,他想拿梅長蘇的那好幾件皮草披肩,可是幾天前剛來這山上,

那討厭鬼只說什麼不想這披肩上的濃濃京城味兒染了琅琊閣,就通通拿去洗了還沒拿回來。

「討厭!」他喊道,梅長蘇聞後立刻猜到了原因,忍不住笑了幾聲。

 

 

「喂喂,長蘇,我老遠走來就看到飛流關起門的那效率勁兒。瞧你這會兒又笑的怪裡怪氣,敢情是你讓小飛流關我藺少閣主的門?」

藺晨兩手捧著托盤,上頭的瓷杯飄著濃濃藥香,他是用腳挪開的紙門。

 

 

「討厭!」飛流倒先表達了。

「小飛流呀,去找我爹去,他剛從外地回來,帶回一堆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呢,你蘇哥哥要吃藥,一點也不好玩是吧?」藺晨慫恿著。

飛流有點糾結的看了看門外,又看了看梅長蘇,晃來晃去像癲癇的貓頭鷹似的,

直到男人暖暖一笑輕道去吧,小孩兒才樂顛顛的跑開。

 

 

「好了長蘇,只剩咱倆,倒可說說你幹啥這幾天都讓躲著我?」

「呵,草民哪敢得罪您,這下半輩子都在這裡叨擾您藺少閣了。」

「所以之前幾天小飛流每每在我靠近這兒時都會跳出來追打,也是巧合?」

「也許是飛流真的很討厭你?」

「去你ㄚ的。」

 

 

梅長蘇呵呵一笑,倚靠著柔軟的毛墊,從白衣中探出一隻手想掏旁邊竹籃裡的橘子,卻被藺晨眼明手快的按下,

掌心貼著掌背,感受到被逐漸同化的體溫,他只微微一愣。

 

 

「…你又幹嘛?吃個橘子還不行了?」

「虧得麒麟才子一名,不是說過嗎,你這從鬼門關前的檻兒溜搭一圈回來,體內比女人還陰寒,還想跟以前一樣吃橘子?門都沒有,門把都沒有。」

藺晨滿臉陰沉,貼住的手乾脆把起脈來,他已經將近半個月沒把過梅長蘇的脈了。

「你現下只能吃些溫補的食物。比如燉雞湯、麻油腰子什麼的,海鮮類的一律忌口,聽到沒有?」

「只能這些?」梅長蘇嘆口氣,這像是女人吃月子餐的錯覺是怎麼回事。

「還有喝藥。」

「你大爺。」

 

 

藺晨沉默不說話,專心把著脈,梅長蘇看了看那顆橘子,心裡有些惋惜。

搖搖頭、看了看桌旁一疊竹卷書,那些都是藺晨怕自己臥病時會無聊準備的,還沒來得及感到窩心,他又想到,那難不成籃小巧可愛甜氣四溢的橘子也是藺晨託人放的?

他大爺。

 

 

「你好像在罵我。」

藺晨說這話時是閉著眼睛的,梅長蘇微愣,沒想過把個脈也能把出心裡的話。

「我何時沒罵過?」

「嗯,也對。」就這樣同意了,藺晨點點頭繼續把脈。

而男子忍不住勾起淺笑。

 

 

側過臉,就瞧見案上還有一個漆黑的小藥瓶,

梅長蘇又嘆氣嘆得更深切了些。

 

 

因為他曾經以為那藥瓶裡裝的是冰續丹。

他曾經以為自己吃了這丹藥後就必死無疑…但林殊只是想在死前再好好活一次。

可是藺晨卻是拿了另外一種丹,也是能續命、也是會傷身,但能用時間卻只有一個月,便會陷入昏迷。

梅將軍上戰場後一個月便命喪黃泉,這傳出去豈不是遺臭萬年。

 

 

「你這是讓我殺了你,你這是讓我殺了你嗎!」

他甚至還記得昏迷前藺晨抱著自己吼了這句話,然後就被快馬加鞭一路送往琅琊山,老閣主親自出馬,治療養傷至此。

這人是真的用全身心在愛護他。他想。

藺晨總掛在嘴上說,說他不認識林殊,他喜歡的是梅長蘇,不是那個背負了十幾年冤名的赤焰將。

 

 

其實也罷。

他餘下的人生,當個飄逸灑脫的江左盟宗主也夠了。

畢竟,也許是從火過梅嶺那天、也許是他答應助靖王登基那天、也許只是前幾個月。

這個世界上的林殊都已經死了。

 

 

「嗯,跟回來那天相比,好轉許多了。」

藺晨終於抬起眼睛,發現恰好對上的男人的眼,眨了眨,「…看什麼?再看也沒有橘子吃。」

「嘖,虧你說喜歡我。」

「哦?撐了這麼久,終於承認了?」藺晨挑挑眉,哼了一聲。

梅長蘇老早就猜出了這少閣主的心思,在突如其來的告白時,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甚至沒有太驚訝的神情。

 「我也從來沒有否認過的。」

淡淡一笑,梅長蘇承認,剛開始的自己確確實實是對藺晨毫無這種私情,也是礙於身上還擔著他自以為是的使命,

既然景炎愛著林殊,那梅長蘇願意扮演他心中的那死去的小殊,當到死為止。

 

 

告白過後的藺晨並無既續的動作,梅長蘇便也無所謂,該怎麼過就怎麼過。

但時間一久了,他甚至覺得這種有人愛著自己的感覺遠遠好過他與景炎那種彼此付出一切卻還是必須無疾而終的苦戀。

 

 

「嘖、是是是,梅宗主說的都是。」

藺晨擺擺手,瞥了眼肩上單薄的人,便從寬袖中掏出一塊暖玉,像扔玩具似的扔給了梅長蘇,後者抬抬眉毛,掌心緊握暖源。

 

 

反正都這麼久了,藺晨也覺得自己真無所謂那些口頭上的虛詞。

只要現在,長蘇在他琅琊山、在他眼前,這就夠了。至於何時可以再多一點…咳,那就再說再說,他們還有時間。

 

 

「哪天要是想跟我了,記得說一聲,為夫的賞你個橘子。」他就是順帶諷刺了句,但殺傷力對於梅長蘇小得近乎為零。

「呵,何止一顆橘子?一籃都省了你,把整座琅琊山當嫁妝也差不多的。」

 

 

人只是哼笑了一聲,他跟梅長蘇之間根本沒有什麼上下關係,一個麒麟才子一個琅琊少閣、朋友的聯繫再深一些、再深一些。

 

 

「不跟你鬥,來喝藥。」

藺晨微微起身去整理他帶來的藥材和杯具,才剛端到梅長蘇眼前,只見人一抬手拒絕,挑挑眉說道:「還鬧呢?」

「晏大夫人呢?」

「…休息著呢,一把年紀給你這種糟糕的病人鬧,不減壽就不錯了。」

「前幾天都是晏大夫給的我藥。」

「也不知道是哪個糟糕的病人拒絕見某人,才讓晏老大夫這麼辛勞。」

 

 

藺晨哼了一聲,心說這人真是他媽找虐,自己都刻意不再提了,就是要撕開這層紗。

「…我說,你應該算是聰明的吧,藺少閣主,為何沒想到。」梅長蘇突然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惋惜,剛才根本應該再讓飛流轟一次人出去。

 

 

男人端著藥杯的手還停頓在半空中,他當然想過了,藺少閣主在老遠的地方就看著飛流只顧關門,理都不理自己。

可是,有可能嗎。

頓了頓,手中的瓷杯漸漸轉涼。

 

 

梅長蘇無趣的聳聳肩,心說果然麒麟才子就是孤單寂寞,這次是不是連藥都不用喝了。

 

 

「你當我誰,就算身在琅琊,我要真不想見你還能進來?」

「所以我們長蘇經過此番動人心弦、驚心動魄的事情,你終於決定接受了?」藺晨歡天喜地差點潑了人一身湯藥,「真的嗎?為甚麼?」

「你好吵。我有說了接受嗎?」

梅長蘇抬抬眉毛,雖然事到如今,但他還不想放手這遊戲,「行了,給我藥喝。」

「哼。」

藺晨收手,把瓷杯端得老遠,「長蘇,那你告訴我,假設都不會水,蕭景炎和我兩個同時掉到海裡,你會先救誰?」

「怎麼,景炎登基的消息你也拿到手了?」

「你才當我誰呢,還在相信飛流攔截到的那隻鴿是真迷路的?牠可是我藺少閣主的鴿。」

 

 

梅長蘇淡淡一笑,他當然知道,就是知道,才猜想這貨八成會來找他,就是知道,才沒讓飛流轟了人走。

 

 

「誰都不救。」

「說說原因。」

「我這身子骨救個毛線?多死一個而已。」

「少來。」

 

 

藺晨挑挑眉,把那杯可憐被世人遺忘的湯藥放在男人掌心上。

他才不相信這種說詞,他總覺得應該要聽到什麼長蘇會先救景炎因為他是大梁的希望什麼的垃圾話。

 

 

「因為不需要,我誰都不用救。」

梅長蘇淡淡的給出這麼一個答案,順便一口飲盡杯中物,皺了皺眉,「真苦。明兒能不能叫吉嬸給我醃個蜜餞?」

藺晨嗯了一聲,瞇上眼直盯梅長蘇瞧,後者嘆口氣繼續說道:「我不用救,你會替我救的不是嗎。」

「幹嘛?吃飽了撐著?」人一臉不以為然。

 

 

「你啊。還有沒有心思好好追我了?」梅長蘇又深深嘆口氣,「說過的話都忘了?」

「哦。」

藺晨點點頭,知道了意思,可是卻裝模作樣的聳聳肩,「嗯…本少閣說過很多話的,不知梅宗主說的是哪句?」

「想不起來那也省得我輕鬆。」梅長蘇呵了一聲,往後靠讓自己更舒適些,

「先說好啊,我就是衝著你那句話才回了這琅琊山,要是少閣主想不起來呢,那就…」

「哦,我又突然想起來了。」

「真快呢。」

 

 

接著,兩人之間一陣不可避免的沉默。

畢竟,這是他的承諾,而這是他的給予。時效是時間一輩子。

 

 

「長蘇。」喚了聲,還有一雙清亮的眼瞳慎重的眨了眨。

「我是說真的。」

「我也從不聽假話。」

 

 

他勾起嘴邊的淺淺一笑,手心陷在倚靠著的軟墊上,軟毛滲入指縫中,再覆蓋上另一層溫度。

世界上有種感情是看到他微笑,而自己也能笑出來的。

 

 

「所以少閣主,我啥時可以拿回我的披肩?」

「…真夠煞氣氛的你…」

 

 

//////////////////////////////////

 

 好圓滿阿阿阿阿啊((((打滾

就是這種鬥嘴我愛啊我超愛啊/////w//////!!!!!!

 

話說,各位連假過的愉快嗎?XD紫靈這邊過的很舒心哦(?

 

那麼,先這樣,希望有藺蘇黨可以來搭訕我OwQQQQ!!!!

連假雖然舒心可是作業可多了XDD

 

以上感謝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靈 的頭像
紫靈

❀同人文出沒地 (´◕ ω ◕ˋ)

紫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