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沒有小伙伴跟我一樣,

講到 “我願意為你” 時,

會忍不住就繼續唱下去...“我願~~意為~你~忘記我姓~名~~”((自己唱完自己笑噴###

 

好der,說回來,

又一篇的尼吉文(揮揮

甜不甜見仁見智(合十)

 

以上,以下正文

//////////////////////////////////////////////

 

「蘿塔,下週六是畢業典禮,對嗎?」

短金髮的男子淡淡的說著,邊咬著一片抹上了香甜果醬的香酥吐司。

「我應該可以去。」頓了頓,視線從報紙中抬起,問道:「妳還有想邀請誰嗎?」

「哎?」女孩欣喜的從木頭椅上蹦起,笑嘻嘻的說:「哥哥可以替我邀請課長嗎?」

「嗯,沒問題,課長肯定樂意的。」

開心的咬了一大口吐司,又想起了什麼,問道:「那尼諾呢?哥哥,你最近有看到他嗎?」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靈活的單手掀開,「我上次接到一封尼諾的簡訊,是一張照片,有點像是多瓦王國的城堡,你說尼諾是不是去找爺爺了?」

「尼諾啊...」

低聲喃道,自己倒是沒見著人差不多一月有餘。

最後一次碰面便是在酒館裡,他當時好像還說什麼來著......哎,自己似乎是又喝多了。

 

「放心,就算不邀請他,他也會來的。」

淺淺的勾了個笑,轉頭就看到自家妹妹開開心心地又蹦跳到小烤麵包機旁邊,手中三兩片白麵包蓄勢待發。

吉恩速速解決了手中只剩下的一個小邊角,拉著公事包起身。

「我要去辦公室了。」

「路上小心~」女孩脆聲喊道,從餐廳裡探出一個腦袋,「記得替我問問課長哦。」

坐在玄關穿著鞋,吉恩背對著蘿塔只是隨口應了兩聲,便揮了揮手。

 

距離那一場被當作演練的典禮,也過去了快滿一年。

在這其中,蘿塔完成了學業,而吉恩仍然是留在 ACCA 中擔任副課長一職。

當初看似已經八九不離十的調職申請,課長卻是沒有再提起,他便決定不再追問。

其實當初這麼想離開,理由意外的很是淡薄,現在想留下,圖的也只是一個平淡。

 

而現在,將那場典禮細細回想起來,對吉恩來說倒是有些荒唐的。

 

一切彷彿只是從亂中回歸秩序而已,再沒有什麼跌宕起伏的日常,

真要說有什麼小插曲的話,那就是多瓦王國的皇家禁衛兵瑪奇會時不時被派來問候他們兄妹倆,順便和蘿塔一道去購買大量的巴頓限量版的吐司。

偶爾,會以國王很是想念的理由讓蘿塔回去拜訪。

偶爾中的偶爾,吉恩也會去一趟。

 

「早上好!副課長!」

「嗯。」

面對下屬精神飽滿的問候,吉恩淡淡的回了一聲,嘴裡的煙從家門口開始點起,現在已經燃掉了三分之二。

「課長來了嗎?」

「十分鐘前就來了。」諾特有些無奈的溫和一笑,「副課長,您還是悠悠哉哉的樣子呢。」

「啊啊,諾特你還是一樣的勤奮。

吉恩垂下視線淺笑,掐滅了香煙,準備起身往課長辦公室,電腦屏幕卻在此時跳出一個方框郵件。

「......回來了啊。」輕聲道。

「副課長?您說什麼?」

「哦,沒什麼。」

說完,吉恩逕自離開。

  

「諾特諾特,副課長怎麼啦?」

「嗯?沒什麼啊。」

「可是副課長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哎。」

  

「課長。」

「吉恩。」辦公桌後的男子淡淡笑著,「怎麼了嗎?」

「下週六是蘿塔的畢業典禮...」吉恩頓了頓,因為他覺得自己似乎看見這位有著同樣讓自己感到親切金髮的男人,瞬間染上了被觸動到了的神色,又很快的收回了情緒,繼續以報告工作的口吻說著:「呃...她希望能夠邀請您,課長。」

「哦哦,終於也到了小蘿塔畢業的日子了啊~」有些誇張的抹了一把眼睛,「歲月如梭哇,想當初你剛來 ACCA 時,小蘿塔都還只是一個初中生呢,這幾年真是辛苦你了。」眨了眨眼,笑瞇瞇道:「我會去的,吉恩,請替我謝謝蘿塔。」

「也謝謝你們。」眨眼。

「...嗯。」點了點頭,有些疑惑,「我會的。」

 

夜晚,吉恩如同往常那般,坐在酒吧中的那方位子裡小口喝著飲料。

他們很少真的約定過,只是每次都會被赴約。 

 

「嘿,請問這兒有人坐嗎?」

溫和慵懶的低嗓音從頭頂傳來,刻意摻上一點微妙的發音,一時間讓人混淆。

「啊這裡不......這樣好玩嗎?」

因為酒意而差點在吧台打起瞌睡的吉恩收起慌亂,改為手托著腮,有點無奈的用掌心輕拍桌面兩下,

「尼諾。」

「哈哈,抱歉,吉恩,遠遠就看到你喝酒發呆,忍不住想捉弄一下。」

不容忽視的英俊面貌輕描淡寫添了一個淺笑,彷彿可以轉動任何冰冷。

「好久不見,吉恩。」尼諾再次打了招呼,順手朝前方點了杯啤酒,「最近還好?」

「還好......」

吉恩斜著視線看了人一眼,竟是一改平常穿著的黑色便服,此時只是一件單薄的灰色襯衫,看不出名貴與否,但鬆開上下各一顆扣子,愣是被這人穿出一股子的瀟灑風流。

沒有變的是脖頸上掛著的相機。不過似乎是換了一台。

吉恩移開視線,又啜飲一口杯子裡已經不冰的飲料,覺得沒有方才的疲憊,卻多了一份頭昏。

 

這次可真是好長日子的一次旅行啊。

 

「嗯...這些日子你都待在多瓦?」

「你聽蘿塔說的?抱歉啊,我是想說你平常不收手機短信的,就只發給了她。」笑著舉起了相機,食指微動,「這趟旅行收穫很多,多瓦王國只是我的最後一站。」

「...這樣啊。」

聽出對方口氣中的隱藏,吉恩輕飄飄的瞄了一眼那個正毫無自覺四周女人們的熱烈視線,而歡樂的朝自己拍照的罪回禍首,想了想便不再就這個問題多問些什麼。

就轉過頭問道:「蘿塔快畢業了,你參加典禮嗎?在下週.......

四目突然就雙雙對上了視線。

 

其中一對從熱切到坦然,

其中一對從莫名到慌亂。

 

吉恩從來不知道老是搞一個小小失蹤的尼諾究竟想往哪裡走。

相機裡的世界明明只有他們奧塔斯的空間。

偶爾自己工作煩悶時,也會渴望出如果尼諾能把他也帶走,

該多好呢。

 

但最先移開的卻是深藍色的眼眸,尼諾笑笑,喝了一口飲料。

「啊,我知道,下週六。會去的。」

「...哦。」

「我也算是看著小姑娘長大的,這可不能缺席呢。」尼諾有些懷念的說著,看到有些不自然的吉恩突然狡詐笑笑,

「而且,蘿塔肯定是現場最美麗的舞會皇后,我是抱著要拍下紀念的心情去的。」

「嗯,我正煩惱著呢,蘿塔的照片就吉給你了...」突然頓了頓,吉恩轉過頭時看到的是笑得一臉 “我知道你不知道” 的尼諾,

「舞會皇后?」」

「是啊。」指尖輕敲響了玻璃酒杯,「再沒有誰比小公主更適合了。」

「......」

又來了啊關於王室的玩笑吉恩抹了一把臉,無視尼諾的伸手阻攔,一口乾掉了杯子中剩下一半的液體,

方才彷彿不存在的酒意突然上沖,昏昏沈沈的,視線也越發不清晰,便有些敷衍地說:「你說得對。」

一說完便倚著手臂睡了過去。

 

尼諾輕輕滑下高椅子,湊近了吉恩的臉,看夠了人發紅與恍惚夾雜的臉蛋,

輕笑著搖了搖頭,才緩緩地啟唇小聲的說了幾句話。

 

「...嗯......?

「吉恩,你也稍微出點力,不然我抬不動你...」

「嗯.......」聲音含混不清的,短金色的短髮沒有遮著視線,卷長睫毛乖順的垂著,雙頰紅潤,

「嗯...我在走...」

尼諾無奈看著還趴在吧檯上的王子,笑了笑還是將人搬上自己肩上。

 

 

 

未完待續

/////////////////////////////////////////////

 

 因為這次想的故事被我掰的太攏長了...Orzzzzz

就砍成上下篇~~

 

 

以上,感謝,期待下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