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時間想不起來那個詞叫啥來著...(歪頭)

就用『單篇』來應一下,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沒有cp(看成有的人我也沒辦法)

理論上是三個故事不過我把他們連在一起。

 

然後三個詞代表了三個故事,

犧牲:艾茵

讓步:雪莉

辜負:利恩(其實利恩的是我自己亂腦補的,不過感覺挺像)

 

 

* 無R18 (然後我還是很好奇為甚麼是R不是x之類的(不要來亂#

* 劇透有、劇透有一點、劇透有一點點(大概艾茵R1?(不太確定抱歉orz

* 如果有嚴重的bug不要在意喔(哭著奔走)

* 標題那樣的意思就是有一點點虐這樣。QWQ

* 有別人恢復記憶時家裡其他人也都可以看到的私設

 

以上。

進入正文!

///////////////////////////////

 

當碎片的光芒漸漸散去,剛剛在現場的各位都體驗了一次所謂的恢復記憶---雖然都是別人的記憶。

就像看了一場電影一樣,不過主角倒是沒覺得害臊什麼的,

說實話,人都死了,生前的記憶不需要太過計較,過去就過去,算了吧,你計較也不能改變什麼不是?

 

 

 

「犧牲?」

毛茸的耳朵倒向一邊垂下,細長的月眉無辜的彎了彎,一雙如水清澈的雙瞳眨眨,閃著平靜的溫柔。

 

 

「為什麼是犧牲?」艾茵再次問道,眼神從這個人飄到那個人再飄回來,

 

 

「呃...因為...」

弗雷特里西先開口,因為剛才是他先脫口而出說這樣挺犧牲的啊這句話,

「只有艾茵你一個人去找寶珠這樣不是很......嗯.....那啥......」

頓了一下,弗雷特里西一時想不到合適的措辭,皺眉看向雙胞胎哥哥,伯恩哈德淡淡的說,

「孤單。」

 

 

「孤單?」

艾茵嘴裡複述一次,心裡默念一次,仍是沒搞懂這兩個連隊教官想表達些什麼。

 

 

「其他人呢?為甚麼他們不跟你一起去?這樣艾茵你一個人很辛苦耶!」

小人偶提出另外一個思考模式,教官雙子頻頻點頭,表示這個形容比他們的都清楚太多了!不愧是大小姐!

 

 

「不辛苦啊!」艾茵說,甚至瞇起眼睛笑了,

「這是為了保護家園呢!怎麼會辛苦?其他人留下也是為了保護家園啊!而我只是去尋找寶珠而已。」

 

 

雖然感覺很有邏輯很有道理,可是怎麼搭載這裡就是特別奇怪呢!!

弗雷特里西率先皺起眉頭,這很明顯就是很奇怪很詭異很莫名的情況吧!

為什麼單獨派一個少女去做這麼危險的任務呢?要是放在連隊,上頭一定會派出約莫三到五個小隊然後……..

這完全是可以避免的犧牲,硬碰硬什麼的太魯莽了!太沒戰略腦袋了!

可是弗雷特里西怎麼可以對著艾茵說  妳很不懂戰略喔!  這種話呢....

 

 

「人力分配不均吧。」伯恩哈德很認真的說。

「嗯…或許有一點吧?」

艾茵表示同感,可是對她來說這完全不能代表什麼,

「不過要是改讓史普拉多去的話我也絕對不肯的,與其讓那些孩子們去,不如我一個人去就好。」

 

 

到底是道德上的差異性!

弗雷特里西在心裡吶喊。這是哪裡來這麼善良的姑娘!身為連隊軍人的他頓時覺得他的世界觀有點開拓了。

 

 

 

「一切都太遲了,這舉動根本毫無意義嘛。」

自從來了之後就甚少開口的娜汀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帶了個很不以為然的微笑。

 

「艾茵,妳是很善良沒錯,可是不覺得這樣有點嗎?」

「妳怎麼可以說這種話!」艾茵難得的提高音量說話,耳朵高高的豎起,「那也是娜汀的家不是嗎?」

「是啊。」

紅髮的女人轉過身,姣好的身材一個轉身扭動,就顯現出了無比嫵媚的線條。

 

「但是森林早就已經沒救了,強者不願保護森林,連我這哨兵已經沒有用處了,

憑艾茵妳那身手,難道真以為我們都期待著妳把寶珠帶回來嗎?」

 

早就連相信希望的天真都沒有了。

 

 

 

「喂喂!妳這女人說話一定要這麼過份嗎?」弗雷特里西大聲的說。

「哼?這不是連隊的符號嗎?原來是個連隊軍人吶?」

娜汀不屑的哼了一聲,一眨眼瞬間就拉撐起了手上的弓,十分準確的對著弗雷特里西的兩眼之間,

「雖然我喜歡強者,可是我最痛恨你們這種人了。」

 

 

 

框啷。

娜汀手中的箭還在弓上,而箭上銳利的尖端突然被一道閃光擦過,再一脆聲中斷裂,尖頭落地插在木製地板上,硬是搖晃了幾下。

 

「沒救了、沒有用處了、痛恨…這些話不都是懦弱的人才會說出口的嗎?我看妳看起來並不像懦弱的人,也許我看錯了?」

雪莉慢悠悠的從沙發上坐起,臉上帶著一點可惜的眼神,

手中是還未射出的匕首,剛剛射出的那只已經準確的插在娜汀背後的時鐘上,讓秒針硬生生的無法前進。

 

「妳懂什麼?」

「懂得比妳多一點點。」雪莉淺淺的笑了一笑,讓本想反駁的娜汀頓時停下已到口中的話,

「妳跟艾茵很像,都是真心愛護家園的好孩子。」雪莉又想了想,補充道,「就是少了艾茵那份溫柔。」

 

而艾茵卻少了妳那份理性,她太相信奇蹟與希望了。雪莉看著有些炸毛了的娜汀在心裡這樣想著。

 

免不了的讓人羨慕呢...雪莉看著艾茵和娜汀,相信與理性這種信念,自己何時也有過?

生前跟著沃肯看了不少的現實,

而身陷其中的雪莉能像艾茵去尋找寶珠或是娜汀擔任森林哨兵那樣做些什麼嗎?

 

完全不能。

 

就是想活著也得看博士或是主人的意願呢。雪莉淡淡一笑,不過換個角度想,自己也就只是遙遙滄海中的一粟,甚至是身為自動人偶呢,還能有什麼不能讓步的呢?

雪莉這樣想,到底沒說出來,這事還是自己體會比較深刻吧。

 

 

 

「所以結論到底是什麼…」

 

一直插不上嘴的小人偶這時些鬱悶的爬到了利恩的肩膀上,拽著兩根毛,突然很想喊出『衝啊遺產號』這種發言,不過想想這場合不太合適還是算了。

 

「沒有結論的嘛,大小姐。」利恩往上看,對著小人偶燦爛一笑,

「就是大家的觀點看法人生體驗都不同,所以多少會有些差異的啦!」

 

「這樣啊,那利恩你呢?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嗎?欸….」利恩認真的想了會兒,歪著頭淡淡地笑了,「果然還是沒有束縛、自由自在的逍遙最好了呢。」

 

「誰問你這個了……」

小人偶表示不滿,狠狠扯了一下兩根毛就跳下利恩的肩上,輕巧落地。

 

「嘿嘿。」

利恩繼續笑著,看了眼在外面陽台抽煙的阿奇波爾多,

「生命中難免都會犯糊塗來著,難免會把誰給辜負了,難免的、難免的,對吧?」

 

 

 

「娜汀。」艾茵對著紅髮貓女淺淺笑了笑,後者哼了一聲,

「我知道妳也很想守護家園,對不起,我沒能把寶珠帶回去。」

 

越愛的、越痛的,總讓人束手無策與刻骨銘心,所以顯得珍貴無比,不是嗎?

 

「……這不全是妳的錯。」娜汀重新背起弓箭,移開自己的視線,「不、應該說,謝謝妳。」

「不會。」艾茵勾起嘴角對著娜汀的背影淺淺一笑,

 

「真要說的話娜汀妳…是最最單純的…」

彷彿耳語低喃的小聲,沒讓誰聽見。

 

(我覺得沒有完結耶,你覺得呢?)

我很認真的在問耶怎麼有人說我在故弄玄虛啊我都心碎了(哭)

 ///////////////////////////

 不要理會那兩行啊呵呵呵呵呵呵

我有時候會有人格分裂(認真臉)(被歐)

 

抱歉這篇寫得好亂喔orz

也許真的會寫下篇也說不定,而且我還發現娜汀也許有傲嬌的特性www(你別###

 

好久沒寫ul文了(畫圈圈)是說下一次的本子有可能出ul本這樣,只是我還沒想好要出誰的?

 

 

咳咳離題了不好意思,

是說這一篇我本來想用艾茵的善良和連隊的現實做一個對比這樣,

結果寫著寫著,最後一行竟然好像讓艾茵黑化了(<-完全意外)

因為我自己覺得艾茵這樣花了她的 大好青春 在找寶珠上,接觸到了世界肯定大多了(更不要說被古魯撿到那回事了),再善良天真可愛單純的她,會繼續保持著嗎?

我不知道啦,因為我也沒看過艾茵的故事。

反之,娜汀的那些對話就有讓我覺得這人真好懂(不妳),他喜歡強者他是森林哨兵他對森林的滅亡感到傷心難過吧拉巴拉.........

 

下次給她開個個人篇好了哈哈哈哈哈(被射穿)

 

雪莉跟利恩的部份我就不多說了,什麼時候我的後記變得這麼正經了,嚇屎我 Owo

 

是說我最近開始上課了.....(默)

不過大家好像都已經開始努力了,真糟糕QQ

雖然我程度沒有太糟糕,英文國文自然都挺好的,

可是聽說數學會難上一百倍、一百倍啊我去!(以前老師說的),太坑爹了...

 

每次補習班打電話來我都超想用『你邀我上數學班是諷刺我的意思嗎哭哭喔』這句秒退他們。

不過想想他這些哥哥姊姊都是打工的學生,還是算了

沒辦法我太好心了(煙)(被圍毆)

哈哈哈哈哈哈

 

再寫下去我都快破紀錄了,

每個月總有某幾天話特多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感謝、掰掰!(也許我該改成下次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