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雙葉,不來玩玩兒嗎?(自重)

 

有點長(#我可以告訴你,包括前記&後記,這有 4977 個字

普遍級(嗯),

身為葉神腦殘粉得我,覺得我的葉修OOC了(痛哭)

把他寫成一個愛弟弟的好哥哥 (表情微妙#)

呃、應該不用我來來稍微介紹一下彼得潘吧 (?

就是迪士尼卡通穿綠色衣服、頭上插一根羽毛、會飛、傲嬌、的那個小男生

 

以上、以下正文23333

 

//////////////////////////

 

Could you be my Peter Pan ?

你不願長大,而我又何嘗願意。若真能許願,我只想讓你回來。 

 

零、

不知道羨慕著你是不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長著一樣的臉、過著一樣的童年、分享著彼此許多的第一次…….

對此無所謂的你、和裝作很厭惡的我,本以為會一直持續下去,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懶散的眼中散出的是追求夢想的光芒?

我們很相似,真的嗎?

 

 

一、

葉修和葉秋,若除去了昨天熬夜留下的黑眼圈兒,他倆真的挺像…

哎,至少那些叔叔阿姨的親戚們是這麼說得。

 

鬼扯。

葉秋鄙夷的皺起眉,看著夾在行事曆本中的那張合照,瞧左邊那個男孩子一臉不情願,便可知那是張無比難得的相片。

這體型、那慵懶的眼神、肥軟軟的肚子肉…...

到底哪裡像我了啊!!!

 

還有一張相片,是葉修的背影,正專心的打著線上遊戲,而葉秋則在一旁的書桌上念書,側著頭似乎在罵著什麼…

「死哥哥,就會玩,就會打你那什麼破網遊!!!」

「………(戴耳機)」

 

葉秋闔上眼睛閉目養神,偌大的辦公室,只有他一人,和一隻金魚。

那破網遊…那人真的打了十多年了…

曾幾何時,那雙和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眼瞳,透出了堅持、渴望、追求與相信,

他準備好的遠方,讓十多年來都在準備高考的自己很錯愕、很羨慕。

那些是夢想。

他有,他沒有。

 

很像…才怪,一點都不像的。

 

 

二、

葉秋心說,自己大概是一時腦抽才會來h市。

他的張秘書都傻了,從不請假的葉老闆竟然一次就休了兩星期的假,這會兒吹的是什麼風?

 

「唔?葉秋?」

露出一臉驚愕的還有葉修,人正下樓抽菸,便看到一張同自己一樣的臉。

老闆娘終於裝了面鏡子?是有多愛照啊?心說著,直到葉修看到了那深藍色西裝,才恍然。

 

「喲、稀客呢。」 那張嘴立刻恢復本色,

「居然是哥的好弟弟,怎麼來了?又來試圖抓哥回去?這次可不成啊,這會兒十個打你一個呢,哥我看著也不捨。」

「…滾滾滾!!!我又不是來抓你的!!!」

葉秋爆怒,逕自想上樓,將手中一只沉沉的箱子塞進葉修手中,而人也欣然的接下。

「那是來觀光叻?h市很好呀,西湖風光美,天氣溫潤多好養人。」

葉修心情大好,拎著箱子便往二樓提,讓原先還有些拘束的葉秋追了上去。

「混蛋哥哥!!你把我行裡拿去哪!」

「不是你塞給哥的嗎?」葉修一臉無辜,「哥還要訓練,你啊,就不用找賓館這麼麻煩,心懷感激的住在興欣吧,咱待會還要出去吃,就蹭飯來唄。」

葉修呵呵的笑,還沒點上的煙抖了抖,側頭說了句:

「站著等會兒,哥先跟老闆娘說一聲。」

 

葉秋佇立在樓梯口,呆呆的看著行李被人給提了進去、呆呆看著葉修剛剛走進去的木門。

又是這樣。擅作主張的安排好一切。

 

 

三、

彼得潘,那是個不願長大的男孩。

葉秋靜靜的坐在興欣訓練室內的沙發椅上,

剛剛進來時,這兒的老闆娘倒是很殷勤的招呼自己,連橘子汽水都拿出來了,本以為可以好好休息會兒,沒想到才一報出名字,整個興欣像是炸鍋了一樣…

年紀比較小的小朋友們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什麼葉秋葉修、兩人好像啊是兄弟吧是兄弟沒錯呢......

兩個年紀略大些的,其中一個還真的是大,開始吵雜的高喊著,

我靠真有葉秋這人?老葉你盜用你好弟弟的名字羞不羞人啊。(此時葉秋簡直想衝過去與這位好同志建立友情的橋梁)

不過不管如何,葉秋都只能尷尬的笑著點頭,嗯嗯啊啊的應著,

直到葉修一句:「行了行了,都訓練去,老魏你那張臉特猥瑣啊別嚇著我弟弟,待會吃飯帶他一個啊沒問題吧老闆娘。」

 

葉秋靜靜的坐著,答答答的敲鍵聲、偶爾一句兩句的提點、

那些都是認真用心的眼睛,葉秋看得出來。

 

不過是個遊戲。他心說,卻知道自己早在十年前就認同了一切,

葉秋從不表示祝福,因為他始終不能原諒,葉修的離開。

 

 

「哎哎包子,走過頭啦,這扔磚兒要瞄準天靈蓋中央偏前面一點點,這樣才容易準。」,「是的老大!!!」

「小喬啊,這冰陣放的略早了些,別被包子得走位給唬住,偶爾也相信自己的判斷。」,「好的。」

「老魏認真點兒啊,居然給哥打醬油,素質呢!」,「滾!老夫這是讓著呢!」 

「哦?準頭不錯,節奏有點亂,小唐也要注意防守啊。」,「知道了。」 

「這做得不錯,待會來練練團隊。」,「……」

「掌握節奏挺好,不過羅輯,在場上對手可不給你這種機會的哦。」,「嗯…我知道了。」

……………………

 

他就像這一屋子的人的彼得潘。葉秋嚥了口口水,覺得乾澀。

偷偷的持續追蹤興欣戰隊消息的葉秋,知道興欣隊伍中多半都是新手,也就是從一般遊戲中挖過來當職業選手的。

葉修給了這些孩子們能夠前進的希望和信心,

十五歲的他離家,帶著堅持,然後卓越成功,而現在,他打算把這份能量傳遞給這些新生代。

 

而自己,就是被彼得潘留在家中,

那個必須長大、可憐苦悶的弟弟。

 

他怎麼就不當我的彼得潘。

 

  

四、

「葉秋?發呆啊?」

葉修蹲著,手心在葉秋眼前揮了揮,後者突然一個回神,猛的退往後一倒,撞在了彈性頗好的沙發椅背上,又被彈了回來,

本就在恍神,又重心不穩,結果一把摔進葉修懷裡。

「……!!!!」

葉秋又猛的往後一跳,整個過程像是個不倒翁似的,讓葉修呵呵的瞇眼笑了起來,

「傻成這樣?走起走起,吃飯去!」

「…喔。」 葉秋悶悶的應著。

「嗯?」先走一步的葉修一聽這有氣無力,又轉頭,探手一摸葉秋額頭,「不舒服?真是,哥可沒閒空夫帶你去看病,幾顆維他命待會去找小安要吧。」

「混蛋!!誰感冒了!」葉秋怒吼,抓起外套就快步走出門。

「呵呵,是是是。」

 

葉修跟上,對著在門口邊兒竊笑的蘇沐橙擺了擺手,「行了,看戲呢?」

「葉秋他怎麼會突然過來呢?是不是有心事?」

蘇沐橙拉著葉修的手臂,「好哥哥該照顧弟弟的,你們分開這麼多年,也不想念嗎?」

「他有心事怎麼可能來找哥,就算是也不會提的。」

葉修任憑蘇沐橙攬著自己,夾起一根煙,「大概是臭老頭又怎麼怎麼提倒了讓我回家,這葉秋無奈只好來應付一下吧。」

「這樣嗎…」

蘇沐橙若有所思的想了會兒,「那他應該很快就走了嘛,幹嘛帶個皮箱沉成那樣?」

「…不曉得。」

葉修吸口菸,搖搖頭,看著前方正被包子興高采烈的喊著二當家的葉秋正跳著腳想解釋,嘴邊勾起了一彎笑。

 

 

五、

「葉二當家酒量好嗎?該不會跟你哥哥一樣一杯倒吧?」老魏不懷好意的替葉秋斟了半杯白酒,「挪?」

「葉秋是客人!老魏你別欺負人家!」

陳果跳出來替葉秋解圍,因為她也知道葉秋只要一最便會不省人事,這外頭館子,誰背回去啊!再說菜都還沒吃呢!

「是啊老魏你下限無底深淵嗎?把葉秋弟弟的灌醉想做什麼啊你個變態!!」

方銳起鬨著,被陳果巴了一頭說這邊還有女孩子呢嘴巴乾淨點。

葉秋只能尷尬的呵呵笑,心說這方銳,不是比自己小嗎?究竟哪來的葉秋弟弟!!

斜眼一眼,葉修正在左邊再左邊的位子上,中間隔了個蘇沐橙,

貌似是跟葉修挺要好的?女朋友?不太像啊…倒是像個青梅竹馬似的姑娘家。

 

「葉秋?」

蘇沐橙突然轉頭,就瞧見葉秋又在發呆,「吃菜呀?你不餓嗎?」

「喔?喔!!我吃我吃…」葉秋趕忙笑了嚇,跟著夾了一筷子菠菜。

「哦?你現在敢吃菠菜啦?想當初都是求哥幫你吃掉的,條件是三個小時的電腦時間 + 不準跟老頭告狀。」

「那是以前!!!」葉秋脹紅臉,「我早就敢吃了!」在你不知道的時候。

「呵呵呵呵。」

 

碰!額頭撞桌子的聲音。

「我操!誰下毒毒死了二當家!?」包子高喊道,立即起身想找出那個兇手。

「我只是想測試看看葉弟弟的酒量到哪…結果才三分之一就…」

方銳顯然也有點不知所措,手上的杯子本就只有裝一半,現在也還有一半的2/3。

「夠傻,居然被點心大大拐醉了。」葉修扶額,拍了拍方銳的肩膀,「行,把葉秋背回興欣的任務就交給方大大了。」

方銳還沒哀嚎,葉秋突然又咻的抬起頭,四處張望了下,很茫然的說著:「你才醉!你全家都醉!!」

大夥兒沒來的及吐槽葉秋這全家都醉也包括你啊,葉秋甚至又搶過方銳手中的1/2又2/3的酒杯,一口氣乾到只剩下似乎幾滴而已,

用手背擦了擦嘴,將杯子湊到葉修面前,「敢不敢喝?」

「…哎,哥才沒你傻。」

葉修接過杯子,放回桌上,又被葉秋拿了起來,葉修又接過放回桌上,又被拿、又被放,來回了好幾次,葉修嘆氣,

「來人,誰來押回這個瘋子,哥手痠。」

「我來看著他唄,你們繼續吃。」 蘇沐橙跳出來,滿臉笑意。

 

 

六、

「葉秋啊,你怎麼突然來h市了?真的是來玩的嗎?」

蘇沐橙開始盤問,臉上笑容抹上了一層陰險,還幫著葉秋倒了一杯冰涼的橙汁。

「呃…嗯…也不是…專程來玩的…」葉秋恍恍惚惚,頭搖著搖著,便用手扶了下。

「那你來做什麼呢?」姑娘笑問道。

「來…做什麼呢…」葉秋重複著,低著頭,喝醉的人就是多愁善感,葉秋只覺得這好幾年的委屈都要爆發出來,

「我也不知道。」 他說道,感覺眼眶裡濕潤,估摸著再堅持幾下就要吧搭吧搭的掉淚了,「我不知道到底該做什麼,好像我做什麼都沒用似的。」

葉秋抬起頭,閉上眼,感覺到了什麼滑過臉頰,語剛畢,人便一倒,沉沉睡去。

 

 

「聽見了嗎?你瞧你,這麼多年人家是這樣想的,看他多難過。」

「…哥哪知啊,又不是真的不能連絡,幹嘛不說一下…」

「這是在體諒你啊,知道你為了榮耀不可能回來,可是葉秋就是想你回來的嘛。」

 

 

七、

葉秋覺得頭痛到好像腦袋裡有機關強在掃射一樣。

他扶著頭,發現自己在張床上,房間對頭有個小窗,外頭昏暗,估計是半夜時間,

葉秋回憶了下睡死前的記憶,然後突然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跟蘇沐橙的對話是個惡夢,葉秋捂著臉,隱瞞了這麼多年,居然栽在了半杯酒和一個姑娘手裡。

 

「喲,醒了?」

房門突然被打開,葉修端著兩杯子進來,「頭痛不?想睡便睡吧,特意把老魏趕去方銳那兒讓你睡個好覺,估計正在和莫凡沉默的爭論誰打地鋪呢。」

「……還好…」

葉秋悶悶答道,心一橫決定早些結束這事,不然估計這人又要拿自己取笑多久,

「是叫蘇沐橙嗎?那姑娘跟你說了吧。」

「嗯?沐橙?說什麼?」葉修遞給葉秋一杯,是杯冰開水,握在手心那是沁心的涼。

還裝傻!!葉秋怒。「...就是對話!」

「喔…你說那個啊…」葉修想了會兒,「葉秋的醉後真情流露?其實你那麼個大嗓門也用不著沐橙說,我離兩格聽得清楚得很。」

葉秋心頭千萬頭草泥馬飛奔過去,狠狠喝了口冰水,差點嗆著。

葉修看了眼激動的弟弟,有點猶豫,不過還是接著說了,「還有…」

「還有??!!!!」葉秋吼,他可不記得還有後續啊!!!

「呃,其實哥也聽不太懂,你回來路上一直說什麼…彼得潘、長不大什麼的,最近在看什麼奇怪的電視節目嗎你。」

 

葉秋真想挖個洞然後他要鑽到地下三百公尺深,這酒真心害人啊…

「哎、我也不知道你這麼喜歡哥啊,不過目前我還是不會回去的。」

葉修說著,邊伸手拍拍葉秋的頭,不疾不緩、兩下,「十五歲那年,對你,我也覺得很抱歉。」

葉秋一愣,原來葉修也覺得抱歉,可是他也說他還是不會回去。

 

可是他覺得抱歉,他心裡不只是只有關於榮耀。

  

「Peter Pan…」葉秋嘟囔著,

「嗯?」

「那是個不願長大的男孩,逃到一個讓孩子不會成長的夢奇地,彼得潘還會把同樣不願長大的小孩帶去夢奇地。」

葉秋說道:「這個興欣,就像是你的夢奇地一樣,而你,是他們的彼得潘。」

「...原來你覺得哥像這樣的誘拐幼童販?」葉修乾笑兩聲,「隨你,不過這樣又如何?這群全是冉冉升起的星,哥敢保證他們未來的榮耀肯定很很精彩。」

「你當了他們的彼得潘,給他們夢想和希望,那我呢?」

葉秋放高了音量,像是控訴著,「我是你弟弟欸!」

「是啊,我是你哥,這比什麼潘還好吧?」葉修不假思索的回答,伸出手拍了拍葉秋的肩,

「該不會你就是為了這個在低落?」

「誰低落了!!!」

「呵呵。」

指尖摸上葉秋的眼皮,葉秋聞到一種此時出現很詭異的花香,一想,那應該是某種護手霜的味道,

「都說咱兄弟倆多像多像,哥看,這哪像啊。」

葉修淡淡的說,心說自己這弟弟,可別走上和自己一樣的路,如果可以,葉秋的人生能多順遂就多順遂吧。

 

是啊,他們倆完全不一樣。

葉秋感覺這十多年空落落的某處消失,像是花落似的,那兒會重新再綻放。

 

 

「對啊,哪像了,混蛋哥哥,明明我帥多了好嗎。」

「真有臉說,沒聽過長幼有序嗎,你個二當家,排後面去!」

 

 

窗外,月光灑進了一絲絲金粉,落在兩個相似的影子上,影子漸漸拉長,至遙遠的夢中。

 

//////////////////////////

 

雙葉真棒啊(((自重#

 

還記得看全職高手,看到葉秋弟弟出現那一段,我整個WT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花枝亂站的笑####

然後看到了兩兄弟的相處,又是一陣WTFFFFFFFFFFFF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警衛###

 

不過我覺得這篇的葉修OOC了,葉秋也OOC了(跪)

我只是想寫甜一點,可是這兄弟之間的情從來不是甜,而是一種水的味道(?(你倒是說說水是什麼味道啊###

 

話說這篇,寫真長啊...OWQ好久沒寫這麼長的文了,希望沒有爛尾ORZ

好der

那先這樣唄,

 

以上、感謝、seeyou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靈 的頭像
紫靈

❀同人文出沒地 (´◕ ω ◕ˋ)

紫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