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個上篇:

【全職高手/ 葉修/ 生日賀文】紙條訊息 (上) 

 

溫馨提醒:

 

2, cp部分:

 


葉橙 (但主為親情

林方 (稍稍提道

喻->葉

王柔

周->葉

張->葉

傘修

楚->葉

 

本章特別補充,我對樂樂沒有意見、對雲秀真的也有好感,看完後也請相信阿靈,不討厭全職裡所有角色。

 

 

 

//////////////////////////////////////////////////

 

紙條三:「其實你忘了我,也不要緊。」

只見楚雲秀帥氣的攏了長髮起身,長髮飄揚滑出好看的圓弧,一掌拍了拍面無表情的周澤楷,

「一槍,走了,順道跟我買飲料去。」

周澤楷摸摸鼻子,對自己的新綽號思考了幾秒,便點點頭,也起身。

 

「唷,小周和雲秀,怎麼一塊兒走?」

葉修指尖扣著販賣機,想了會兒就按下了無糖綠茶。

 

「礙著你了?」楚雲秀聳聳肩,瞄了眼葉修手上那罐冰茶,「喝無糖?」

「礙著妳了?」葉修呵了一聲,掌心抹去飲料罐上凝結的水珠,「所以哥就說,你們啥時關係這麼好了?」

「說什麼呢,我跟小周關係可好了,是吧?」手肘頂了頂旁邊的人,「你帶錢嗎?先替我頂著一會兒還你。」

「…好。」周澤楷不知道自己到底好了什麼,但還是拿出了錢包。

 

「妳啊,別欺負哥可愛的後輩。」葉修嘆口氣,把手上那瓶綠茶,扔給楚雲秀,「這請你。」

「好意思?這都不冰了。」她抱怨,還是擰開瓶蓋灌了一口,抹了抹嘴,

「是說,我和小周有話跟你說。」

「有話說?」葉修挑眉,他今天聽到這話好多次,「正經的?」

 

楚雲秀只是豎起中指,邊挑期一邊的眉毛。葉修笑了,想起黃少天,突然覺得女人的中指真的跟男人的不一樣。

「什麼話你們快講,哥很忙,還有兩場比賽要看。」葉修手上拿著一瓶新買的茶,邊喝了一口。「德國跟法國,複雜的很。」

 

「前輩。」周澤楷開口,太突然而顯得有些乾澀,「那個…」

「小周慢慢說。」葉修笑道。

「忘了。」周澤楷深吸一口氣,揚出一個靦腆的笑,「也沒關係的。」

「我們想說的是。」楚雲秀翻譯道。

自己也覺得這句話真的很古怪,完全不像國王遊戲的題目,被周澤楷一說更顯得維妙了。

「忘了我們也沒關係的。」

 

「…呃。」

顯然覺得奇怪的不只楚雲秀一人,葉修納悶的連瓶上的水珠留到了手臂上都沒察覺,「呃,嗯?知道了?」

周澤楷的臉涮的一下就紅了,楚雲秀看自己的夥伴這麼露餡,搖搖頭,補充說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算以後我們都退休了,忘了也沒關係,就跟你的沐橙好好過退休生活。」

好像有點懂了。

葉修想,卻不明白這個時間點說這種話幹嘛。「哥說你倆啊,長的這麼標誌的臉,怕是哥想忘也忘不了。」

男人笑著,邊從口袋裡拿出兩支糖果棒,「拿著吃,乖哈,東想西想的還不如拿去練習。」

「…!謝謝前輩!」

「哼。」楚雲秀接過糖果完全沒有想要的意思,反手將它塞進葉修的襯衫口袋裡,

「嘖嘖,馬屁拍得真溜,敢忘我風城煙雨幹死你君莫笑!」

 

 

紙條四:你真的是很有毅力呀。

張佳樂拿到紙條覺得世界充滿了惡意。

「好同志,撐一下就過了。」方銳拍了拍肩,安慰道,「不就是毅力嘛,講的誰沒有似的,葉修不會發現吐槽點的,去吧!」

張佳樂充滿怨念的回望一眼,就走了。

回來時一臉靠背,周澤楷還很好心的把剛剛那支糖送給了他,沒人再特意去問,但大家都知道結果如何。

 

「葉修,你真的很有毅力。」

「呵呵,哪比的上樂樂你的一心半點兒?」

 

 

紙條五: 辛苦了,記得休息。

張新杰推了推眼鏡,拿著紙條很認真的說:「肖隊,我們抽到了最容易的題目。」

肖時欽點點頭,這一題既不突兀,也很貼心,「那我們走吧?」

「不先排練一下嗎?」

對於張新杰認真看待這個遊戲,肖時欽苦笑一番,「張副隊,太認真會露餡的。」

「有理。」

 

「蘇沐橙,妳怎麼了?」喻文州看著已經發呆發了十來分鐘的姑娘,就連剛剛楚雲秀來報告結果時野心不在焉的,

「怎麼了嗎?」

「嗯…沒…」姑娘聲音停了半晌,「我覺得這遊戲的題目,似乎…」很熟悉。

「怎麼說呢…太私人了點?」

「我有同感。」喻文州回道,瞇著眼睛瞥向方銳手上那本破舊的筆記。

「不像個遊戲,像某人想說的話,妳是這個意思對吧。」

 

「葉修,辛苦了,也該休息會兒。」

「…是。」肖時欽心裡嘆道居然沒跟上張新杰的節奏,「該休息會兒。」覺得自己像個應聲蟲。

「你們今天一個一個都來說個什麼,是計劃好的吧。」

葉修鼻子哼了聲,知道八成是因為自己生日,但一整天下來卻他媽沒人跟他說句生日快樂。

「從實招來吧,你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立地成佛。」

「該休息的還是要休息的。」張新杰面不改色,「昨天,不,今天,你只睡了三小時吧,又從早上看到現在的視屏。」

「是啊是啊。」小事情在一旁乖的像個跟班。

「…小張都這麼說讓哥無法反駁。」

葉修無奈的滑鼠點下停止鍵,有些無賴的望回張新杰,「那哥這個領隊現在要做什麼?兩天後對法國你們準備可周全了?要是打不出合乎計畫的比賽,小張可樂意?」

 

故意把合乎計畫四個字講的很標準,葉修挑著眉看上去很嘲諷。

肖時欽頓時完全能懂當年嘉世人都這麼容易爆怒的原因。

 

張新杰低頭看了眼手表,很肯定的道:「午休,三十分鐘。」

邊走到窗邊,伸手一扯,涮一聲拉上窗簾,午後的陽光仍然很刺眼,透過窗簾只剩淡淡一片明亮。

「這兒有點冷。」

張新杰說話總是肯定的,說完就轉向空調機,轉成二十八度,「需要鬧鐘嗎?」

 

「………。」

葉修和肖時欽愣的沒說話,就在剛剛三十秒內,這間討論室就變成一間很適合睡覺的環境。

是不是霸圖的訓練室也這麼了不起?葉修胡亂想著。

難怪剛來蘇黎世時,張新杰調整時差調的這麼辛苦。

 

「怎麼了?」張新杰問。

「沒。」

葉修搖頭,坐著旋轉椅用手指勾了勾,張新杰皺皺眉頭也還是湊近了些,只見男人戲謔般的笑笑,拿下人的眼鏡,用冰涼的手新蓋住人的眼睛,

張新杰失去視覺卻很清晰的聽見了感覺是皮笑肉不笑的一句話,

「呵呵,小張,哥沒事,該休息的是你。」

 

張新杰回去報告完後,大家一致同意他可以獲得今天最霸氣的頭銜。

只有孫翔不懂得在問肖時欽為什麼,小事情壓力山大。

 

「葉修反應呢?」

「他睡著了。」

 

 

紙條六:謝謝你還願意追隨榮耀。

「這是什麼?」

孫翔和蘇沐橙突然異口同聲,簡直嚇壞了整個訓練室的人,包括孫翔,蘇沐橙只是哼了一聲。

 

「沐沐,怎了?」楚雲秀先關心自己的好姊妹,

「這台詞不好嗎?我覺得蠻浪漫的,就身為一個榮耀選手來說。」

「是挺好,但這台詞…」

蘇沐橙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這個感覺,但這接二連三的溫馨暖人的句子,讓她不知所措,像在看一本從結尾看到作者序的書。

 

「又不是妳要去說。」孫翔惱怒道,一想到要對葉修說這種話就覺得渾身不舒服,「蘇沐橙妳難過什麼?」

「你閉嘴,快去快回。」

楚雲秀說完就轉頭關心蘇沐橙,「沐沐,妳沒事吧?」

她很納悶,她完全看不出來蘇沐橙的表情有難過的成份,應該說是疑惑或是納悶比較類似。

「沒事。」姑娘笑笑,擺了擺手,「我們等聽結果吧,肯定很逗的。」

 

「葉、葉、葉、葉修!」孫翔心裡直罵幹,自己幹嘛結巴,「我有事!」

「…」方才真的踏實的睡了午覺,人眼睛還是朦朧著,「孫翔,找哥?」

「就是謝謝你還願意追……」孫翔頓住,他忘詞了,「追…」

「追?」

「追我!」啊不對。孫翔臉一紅,就想辯解,可是他真的忘了到底追的是什麼。

「翔翔,哥就當你年輕不懂事,剛剛什麼都沒聽到…」

被說的完全醒了的葉修,清了清喉嚨說道,不忘補充,

「哥沒追過你吧?別跟哥說你穿越來的。」

「靠!!!」

 

孫翔忿忿不平的走了,葉修獨自看著門口長思。

謝謝你還願意追…葉修很詫異自己居然在孫翔還沒說出口時就知道還小孩兒要說的是什麼。

 

葉修,謝謝你還願意追隨榮耀。

「呵。」男人笑出聲,在空無一人的廳,

「不追榮耀難不成還追你啊。」

 

 

紙條七:生日快樂。

「哎呀,糟糕,只剩一張了。」方銳看了看剩餘紙條,再看看還剩多少人沒玩,還有四個。

 

「我不玩。」自始至終都沒有參與的唐昊先聲明,「無聊。」

「我也不玩。」李軒也說:「跟葉神其實不太熟,太尷尬了。」

 

「那我倆興欣人去說最後一句台詞吧。」方銳對蘇沐橙聳聳肩,這遊戲玩得太久,他自己也有點膩了。

「生日快樂?」

蘇沐橙念出紙條的內容,忍不住失笑,「方銳,你傻啦?說好的驚喜呢?」

 

「沐橙,什麼驚喜?你們到底在玩什麼。」

葉修推開訓練室的門,那剎那所有人的表情簡直超經典,事後他老想著沒拍照留念簡直太可惜了。

「所以哥才奇怪,你們今天一個個都來講些什麼,舞台劇嗎這,哥能吐槽的真的很有限,你們要不要一塊兒說,省的跑來跑去。」

「葉修葉修你解不解風情吶大家是因為在乎你才玩的啊,真是的你就只會買花買花買花!」黃少天憤憤難平。

 

「那數到三?」

蘇沐橙笑得很開心,開始倒數的是方銳。「三、二、一…」

 

 

「葉修,生日快樂!」

 

 

紙條八: ---------------------------

「方銳,紙條不是你寫的?」

「不是啊,我什麼時候說過是我寫的?」

方銳一臉無辜,「我在葉修置物櫃裡發現的…嘿,別那樣看我,我只是去借用護手霜。」趕緊澄清道:「我還以為是妳和雲秀玩的什麼段子,這種完全就像是寫給葉修的,不是你們寫,那還會是誰?…呃呃呃蘇妹子妳幹嘛哭呃呃呃怎麼了怎麼了……」

 

「…你閉嘴!」蘇沐橙抹掉眼淚,「我知道一個很溫馨的鬼故事,想聽嗎?」

 

當晚,葉修做了一個夢。

夢裡只有一個人和他自己,他看不清楚那人的臉,就算湊得很近,還是像在霧裡一般。

 

「你是誰?」

霧氣搖搖頭,伸手指著一張桌子,上頭一副紙筆準備得很齊全。

「…想要簽名嗎,現在榮耀粉怎麼牛成這樣。」

「簽名你媽逼。」霧氣說話了,口氣哭笑不得。

 

霧氣的動作很緩慢,只見他試圖拿起筆,卻理所當然的拿不住,

他是霧氣,碰不了任何東西。

 

試了好多次,葉修終於開口,「你要寫東西嗎?哥幫你?」

他拿起那隻不停被摔落的筆,心裡暗自猜想待會這霧氣看到自己的字寫成那副德性會是什麼反應,直接蒸發嗎?

 

「要寫什麼?」

石磨尖兒抵著白紙,葉修瞥了眼那團霧氣,那瞬間他看到的卻是一個人。一個他十多年不見的人。

 

「蘇沐秋?」

葉修扔下筆,想往前湊近他,「多年不見,一見面你就讓哥替你寫字?」

 

「第八張紙條,葉修。」男子暖暖一笑,跟著四周的白霧開始向後移動,

「我也很喜歡你,葉修,生日快樂。」

 

//////////////////////////////////////////////

 

嗚嗚嗚差點寫不完(居然在哭這個###

這周末其實很忙的OTZ可是我三月時就在打草稿了(乾

 

今年的我就沒有像去年一樣一直瘋全職了,可是葉修永遠都是窩的男神嗚嗚嗚

生日快樂,有幸能遇到你,謝謝你出現在阿靈的故事裡。

 

以上,感謝,掰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與日常心情雜記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