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更ul文了,最近都是全職一直線(#

 

不說不知道,最近我陷入了我自認為的低潮期( WTF

雖然新刊已經寫完了,卻覺得岌岌可危好桑心(#

 

哎...不抱怨了,

今天來一發林泰文!其實寫著寫著我發現有點泰林的跡象,啊不過沒關係啦(欸

 

結局有點混亂,好像什麼狗血的少女漫畫,請見諒喔(掩面奔

格局也有點混亂,不過如果我多寫了一千字就好,可是我好累(懶

 

以上以下正文<3

 

////////////////////////////// 

 

「這樣的愛太沉重了,對我來說。」

他有些狂傲的說,心裡卻道著很多很多愧疚,「那不是我要的。」

 

 

何止沉重,他簡直覺得自己像個罪人般的在糟蹋愛情。

淡淡的神情下藏著很多很多歉意。但他不會說、而他也不會聽。

林奈烏斯不曉得該如何消化這些罪孽,難得的,他只想逃避,只想逃得遠遠的。

 

 

「哎,泰瑞爾,你也知道,我的腳這樣,撐不住的。」

玩笑似的話語,目的為緩和,卻只帶來了舊事重提的反效果,

他頓了頓,抬起臉淺笑,以為自己又要被那顆小太極猛揍一頓、被嚴厲的追問那什麼才是他想要的。

 

 

篤定了對方那有些傲慢、不能忍受反對意見的個性,他甚至連帶了點諷刺的回覆都已經想好。

 

可是他沒有得到熟悉的憤怒。

 

 

「你是這樣覺得。」肯定句。

「那就分了吧,我們。」還是肯定句。

 

 

兩件白袍的擦身而過,目的完美達成,他的任性被縱容,可是林奈烏斯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

 

回到最初遇見你時,一臉不待見的煩躁,林奈烏斯只消想到都會笑。

 

「你哪位。」

「我是林奈烏斯,你好,泰瑞爾。」 林奈烏斯笑笑,「我們不同部門,難怪你不認識我。」

「不同部門的人來我這兒做什麼?」

「泰瑞爾!」 C.C趕緊上前,一臉歉意對著林奈烏斯,

「學長,不好意思,泰瑞爾什麼都很厲害,就是這張嘴沒什麼口德。」

「什麼沒口德,我說的是實話。」 泰瑞爾嘖嘴,看著林奈烏斯挑起眉,「你倒可說說,你來幹嘛?」

「你說得很對,我不該來的,因為是私事。」林奈烏斯說道,有些感興趣的眼神讓泰瑞爾更加不快,「我來拿一本書給C.C。」

「哼。」

「學弟別生氣,笑一個嘛。」伸手戳戳對方的臉,被快速的揮了開,

「少動手動腳!」

「是是,我的錯。」林奈烏斯笑說,想道歉,泰瑞爾卻已經轉過身準備去操作實驗,

「好了好了,拿本書這麼費時。C.C來幫忙,局外人趕緊滾。」

 

 

曾幾何時,局外人變的這麼重要。超過一切,成為核心,

可是他不會承認,而他不敢承認。

 

/\/\/\/\/\/\/\/\/\/\/\/\/

 

難得如此的冷靜。

走廊上搭搭搭的邁步著,泰瑞爾手持著資料版,想著去餐廳、又想著回實驗室,混亂步伐無法停下,搭搭搭。

他帶著一點後悔,看著自己的冷靜狠狠傷害了最重要的人。

 

 

泰瑞爾並不是個會把情啊愛啊掛嘴邊的,他對待人就像對待一個實驗,精密的會讓人誤會成計較,習慣用一切嚴厲、生氣來包裝他獨特的溫柔……

對那個人的溫柔。

他究竟付出多少了,泰瑞爾不在乎,計較這些做什麼?

可是當付出到某種程度,超越了預設數值,老天,連泰瑞爾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動了,這林奈烏斯卻一臉包裹被送錯的臉說道,

那不是他想要的。

 

 

你他媽的到底想要什麼?

 

 

忍著沒問出口,老實說,他有些累了。

到底誰委屈。

泰瑞爾肯定眼前這張眼睛永遠一條縫的臉一定也知道他們倆之間的問題,可是這一說出口就變得如此不動聽。

聰明如林奈烏斯,他肯定是故意的,至於為何要故意,泰瑞爾不清楚,也根本不想清楚,

這話一說出嘴邊,就沒有收回的理兒,就好像就算是再怎麼偏差的數據,你也得收集下來。

 

 

說分手不是賭氣。

只是那瞬間看著這張熟悉,看了多少年呢,泰瑞爾突然間什麼回憶都想不出來,他感到了濃濃的力不從心,

一種測試都尚未開始,卻沒了想知道結果的喜悅興奮。

 

感覺糟透了。

 

他很清楚,他們倆已經不是熱戀中的情侶,也到了不是只需要相愛就好的階段,

愛有很多種形式,也許他們相合的只有那麼一小部分,而兩人卻都像個落海者似的死死攀著這塊浮木,

拽著它,載浮載沉。也不曉得該漂去哪裡。

 

 /\/\/\/\/\/\/\/\/\/\/\/\/\/\/\/\/

 

「抱歉啊泰瑞爾…」

林奈烏斯一臉歉意,肩膀上停落著一隻蝴蝶,巴搭巴搭的拍著薄細金屬翅膀。

「我明知你這麼忙,卻還是找了你。」

 

這是最近新研發出來的醫療工具,可在最短的時間內飛至病人身邊進行急救,可是這種機械卻缺少了自我防衛的功能,也就是自帶武器,為的是在戰場上,能夠安全無慮的到達病患身邊。

 

「我是很忙。可是也能幫你。」

泰瑞爾淡淡的說道,「少一點道歉,多一點有用的資訊吧,林奈烏斯,再說一次你們希望蝴蝶配帶最合適的武器是?」

「希望主要以防衛性為主。」林奈烏斯收起感情,說著:「畢竟是醫療機械,希望能以最小的能量、最小的傷害完成任務。」

「若是武器非常的強大,殺傷力很足夠,也能達到這種效果。」

「沒錯,可是我們部門沒有這樣的經費呢…」林奈烏斯苦笑,「長官們都是喜歡攻擊性極強的武器,我們醫療部屬可就沒那麼重要了。」

「一群傻逼。」

泰瑞爾冷哼,「反正今天只是先打出草圖與預設值,主操作部分還是交給你們自己了,需要細節微調再叫我。」

「太感謝你了,泰瑞爾。」 林奈烏斯拍了拍泰瑞爾的肩,帶著塑料手套的手就這麼留在上頭,

「若是你和c.c那邊有什麼麻煩也能找我。」

「不用謝我,這是自願性質。」

 

泰瑞爾伸出手覆蓋住肩上的停留,就只是那麼貼著,傳達脈搏與溫度,讓五指貼近五指,彷彿十指交扣似的,頓了頓,

「說到這個,之前上頭在問我,有沒有興趣到前線去,聽說是需要直接替軍人們的配備進行微調。」

「咦?那...」 林奈烏斯驚道,這可是旁人不能多得的升官,十年之後,泰瑞爾的名字會被深深記載下,

可是他說,「那很危險的,泰瑞爾。」

「還用你說?」 呵了一聲,「我覺得我還是適合研究,所以拒絕了。」

「...拒絕了啊,還是有點可惜呢。」

「白癡。自己跟自己矛盾,所以我說我搞不懂醫療機械的傢伙。」泰瑞爾哼聲道,轉身拽過那隻乖巧的蝴蝶,讓它落在自己得掌心中開闔翅膀,

「嘖,這玩意兒可以做什麼?」

「可以這樣。」

林奈烏斯淡淡的笑看著,蝴蝶就突然飛了起來,雖是金屬翅膀卻飛得相當穩,巴搭巴搭的飛著,落在了泰瑞爾的紅色頭髮上,

「真漂亮。」

「漂亮你妹。」不領情的揮開蝴蝶,「來做正事。」

「好,來做正事。」林奈烏斯笑笑,「不過在那之前。」

「嗯?」

拽著泰瑞爾的領子低頭輕輕觸碰了唇,乾燥、微冷,大概是因為這裡的空調。

「…你好險,要是再多個一秒兩秒我就滅了你了。」

泰瑞爾舉起袖口擦嘴,一臉嫌棄,「還說做正事,你大爺的。」

林奈烏斯只是笑笑不說話。

 

/\/\/\/\/\/\/\/\/\/\/\/\/\/

 

這不是第一次的妥協。

 

林奈烏斯的房間很寬敞、很空曠,只放需要的傢俱,

其實就是一張破舊淘汰的病床,和一張逼不得已需要放置的木椅子。

有個窗口,上頭擺了幾隻蝴蝶的失敗品,林奈烏斯常常就這樣一個人,倚坐著窗口,把玩著不會動的蝴蝶。

 

這不是第一次妥協,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只要泰瑞爾喜歡他,他喜歡泰瑞爾,這種狀況就會一直下去。

 

他得到愛,用泰瑞爾的本應得的榮耀換來的。

熱戀是無人能置喙的情感,可是若能把如此銳利的一個人,磨成光滑的表面,這樣好可怕。

林奈烏斯把臉埋在掌心中,如果分手就能把原來的泰瑞爾換回,那他願意,就算是需要他死,他也會願意。

 

 

 

「抱歉,我不認識你。」

林奈烏斯淡淡的說著,習慣淺笑的他此時此刻只有一臉淡漠。

「…如果這是你的新玩笑的話,林奈烏斯,我會打死你的。」

「不是玩笑,我已經很少這麼認真了。」

「你怎麼可能不認識我。」

「我也是這麼以為。」

林奈烏斯歪著身子,將重心全數放置拐杖上,地毯陷下了一個抹不平深凹,「泰瑞爾,別生氣,笑一個嘛。」

誰能知道,對著背影說話是一件多麼心碎的事。

 

///////////////////////////////////

 

就這樣了(躲

 

感覺有點久沒寫這麼............夕陽奔跑的劇情 (到底WTF##

 

突然沒什麼想法惹,先這樣吧

 

以上感謝掰掰(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與日常心情雜記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