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呵呵(不明的笑聲

萌acca大概三個月了(?)

今天才來碼文,主要是我有一個習慣,要先吸收足夠多的同人養分才會開始碼字(下限呢

其實這是一個蠻糟的習慣,因為看得多了可能就會不知不覺的用到別人的梗然後渾然不自覺...TTTTT

所以為此,我主要看的都是漫畫,而不是小說(CWT46場次來得如此之剛好(合十

畢竟身為一個小文手,又畢竟最近抄襲這件事情傳得如火如荼><...

 

好了,不多說了,

尼吉或是吉尼我都吃,但今天想到的是尼吉,輕鬆向的(啾咪(個屁

以上,以下正文!

////////////////////////////////////////

 

晾起的照片因為窗戶的一絲細縫微微震盪,

尼諾手臂交叉,靠著自家的牆,有些若有所思,摻了一點無奈。

走過去闔緊了窗,他走回原位,繼續沉思。

 

專心上著數學課的王子

翻著英語書的王子

上古文課上到打瞌睡的王子

午休中的王子

午休中發現自己被偷拍而微微皺起眉頭的王子

咬著小公主的手製飯球的王子

拿著飯球問自己要不要也來一份的王子

提不起勁上體育課的王子

..................................

 

原先交叉的手臂緩緩鬆開,伸出一根指尖,點了點下巴。

尼諾眯上眼睛,視線在這些王子中來回飄移。

心中一個問題像是一杯水似的,總算在心頭深處蒸發完全,盤懸而起。

 

他有這麼多吉恩的照片。

為什麼卻唯獨少了一張笑著的吉恩呢?

 

想破這裡,尼諾挑起眉,像是不甘心似的,手指壓下著繩子端點,再放開。

擺動的繩波讓他情不自禁的笑了幾聲。

 

畢竟在一如既往地任務中,添加一點額外任務,還是相對有意思的。

 

 

「早安,吉恩。」

「尼諾。」短短的金髮微微晃動,微微傾斜抬高,視線懶散,「早。」

「今天的英語課,你預習過了嗎?」

尼諾問,邊放下自己的書包和偽裝成餐袋的相機包。

「嗯。」吉恩應了聲,看向好友,「你沒有?」

當然也有了。尼諾想著。可是沒有說出口。

「啊,我忘了呢。」尼諾笑,已經拿高相機,對焦,「明明吃晚飯時還記著的。」

「哦。」平淡地說:「昨天我們是一起吃的晚餐,應該提醒你的,抱歉。」

尼諾:「......」

 

沒有被想像中的王子嘲笑到,尼諾失望的摸摸鼻子,放下相機。

方才捕捉的是一張面帶小小驚訝的吉恩。

哎呀呀,一張王子的笑臉那可真是稀有呢。

 

檢討錯誤:王子不是會嘲笑別人的人,就算對方是好友。

新方案:(沈思...)

 

「尼諾。」

「嗯?」

聽到吉恩的輕喊,尼諾瞬間從沈思中跳回來,

發現吉恩已經移開視線,只剩下細瘦的手指指著課本上一個段落。

「老師指名你。」

 

尼諾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沉思沈思到已經第一堂課開始了。

連脖子上的相機都還沒拿下來。

他不好意思的起立,邊不著耳目的彎腰抽出抽屜的英語課本,就著吉恩指著的段落朗聲閱讀。

 

儘管是第一次閱讀,但早就不是第一回當高中生的尼諾,

仍然讀的是流暢、出色。

在獲得全班同學加上老師的鼓勵與肯定之後,尼諾坐下,對著吉恩點了點頭,

「多謝了。」

「嗯。」吉恩也點點頭,視線仍在黑板上一句艱澀難懂翻譯。

一絲不顯眼的懊惱染上眉眼,又輕飄飄的瞥了眼略微吃驚的鄰座,

「尼諾,你不需要預習。」

 

尼諾怔了怔,特地去挑的學生眼鏡下是他認為不謹慎的吃驚。

喀嚓。

在吉恩無奈的眼神下,和老師的憤怒下,尼諾打著哈哈敷衍了過去。

但他仍然很快地就收了情緒,淡淡笑笑,對著鄰座方向說:「過獎了。」

 

下課。

「吉恩。」

尼諾輕輕搖了搖窩在桌上用手臂縮成一團的吉恩。

王子已經完整的休息六分鐘了。

對於一個短暫的課間休息,已經很是足夠。

「...嗯?」

「吉恩,下堂課是體育課,要提早去。」溫和的道。

「...我不想去。」吉恩頓了頓,手臂縮得更緊了些,「頭疼,尼諾,我要去保健室。」

「不行。」

尼諾無奈笑笑,掌心從輕拍著對方的背,換成親暱的揉著他的金髮。

「吉恩,你不能逃課。」

 

王子怎麼可以做逃課這種事情呢?

尼諾心想,一方面也覺得好玩,吉恩這般不情願模樣倒也算是新鮮的。

做個比喻,五十張相片中,像這樣的大約只有四、五張。

 

「...好吧。」

有點不甘情願,倒也不是真心的想逃了課,只是方才委實睡得很愜意。

稍稍振作點精神,伸了個懶腰,起身,歪著頭對著還不走的尼諾問到:「尼諾,不走嗎?」

「啊啊,走吧。」

靜悄悄的放低相機,方才那一張伸懶腰的王子,再次被暗收底片中。

 

尼諾倚著樹幹,雖是歪著的站,但鏡頭中的畫面仍然是毫不傾斜的,仍然是那位金頭髮的人兒。

「王子殿下,笑一個吧?」

他輕聲低喃著。

食指快速照下一張正用著運動服邊角擦汗的吉恩。

直到視線再次對上,尼諾對著從斜著視線瞄,到逐漸走近的吉恩,他放下相機,笑盈盈的揮著手。

 

「吉恩,今天很賣力呢。」

「尼諾,你又偷懶了?」

又欲用衣角擦汗,吉恩有些吃驚的接過來自尼諾的手帕,深藍色的,看著卻眼熟。以及一瓶水。

「謝謝。」

立刻接過喝了一口,幾滴水珠沿著脖頸之間滑落,又濺濕了領口。

「沒有偷懶,我剛剛就做完所有的項目了。」

尼諾瞇上眼睛看上去竟是有些狡詐,他接回手帕替人擦了擦額角低落的汗水,又將手帕塞回吉恩手裡。

 

尼諾總是笑的淺,神色溫和,說真的,一點也不像是剛做完所有規定項目的人。

吉恩倒也不深究,平靜的擦起汗,隨後決定將手帕收起,下回再歸還。

啊。

想到這,吉恩突然想起家中還有兩三條尚未歸還給尼諾的手帕,都是深藍色的,難怪很眼熟。

 

中午。

「你要去買午餐?」

「恩?是啊。」

「媽...」吉恩頓了頓,才繼續說道:「媽媽她多做了一份飯糰,如果你不嫌棄,要不要吃?」

 

尼諾愣了會兒,有些說不出的受寵若驚,

雖然這也不是第一次讓第二王女給他做便當了。

但尼諾還是對這不勞而獲的愛感到一股說不出的溫暖。

王子和小公主是生在這個家庭真是太好了。

 

「好,當然好。」

尼諾伸手接過餐盒,打開裡頭是六枚精緻可口的飯糰,以及小半格的沙拉。

簡單的口味倒也是營養均衡。

輕輕捏起其中一枚撒著櫻花魚鬆的飯糰,尼諾咬了一口,

鹹甜鹹甜的滋味在口中散開,中間的魚肉也是十分的新鮮。

想必是一大早起來從餡料開始製作的,配置設計上也花了些功夫,王女的確是在平民生活中學到了不少。

「吉恩,這個真好吃。」

不知不覺改成兩手抓著享用,尼諾笑著說著。

 

吉恩眨了眨如同湖水平靜的眼,

看著眼前這個難得吃到連神色都染上了平常難見到的燦爛的尼諾,

湖水掀起波瀾只需要一陣正確的風。

 

所以當王子殿下輕輕歪著腦袋笑了,

如同花瓣落在身上時不忍撥去的牽動,待到瓣兒自己飄去,留下一陣縈繞的香。

尼諾只悔恨為什麼自己沒有做好隨時拿起相機的準備。

 

end.

///////////////////////////////////////

 

我覺得我怎麼把尼諾寫的有一點點變態的感覺呢!!!(憨)

 

但這對真的超級可愛OWQQQQQ!!!!!((

燃起我某一種寫文的熱情(什麼妖孽#)

這都不是真愛,那我就不相信愛情了((你看看你又在那邊信口開河惹(指####

 

順便補充一點,為什麼尼諾身上總是常備深藍色手帕呢?

通常男人身上帶手帕,都是為了那不可多得的替女人擦眼淚用的((一本正經的胡說))

但尼諾帶手帕,只是想隨時隨地維護吉恩王子高貴安靜清爽的形象哦XDDDD哦屁

 

 

希望各位客倌喜歡我的尼吉(鞠躬)

 

以上,感謝,我們下次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