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嘛~我先解釋一下(咳咳

有天我逛到一位大大的部落格,發現他更了一篇關於這首歌的文,

一般來說,我遇到這樣的文都是跳過跳過,因為我的小筆電無法一邊放音樂一邊做別的事(比如滑鼠往下拉orz(就是很卡這樣

不過那天我心血來潮,還特地看了歌詞、特定到youtube上聽完整的一次,

啊對,也因此認識了老妖,他唱歌很美ˊ///口///ˋ

然後再看文章。

就掉坑了(乾)不過這坑蠻淺得,只有一首歌嘛...

所以基於這個理由,我也自己寫了一篇,好,前言大概就這樣~

 

這首歌是有故事背景的,

大致再說一個楚國琴師鐘儀,被俘虜到晉國去,受到君王喜愛留下彈琴,

在悲憤與思鄉的心情中,出現了一個他/她(關於是個man還是woman,往上有各派說法,我個人是支持是個爺們(氣質喂#),不只是因為我覺得很萌,歌詞裡也有一點點暗示啦我覺得)

至於他/她的名字,我查不到OWO,好像是范.......什麼的,這且稱他范先生(ㄍ)

至於他們兩人的故事就讓各位以歌詞和我的文章來瞭解囉(笑)

以上。

////////////////////////////////////////

琴師     (如果我沒失敗的話不點點就會有聲音的w

琴弦已帶生疏感,畢竟自從晉國歸鄉後以來就再無彈奏它之時了。

我深望著遙掛在遠方的北星,閃爍的星光中給迷失希望的人們引路,就彷若當年你為了我,牽起的那絲連結。

你是否在讓北星在呼應我?亦或是我的胡亂猜測?

「主子,您望著這舊琴很久了,不奏一曲嗎?」身旁小奴起唇問道。

而我輕舞指尖撥弦,為你取出這把桐木琴,我又在星光下彈到如此用心,只是身旁不再有你。

 

楚國戰敗晉國,我身為俘虜,懸著腳踝銬鍊一拐框啷的等著發落,

晉王問起家世,我說世代皆為樂師,

這似乎提起了君王的興趣,將我留下,賜我良琴,為他彈曲,我逼不得已,只能作罷。

 

在破舊屋外聽到陌生鄉音,

你笑說,你很讚賞我的琴音,你跪下,為我撬開腳踝枷鎖,

我曾在宮殿撫琴時,轉頭看過你,那琴音暗藏我倆初遇的情緒。

 

一夜的圓月,卻讓我倍感憂傷,身上風寒,根本不比喪國之痛,

月明星稀,這月娘是否也能在家鄉夜空同望?這片深藍可為同一片天空?

你捧著一只碗走到我屋裡,原是一碗熱粥,

我推過匙子輕道不餓,你卻接過熱碗吹了口白煙,你說既患了風寒,便不好活動,讓我來餵你。

我還來不及怨你怎麼就這麼不害臊?你已笑著遞出一匙清粥,我輕含,本應是一口無味,卻帶了點甜。

 

連著幾天的細雨,我隔著窗,瞧著屋外濕土積的一圓水塘,夜晚的冷風一吹,在其中散開了幾圈漣漪,

我撥起琴,奏起一曲,熟知的音律並沒有撫慰心靈,

屋外傳來人的吸氣聲,我一開門,便看到你濕淋淋的站在屋外,

你支支吾吾的說看我練琴練得專注,便不想打擾。我沒有多說,只從此在屋外備了件簑衣。

「請進。」我道:「冷嗎?」

你搖搖頭,隨便找了塊牆邊盤腿而坐,擺擺手,笑著示意我可以不用理會你,

而我輕點了點頭,指尖撥弦,再次引來思鄉之情,

若是此種琴音傳至尋常百姓的家裡,不知是否會有人同我一般傷情?

情至深處我也落下了淚一滴,它代表了我深埋已久的悲情。

你站起,緩步走進我身邊,單手輕覆蓋著我琴上顫抖的手,

你挽指,為我抹去臉上的淚水,像隻蝴蝶一般飛過我的指尖和眉宇,

無法克制的抽泣,你輕順了下我的背脊,桌上的燭台被你舉起,你輕輕吹熄,便將我擁入懷,

而我漸漸寧靜了呼吸聲,在晉國的首次安祥入睡。

 

是一年的冬至,

我在屋裡等遲來的你,因為昨日你說有要事,

我等著無趣,正欲取出琴,想著彈奏幾曲,你就低著頭開了門進屋了。

你用低沉的聲音說這屋可以收拾一下。

我笑了,因為這屋裡的東西少的可憐,還能收什麼?

你卻顫抖的開了口,說你說服了晉王讓我回鄉。

而意識過來,我正背著琴,一步步離開宮闈,一步步回頭望,

你走在我後頭,低沉哼起我們熟知的那半闕曲,它夾雜著你低沉的抽泣。

 

北星是否仍然照著那長長的歸鄉路?

我撥弦,琴弦的振動讓指尖發麻,我把悲歡譜作曲,為你彈起,事至此,為何才感傷何謂身不由己?

指尖煞然停下,只因沾上幾滴螢光。

「主子,您消沉了好些天,喝口粥吧?」小奴輕聲說,在一旁捧起一個碗,我就著匙子淺嘗一口,

卻嘗到了淡淡鹹味。

 

////////////////////////////

很美的音樂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