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for lovely , young Tom Riddle and our dear savior Harry Potter.

 

破英文歡迎揪蟲不歡迎惡意(欸

 

個人覺得不像戀愛的cp,不過因人而異

從考完學測後我就深深掉入HP這個大坑,大概就是那種我只是路過卻失足跌落的感覺。

 

偷偷說個其實最愛的cp是衛斯理雙子

 

以上,以下正文

 

////////////////////////////

 

「You are Harry Potter, are you?」

Harry 第一次聽到自己心靈深處的陌生聲音是在五年級過後的暑假。

 

「你是誰?」

「Tom。Tom Riddle. 」摻了一絲輕蔑,「儘管你的驚訝很逼真,Mr.Potter, 但我仍然假設你已經被告知過我的存在?」

「哦,那個啊。」

吃驚歸吃驚,但其實男孩現下並沒有太多耐性,「你就是那個被不小心留下的...部分?」

「...本質上正確的。」聲音沉默了一下,「另外,我很抱歉,也許你現在並沒有心情與我談話?」

「...也許我應該現在就殺了你!」Harry 憤憤的低聲怒吼,對方的從容平淡讓他整個夏天的負面情緒瞬間湧出,

「我管你是不是個碎片。」他撫上自己的傷疤,指甲用力的刻上抓痕,

「You are still a killer, aren't you?

 

 

 

Sirius 死了,死在一束悽厲的綠光之下。

而他甚至來不及聽完他最後想說的那一句話。

 

摩挲著自己的魔杖,一股從指尖上傳來的陌生感讓男孩楞了楞。

 

也許當初就不要組織什麼DA,就不要管什麼 YOU KNOW WHO 的事...

雖然這時候才想置身事外似乎很蠢。

 

Harry 坐著床沿,絞盡腦汁回顧這幾年發生的事情,

也許只要哪一步做對了,他就不會又一次的失去親人。

 

 

 

「...咳。」

「...」

「咳咳。」

「做什麼?」

「我覺得我們應該試著進行一次有建設性的談話。」

聲音認真的說道。

「Why?」

而 Harry 根本不領情,於他來說,要不是這個 Riddle 聲稱他只有十一歲,並且與本體的連結關係格外的弱小,幾乎是不曾感受過 Voldemort 的呼召,他根本不想、也不該再理會這個心靈裡的玩意兒。

 

「Why not?」倒是霸道,「Mr. Potter ,我們也算是一種生命共同體,不是嗎?」

「...走開,我不想跟你說話。」

「反正無論你想了些什麼,我都會知道,不如一起相互討論更有效率?」

這種明明是寄居身分卻居高臨下的態度讓 Harry 很焦躁,他才掌握著這個身體不是嗎?

 

「...那 Riddle,告訴我該如何殺死你?」Harry 冷冷的說道,即使看上去只是自言自語一般。

「Call me Tom, please.」溫潤的答道,接著便是語氣一轉,又是那種瞧不起一切的高傲,

「就算你是救世主,我仍然可以大膽估計,以你現在的狀況,怕是連皮皮鬼都敵不過的,更別說什麼把我處理掉這樣的事情。」

「...滾!」Harry憤怒大喊了一聲,舉起床頭櫃上的書本就往地上一個猛砸,

「你又知道什麼了?你只不過是個沒有人要的記憶!」

「...」

 

Harry比誰都清楚自己的狀況有多糟,陰沈到連威農家的人都不想靠近自己。

Ron、Hermione和鳳凰會的朋友們都寄來了許多貓頭鷹,而他讀完後卻是一封也沒回。

 

「你們殺死了我的教父!」

「儘管很明顯的那並不是我?」Tom聽上去有點委屈,事實上也是如此,這種對話他們已經進行了不下三遍,

「Mr. Potter必須得明白,我和本體幾乎不相連了,就算仍有牽扯...」頓了頓,刻意放大了些音量,

「相信我,他也不會想要我的。」

「為什麼?」

「難道你真的認為Voldemort一出生就是那副樣子嗎?

平穩的語調就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Harry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想像出那個他從未謀面的人,五官之間只有淡淡的陳述。

「至少不是,行嗎?Potter, 我是厭惡麻種沒錯,但也是僅此厭惡,這就有點像是你極度討厭那個Draco Malfoy一樣。」

「他為什麼不要你?」

「有時候,」頓了頓才繼續敘述道:「過去的軟弱也會成為未來的軟弱。」Tom說完後停了好一陣,久到連Harry都納了悶正想開口,他才接著說:「也許我們都沒辦法擺脫掉過去,就算如今的自己是如何的強大。」

「怎麼,你想念嗎?」冷冷笑了一聲。

「想念不是我擅長的事情,Mr. Potter。」淡淡的說著:「一年級,是他最軟弱的回憶,也許Voldemort根本不曉得他無意間將我遺漏在尚在強褓中的你的身上了。

Harry突然不曉得該回應些什麼,只好繼續用兇狠的語氣說道:「軟弱的回憶?你突然開口跟我說話,莫不是想要藉著我跟,母體,重新連接?」

「...說實話,我本來以為,你會很明白這種與至親之人分開的心情。」Tom放輕的聲音像是感到了無限委屈,Harry只覺心中某個地方一緊,疑似難過的情緒讓人不知所措。

「看來是我踰越了?也是,基本上我已經算是死過一次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Harry喊道,卻不再聽到對方的聲音,原先的著急都換成了急切的解釋。

他只有十一歲,其實自己何必這麼蠻橫?

「聽著。」他停了會兒,不知道該對這個,小朋友,說些什麼,

「你知道我對任何關於 Voldemort 的事情都很小心翼翼。大家都是這樣的。所以你突然跟我說話這事兒,還是在這個時間點上,讓人很難以信服這只是出自於你的一時興起。

 

Harry 突然想起了二年級時的那本纏上 Jinny 的筆記本。

難道這個Riddle的目的是控制自己,讓自己做出恐怖的事情?

 

「容我打斷,Mr. Potter。」Tom 突然出聲道:「很榮幸參觀了你久遠的回憶,雖然也只是另外一段記憶,但能一睹十七歲的自己也是蠻不錯的。」

「But, Who is Jinny ?」冷下來的語氣是疑惑和鄙視。

「當我沒說...哦不,當我沒想。」

「另外,我應該沒說過這是我的一時興起吧?」聲音突然又響了,「可以這麼說也可以不這麼說。哦,很抱歉,我當然會好好解釋的。」感受到對方的憤怒Tom又補充道。

「那就請好好解釋。」

「我一直都住在你的心裡,很謹慎小心,畢竟貴校校長並不是顆省油的燈。」Harry感覺到Tom在說出這話時,沒忍住的嘴邊的一抹笑。

「但這是第一次,第一次距離 Voldemort 這麼近距離,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基於前面的爭吵,Tom斟酌著用字,

「熟悉,對,熟悉。我就浮出來,沒想到被你發現了。」

「就這樣?」

「當然還有!」Tom無奈的說道:「要不是某人突然湧出一股哀傷至極、痛徹心扉的情緒,相信我,就算換成你,Poter,你也會想從裡頭冒出來透透氣的。」

 

真是太好了,連一個幽靈都稱不上的傢伙都覺得自己的內心世界很難以生存。

 

「...你有親人死去的經驗嗎?」

「恐怕我無法提供關於這方面的諫言。」Tom淡漠的語氣卻像是毫不在乎中的十分在乎,

「就算不是一片記憶,Voldemort 或者說是 Tom Riddle 都也是一個孤兒。

「...呃。」

「哦,別感到抱歉,Potter。」Tom輕鬆的說道:「相信我,能身為一個巫師,在這世界上的眾多孤兒中,也算是十分幸運的。」

「別再刺探我的內心!」被發現情緒的人忍不住抱怨。

「這很難,不過我願意試。」Tom又輕笑,「就好像你也在努力嘗試把我當成朋友一樣不是嗎?請讓我建議你可以先從稱呼我為 Tom 開始,Mr.Potter。」

「......走開,我想靜靜。」

 

 

 

在這之後,Harry回了所有的信件,一封一封的寫著,告訴他的朋友們他沒事,很抱歉自己的久久失聯。

他在信中並沒有提到了那個十一歲的Riddle,也不知道是出自於什麼心態,他總覺得他可以掌握這事。

船到橋頭自然直唄。至於會不會撞到碼頭就再說。

 

「Hey!」

「...yes?」

「你之前說要彼此討論對吧?也許我們應該交換情報。」Harry讓自己從內至外都很認真和誠懇,

「情報。你懂嗎?」

「懂。」Tom慵懶的回到:「你想知道關於 Voldemort 的情報,然後用在摧毀Voldemort的偉大任務上?

「...好吧,你說對了。」

「那請問你準備拿什麼事情跟我交換呢?」

傲慢的語氣又出現了,Harry已經習慣這種偶而為之的態度,看來這種貴族一般的氣質是這個小孩與生俱來。

「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Potter,你知道些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嗎?」

 

Harry微怔,自己怎麼會沒有想到,這個人知道所有他知道的事情。

 

「也許等我和衛斯理家的人碰面,」他有些假殷情的說到:「你知道Fred 和 Geoege吧,他們知道很多事情。」

「是八卦。Potter,我對陌生人的八卦並不感興趣。」

「你就直接說吧,你想要知道什麼?」

「我不想知道任何事情。」Tom平靜的說著:「但也許你能為我做一件事?哦,Harry,你突然間的堤防很讓人受傷。」

「...抱歉?」他道,卻還是不敢掉以輕心,他甚至已經準備好隨時使出大腦封閉術。

「唉。」不掩飾的嘆口氣,「我只是希望你能在最後一役時,透過魔杖連結時,把我還給 Voldemort。

「為什麼?」沒想到是這樣的要求,他轉念一想,「你是覺得我不會贏嗎?」

「不。」然後又補充,「我其實並不是很在乎誰會贏,我單純只是不想被自己殺死,也不想看著自己死去。」

「如果你能夠贏,Dear Harry Potter,請讓我也能夠死在救世主的魔杖底下。

語氣平穩的讓人心痛。

 

「...說實話,我本來以為,你會很明白這種與至親之人分開的心情。」

一般人十一歲時都在想什麼?一根掃帚?一根魔杖?又也許是該如何替自己學院加分?

 

但我想的是一個家、家人、和幾份真心對待自己的心。

而他想的是如何用自己最真實的樣子死去。

 

「可以,我答應你。」Harry點點頭,在昏暗的房間裡,因為他說太明亮的環境會讓他有點頭疼。

又想了想,Harry又說:「Tom。」

「嗯。」只是回了一個單音,「我們如果曾是同學,大概會是好朋友的吧?」

「我不知道,你是 Slytherin?我不會去那兒的。」

「一樣的。Harry。」從容溫和的聲音笑了笑,他彷彿能看見對方的疑惑,

「學院是天份的分類,而不是緣份的隔閡,isn't it?」

 

而我們從還是嬰兒時就註定不可分割,不是嗎?

 

 ///////////////////////////////////////////////////

 

最近都沒有想要寫文的靈感,也沒有動力,總之這篇弄了蠻久,希望各位喜歡~

 

不覺的Tom Riddle學生樣子真的很帥嗎!!!!(停##

Harry雖然有越長越歪的趨勢但是加上人格屬性就非常可愛(你在說什麼#)

我個人是覺得他們兩個算是遭遇很相像的(?

不過Tom更悲慘一點,不管因為什麼原因,讓他沒辦法在孤兒院裡頭發展像Harry一樣善良的本質。

 

有些老套但我仍然相信,不會有人生下來就希望自己當個與世界為敵的孤傲之人。

 

以上,感謝,see you~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