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一個特別老套的腦洞XDDDDDD

其實平常我不太看這種劇情的,

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了很多關於唐柔爸爸怎麼教育小唐柔的劇情(到底為毛##

就是順勢寫成了王柔XDD

唐柔爸爸請原諒我(獻上膝蓋)

 

以上,以下正文

/////////////////////////////////////////////////////////////////////

 

王杰希已經和唐柔交往兩年了。

 

至少他聲稱是兩年,但唐柔窩在他懷裡一臉莫名其妙的說不是半年多嗎?

「你忘了?我說等寒煙柔打敗你王不留行之後才和你交往的。」

嗯,行,那就這樣吧!」

王杰希一邊痛快答應,一邊暗自提醒自己明天要去翻翻競技記錄,他總得知道和唐柔的交往紀念日是哪一天。

「王杰希,你平時也是這樣的好說話的嗎?」唐柔縮了縮身子,換了一個姿勢窩著,「要知道,就算是我小時候,也沒有你一半的溫和。」

「誰告訴妳的?」王杰希笑著問,大眼瞇成了小眼。

「保母和管家。」

「妳爸爸呢?」

「哎,你不知道我爸,要他說說以前的事情,相簿至少要拿出來好幾十箱。」

唐柔的語氣帶了些小抱怨,但好看的眉眼是彎彎的笑著的。

「那是因為我們比較愛你。」

王杰希霸氣做了個總結,然後像是掩飾尷尬一樣拍了拍唐柔的手臂,道:「行吧,這大半夜了,該睡了。」

 

結果是大半夜的,王杰希自己睡不著,翻身了兩次後決定起身,免得吵醒了身旁的唐柔。

滑著手機屏幕,QQ上飄著幾隻不睡的夜貓子,但幾個熟的都不在。頓時覺得無聊,手機裡頭的遊戲也都沒興致玩,王杰希看了眼時間,想著乾脆來下載個新軟體。

隨意翻著翻著,他不禁感慨,這些個遊戲都沒有榮耀做的好,有些甚至還有些抄襲的嫌疑,不倫不類的。

 

王杰希嘆口氣,突然被一個五角星的圖示給吸引住了目光,那背景還帶了點神祕宇宙般的炫彩效果,一股中二的氣質,點進去後竟然是一個許願的軟體。

 

真有人會信嗎

王杰希覺得自己開了眼界,這年頭的小孩子這麼好騙?至少自己家的孩子不會這樣的。

 

抱著想看看這到底有多蠢的念頭,王杰希點了進去,結果只是出現的一個按鈕,

上頭一行小字:請點下按鈕邊在心中默念願望,您的願望將會成真。

 

王大眼一個大寫的臥艸。

 

姑且點了按鈕,只是出現了一個有些欠揍的笑臉,那玩意兒讓他想起了興欣的葉修,若是再加根煙簡直自畫像。

真是一點技術性含量都沒有!

 

「就算妳只有五歲,也不會相信這個的,對嗎?」

王杰希轉頭笑著對沉沉睡著的唐柔輕聲說道。

打了個哈欠,他關了手機,睡了。

 

 

 

隔天一早,王杰希一如往常的閉目養神十分鐘等待鬧鐘響起,

然而胸口一個突如其來的重擊讓他猛然睜開眼。

 

一個不知道實際年齡但肯定未滿十歲的小蘿莉正揮舞著剛剛提到的那只鬧鐘,往王杰希胸口砸。

 

……

王杰希這下可全都醒了,他猛然坐起,顯然這個動作也嚇到了這個小蘿莉,因為她登登登的用小鳥腿滑動著倒退好幾公分,一臉戒備,手裡的鬧鐘僅緊握著。

「你是誰?」一邊禮貌問道,一邊高舉鬧鐘。

王杰希。」頓了頓,有些不確定的問到:「呃,妳是唐柔,嗎?」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唐柔一臉吃驚,手中鬧鐘微微垂下,但在看到王杰希露出一個暖笑後,又高高舉起,軟軟的聲音喊道:「你在這裡幹嘛!」

「這裡是我家

「證明!」

「難道這是妳家嗎?」

「用問題來回答問題是很失禮的!」

小唐柔哼了一聲,跳下床,登登登的走了一圈,使勁全力撩開窗簾,「嗯,北京。」

王杰希暫時無法吐槽小姑娘看到霧霾後的反應,但小姑娘一身的寬鬆的T恤是神馬回事!!!!!!!!

 

哦,那是大唐柔昨晚穿的衣服。

 

「唐柔,妳妳妳妳先穿好衣服」王杰希刻意轉頭看著門口,

「這件太大了,妳有別的衣服嗎?」

「沒有。」小唐柔坦然一個攤手,「我們認識嗎?」然後她突然一個了然於胸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是新的阿姨,對嗎?我爹地人呢?」

 

王杰希沒功夫來感覺到被當成陌生人的悲傷,

他只想吶喊唐柔爸爸您老底被掀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開玩笑的,他還想多在這社會上生存幾年)

 

「我不是阿姨」他莫名疲憊的說道。

「那今天誰照顧我?」

 

原來如此!王杰希覺得自己鬆了本世紀最大的一口氣。

 

「我是叔叔。」彆扭的說道。

「叔叔是什麼?」小唐柔不解歪歪頭,「爹地沒教過我這個詞。」

 

唐柔爸爸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王杰希忍著再次吶喊起來。

雖然這樣好像是很安全的教法,但某種意義上也是很危險的教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猛然抓起床頭的手機,趁著小唐柔似乎對他房裡那一台電腦特別感興趣的時候,在微草的群組中發了一條訊息。

 

王不留行:誰有空快去童裝店買兩套女孩子的過來!

王不留行:快!

 

然後不蠻您說,整個群組就炸了。

哦,整個微草都炸了。

 

第一個率先奔到王杰希房間的是房間離最近的許賦。

個性沉穩如許賦,當看到自家隊長躺在床下,手裡拽著被單掩過下巴,旁邊一個神態疑似唐柔的小姑娘正把剛剛扯下來的滑鼠線甩著繞圈玩耍的畫面

也是不自覺的獻上膝蓋,喔不,是張大嘴巴縮不粗話乃。

「隊、隊、隊、隊、隊、隊、隊長」他勉強自己說出話,「您沒事吧?」問候都忍不住變成了敬稱。

「童裝呢?」王杰希連忙問。

「好像有人去買了但大家都在問隊長您是不是」許賦不敢再往下說,事實上是沒人敢。

「那是唐柔嗎?」

「嗯。」

王杰希離開床,整了整儀容,看了眼此時正好奇滿滿的敲打鍵盤的小唐柔,

「不知道為什麼,變小了。」

 

您老大倒是蠻淡定的啊!許賦在心理豪叫。

 

「呃那怎麼辦?」

王杰希還沒回答,就聽到門大開的外邊走廊,傳來高英傑和劉小別的聲音。

「不可能!隊長才不會做這種事情!」

「我又沒說一定是,我只是讓你有心理準喔嗨,隊長,早上好!」

「呃隊長」劉小別一臉我滴媽呀我還想打榮耀嗚嗚嗚,但還來不及解釋,突然袖口被一拽,一個小姑娘正抬著頭看自己。

「大哥哥,你脖子上那是什麼?」

「耳機,啊不然咧。」他下意識就回答,然後才仔細一瞧,發現是一張酷似唐柔的小臉,以及一個很寬鬆的

 

「劉小別!給我閉上眼睛!」

然後整間房間都是王杰希的怒吼。

 

 

 

小唐柔總算是換了一件童裝。

是一名女隊員大早上去買的,粉紅色的可愛小洋裝和一件草綠色的小T恤配紅色的褲子。

由於後頭那一件穿起來感覺太像聖誕樹了,所以就算小唐柔很嫌棄那一件粉紅色的裙子,還是穿了。

 

但其實本來小唐柔是拒絕的。

「爹地說,不可以拿陌生人的東西

她說的理直氣壯,手插著腰,方才的戒心已經退了一半,原因是王杰希讓所有進來房間的人都保持著五公尺距離外加抬頭凝視遠方的動作。

「沒錯,妳說的很對。」王杰希讚賞道,話還想繼續說,小唐柔卻搶先一步。

「反正我們家都買得起!」

 

唐柔爸爸哦哦哦哦哦哦哦孩子的教育哦哦哦喔哦哦哦!!!!!

整個房間的人的心中彈幕。

 

「唐柔小妹妹,可是妳這樣會感冒的哦,要不先這樣,妳先穿上,等會兒讓你爹地付錢,可好?」

女隊員一臉慈母的笑著說到,小唐柔愣了愣,呆呆的點了頭。

 

很好,衣服的事情搞定了!

微草也不愧是王杰希旗下的,大夥兒很快的就冷靜下來,接受隊長的女朋友變成了小蘿莉並且要跟他們一塊兒吃早餐的設定

 

畫面來到微草餐廳。

 

「叔叔。」

「噗!」

王杰希瞪了一眼那個噴笑的人,盡量平靜的轉向小唐柔,

「怎麼了?」

「那是什麼?」剛喝完玉米湯的小唐柔指了指餐廳上頭掛著的電視,上頭播放著微草比賽的視頻,

「什麼是微草?」

「妳聽過榮耀」正想反問的王杰希突然想起用問題反問這小姑娘會生氣的,「這個遊戲,有很多戰隊,微草就是其中一個。」

「遊戲?」拿著大湯匙歪頭。

「網路遊戲。」王杰希說:「就是早上妳看到的那個大東西,叫做電腦,用它來玩的。」

「有一大堆小格子的那個嗎?」

「那是一組的,叫做鍵盤。」

「我還以為那是一種樂器!」

小唐柔咯咯咯的笑起來,笑的眼睛瞇上,變成可愛的小月牙。看的王杰希心裡頭暖暖的。

 

「叔叔你玩榮耀的嗎?」

「是啊。」

「厲害不厲害?」

還行吧!」

王杰希決定謙虛一點,畢竟眼前這位可是小唐柔,要是他說了自己可是拿了兩次冠軍的微草隊長,這姑娘不是立刻單挑自己,就是立刻單挑自己。

 

「哦。」

小唐柔一聽就失去了興趣,轉過頭就看到高英傑正往這邊瞧。

被對上眼高英傑沒有辦法,只好一邊淡淡的尷尬一笑一邊揮揮手。小唐柔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揮了揮手。

「英傑,你幹嘛呢!」劉小別拿著餐盤硬是湊到高英傑身旁挨著坐。

你看那兒...」高英傑用視線當指標,看向小唐柔。

「哦,剛剛不是看過了嗎?」

劉小別有一點興趣缺缺,不就是個小孩兒嘛!

才剛這麼想,就被突然竄到自己眼前的小唐柔驚得嚇了一跳,「妳要幹嘛?!」被王杰希一瞪,只好立刻摸摸鼻子改口,

「唐柔小妹妹,妳想做什麼?」

「你也玩榮耀嗎?」歪著腦袋瓜兒問著。

「嗯。」點頭。

「你也玩?」小唐柔看向高英傑,後者紅著臉點點頭。

「這兒的人都是玩遊戲的嗎?」

小唐柔有些不可思議的臉,讓劉小別忍不住笑出聲,她視線轉向發笑的人,一臉的你幹嘛笑我。

「小妹妹,妳不知道這兒可是微草的訓練基地!大家當然都是玩榮耀的囉!」

「哦這樣

其實是似懂非懂的,雖然有點不服氣,但小唐柔仍然乖巧的點點頭,

然後用至少四周兩桌子的人都聽的到的音量,用著童聲問道:「你們不去學校念書的嗎?」

 

戰鬥法師,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

 

 

 

 

早餐時間結束,事實上現在也是休假時間,要不要去訓練都是自主的。

王杰希和幾個湊熱鬧的像是許賦、高英傑、劉小別、袁柏清和其他幾個嘴裡三句不離好可愛捂著心口大口呼吸的人們正圍著個圈討論該拿小唐柔怎麼辦。

而討論中心本人正在訓練室裡頭走來走去看新鮮。

 

「要不,我們打電話給興欣吧!」

「千萬別!要讓他們知道,操著東西殺過來怎麼辦!」

「這話有點誇張了啊!可是放在網遊裡頭可能就是真的了!」

「那還能怎麼辦?帶去看醫生?」

「你確定這是一種病嗎?」

「我只能確定這絕逼是一個腦洞!」

「哦快閉嘴吧!」

王杰希嘆口氣,沒有任何結果的討論,反正就走一步是一步吧。

 

「叔叔,我得練鋼琴。」

小唐柔突然扯了扯王杰希戰隊外套的衣擺,不太在意這幾個大人圍成一個圈是在做什麼,「很晚了,再不練,老師下回要生氣的。」

「鋼琴

王杰希愣了愣,然後才反應過來,「可是我們這兒」又看了眼小唐柔眨了眨大眼睛,艾瑪實在是說不出口的拒絕!

「劉小別,我們的鋼琴呢?」

臨危不亂。俗話說的好,遇事不要慌,先讓子彈飛一會兒。

「神馬?!」

接到子彈的劉小別嚇了一聲,然後立刻也是臨危不亂,「鋼琴?哦我交給柏清了,是吧?」

直到剛剛都沒有台詞的袁柏清心裡連七個靠,「在在在在英傑那!」

「咦?呃,這個

沒想到自己也會接到,高英傑吱吱唔唔不知道還能說誰,心裡一橫,道:「我我我放到興欣那裡了!」

「興欣?」小唐柔歪著頭,看向王杰希,「那是誰?」

「也是一個戰隊。」王杰希搔搔頭,不曉得該不該告訴小唐柔,這是她所屬的戰隊,「在h市,上一賽季的冠軍呢!」

「冠軍?」小唐柔哦了一聲,顯然很感興趣,「好厲害!」

「我們微草也得過冠軍的!」王杰希急忙說。

「哦

小唐柔聽了並沒有很大反應,所以說,小孩子真難懂!

 

「叔叔,這裡沒有鋼琴了嗎?」又重複問了。

………」王杰希掙扎一番,只好坦承,「沒有,這裡沒有。可以用什麼來替代嗎?」

「嗯」似乎是被問倒了,小唐柔皺著眉頭,搖搖頭。

「直笛行不行?」不知道哪個人突然來這麼一句,都還來不及吐槽為什麼會有直笛在這裡,

小唐柔就突然笑了,笑得短髮一跳一跳的,用手指繞了繞亂翹的短髮末梢,「直笛是給小朋友玩的!」

 

妳不看看妳是幾歲的嗎!!!!!!!!!

全員默。

 

 

 

 

最後小唐柔在同樣也是臨時買來的數學作業簿上妥協。

不做點什麼正經事情,小唐柔似乎就是不罷休。

 

正當王杰希安安靜靜的看著小唐柔揪著小鉛筆、坐在電腦桌前安安靜靜的算著小學算數,

他突然覺得,也只有這樣的童年,才能有這樣的唐柔,也才讓他這麼的喜歡的吧。

想著想著,他就歪著頭竟然睡著了。

 

 

 

 

「王杰希!」

「嗯?」他坐起身,發現自己在床上,身旁唐柔站在床邊正搖著他。

「該起了,難得睡晚了?鬧鐘響的我都起了!」大唐柔笑著說道,難得是自己叫醒的男朋友。

「來吧,上榮耀,來跟我PK!」

哈哈

 

王杰希愣了三秒後笑了,原來是夢嗎?都怪那個怪力亂神的APP

 

「在笑什麼?」

「笑一個夢。」

「什麼夢?」唐柔挑挑眉,有點興趣的樣子。

忘了。」感覺有點糟糕不能講出來啊。

「忘了還笑?」唐柔也笑了,扯著王杰希的手,「趕緊的!葉修說他也要觀戰!」

「他是要探敵情呢!妳也從著他?」

「我是興欣人!」

「妳是我女朋友。」王杰希輕笑一聲,十分之滿意唐柔紅了的臉。

 

果然,還是他的唐柔最好了。

 

////////////////////////////////////////////////////////////

 

我都寫了些什麼啊WWWWW((((被自己搞笑到

 

感覺小唐柔就是那種過年時以個零食也呼隆不了的小孩呢(什麼形容##)

 

另外!

紫琉璃報上CWT了唷//////////

所以縮那個新刊我正在努力(移開視線)真的(看向遠方)啦(閉上眼睛)

 

以上,感謝,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與日常心情雜記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