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喔~還沒看過第一集的大大們請先上一頁

或者是這邊有超連結:unlight同人文) 阿貝爾X傑多 燦陽 (I) (登登登登~

那就準備開始吧!

話說颱風來了耶,外面雷打得好大,

我的窗戶都會框框框的響,會不會垮掉啊....<很認真的在想要不要換個房間寫文的人

 

//////////////////////////////

 

隔日,六點清晨,傑多輾轉醒來,對著空蕩蕩的房間遙望.................

他本來以為自己會很生氣,然後遷怒著把旅館的床單扯爛杯子摔破之類的,

可是傑多沒有,他意外的平靜,然後對自己的平靜的感到詫異,傑多覺得有可能快人格分裂了,

而混亂之際,始終沒有去做破壞房間這種像是被搞了一夜情後的瘋狂女人做的事情,

傑多只是多花了點時間在廁所整理了一下自己長久以來都不甚整潔的儀容,

然後在洗手臺的架子上發現一個不屬於旅館物品的東西......

 

一個閃亮的牌,連了一條鐵鍊,對金屬分類相當敏感的傑多(金屬可以賣錢)意外發現這牌子竟是銀製的,

相當珍貴的銀,當然就是身份高貴的人才會用到,難怪那個人連個錢包都不帶就可以住在這種旅館裡......

可是那張臉跟身份高貴這四個字搭配在一起怎麼就是很彆扭呢!傑多皺眉,他舉高鐵鍊,發現牌子上寫著一個符號,這大概就是他們所謂的字母了吧?傑多想,邊扯起牌子,掛在自己的頸子上。

沒有人等待自己的早晨,十分習慣,傑多神色自若、動作敏熟得在房間裡整理自己的東西,雖然少的可憐,

他甚至鋪了一下床,然後才不帶一絲留戀的的離開......

就好像他當初離開他的家一樣。

 

 

仍被父母疼愛的時的自己,是幾歲來著?

我還記得被那份溫暖,卻不甚記得父親的模樣了...

母親的毆打、責罵、嘲諷、嫌棄...如果父親還在的話,這一切會有所改變嗎?

那只空蕩蕩的水桶很是委屈的被扔在一旁,那只轉不動的門把,冰冷的讓被關在門外的我寒心......

我才七歲,卻比任何孩子都還接近著死亡,

生命是什麼...就是這樣受苦啊...這是我懂事後學到的第一件事。

 

 

「交出來!!!!」突然有聲音對著傑多大聲的吼著。

傑多本來是在街上無目的散步兼感懷自己的人生,

昨天吃很多了,肚子並不餓,也就不花精力去偷路人的錢包了,安安穩穩的在路上走,竟被一個沙啞不好聽的大吼給叫住,傑多很不爽。

是的,他很不爽,一個回頭就發出了「嘖」的聲音,本想不屑的用下巴示意那人閉嘴,結果...

人好多啊...傑多頓時不知道該對哪個人發怒,剛剛講話的是誰來著?要是鄙視錯人也是怪不好意思的嘛。

「有事?」

傑多試著先開口,因為他們十幾個人在那一聲『交出來!!!』頓時都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不過還是很有戰術性的將傑多先行包圍了,

傑多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時間雖然很多,人的確是閒得很,可是也不是這樣浪費的啊!

......把那個東西交出來!!」

其中一人喊道,年紀約莫二十出頭,顯然不是這個團隊的核心,因為他一出聲,很多人都斜眼瞄了下他,其中不乏有『你是神經病?』的鄙視臉。

「東西?這個?」傑多舉高胸前的項鍊,身上最值錢的東西,他們這些個大人花時間的跟蹤他,聚在在一起揪團圍剿一個少年,肯定不會是想偷什麼食物之類的東西。

「沒錯!」有人還傻呼呼回答道。

「快點!」還有的急性子開始催促,為達到威嚇效果,還揮了揮他手上的鐵棍,其他人很快的便開始效仿他。

「喔...這樣啊。」傑多挑眉,真的拿下的鍊子,掂了掂它的重量,很是輕視的上下拋了兩回。

他完全不認為他會輸給這些成年人,被包圍了又怎樣?對方武器強大又怎樣?

這些人完全不是對手啊...傑多心想,有點開始同情對手,不過也就那短短地幾秒而已,剛好用那幾秒眼神掃描了一圈,大約十八~十九個人?有危險武器佔三分之二,嗯,唉,這不是單純找死嗎?

 

傑多殺過很多人,剛開始真的很不習慣這種事,

刀一揮,一個生命就完結了,一個未來就畫下句點,

好脆弱。

這是傑多第一次誤殺了陌生人後的看法,他不怕噴血的鏡頭也不怕殘破的屍體,

反而是有這麼一段時間.......他很害怕自己。

不管是那個能力還是殺人後那股無所謂的心情,他沒期望自己是天使什麼的聖人,可是如今的這種自己呢?

是惡魔嗎?年紀甚小的傑多有了這個想法。

為甚麼呢...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傑多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而想活下去的心情始終大於罪惡感,

傑多過得最多的日子就是,餓了,就去偷,有人阻礙,殺之,殺不成反被殺,那就輪迴重新開始。

活著的確感到很苦。可是一想到如果一死,自己消失的瞬間,這可不是睡覺,還會做夢什麼的,沒有人的地方,甚至沒有自己的思考............

這樣想來,傑多知道自己更怕死。

 

「你們要跟我買嗎?」傑多這時笑嘻嘻的問,「賤價出售我也接受的?」

十幾個人頓時傻住,對啊,還可以用交易的嘛!既然對方有這個心思,幹麼還要見血呢!也沒必要這麼狼狽不是!

一門心思全往交易上的人,都開始猶豫起來,傑多見狀,便開始觀察可以逃脫的位置,說得是,如果可以不用見血,何必質疑砍人呢!

可是人還沒開始問價,傑多先聽到了一聲慘叫聲,然後是接連不斷的慘叫聲,鮮血不斷噴出,被圍在正中央的傑多時不時的被鮮血濺到。

十幾人一眨眼只剩四、五個蒙面的白衣人,為甚麼是白衣不是黑衣呢?因為此地的陽光十分刺眼,穿著白衣可以讓對方看得眼花。

傑多深知這點,他瞇起眼,發現那幾個白衣人手上拿了短刀和手槍,一個近距離一個遠距離,難怪剛剛那些人一下就繳命掛點了。

「不同夥的?」傑多問,這是廢話無誤,傑多只是想聽聽這些白衣刺客的聲音,判斷一下是何方神聖。

「把連隊令牌交出來,我們會讓你死的比較不痛苦。」其中一白衣人說,一手刀一手槍很是平淡的垂在身體兩側,如果有了這麼危險的武器,的確也不需要什麼威嚇的舉動。

「沒有不死的選項嗎?」

傑多苦笑起來,他剛剛是這麼的別有用心的想不見血的和平落幕來著,全被這幾個突然殺出來的小白毀了,

其實這句話有著別種含意,傑多今天沒心情啊,當真不想殺人。

「少囉唆。」其中一人赫然開槍,對準了傑多的腳踝,然而傑多一個閃躲,輕輕鬆鬆的閃開了。

這可不是輪迴能力,只是單純的求生反應罷了。

傑多冷笑幾聲,他對這種機械式的手槍等武器沒好感,利用科技殺人?這開掛不是?完全的抗議加鄙視啊!

「你們要這做什麼?」傑多問,雖然他猜到這些人可能不會回答,「可這東西不是我的,如果你們要,得去跟這牌子的主人要去才是。」

牌子的主人白衣人一聽到這兒,頓時露出了一絲畏怯了,傑多訝異,原來那個人這麼有魄力啊!我還當他是個只會花錢的富二代來著。

「不肯交出來是嗎?」手上拿著的似乎是最高檔的手槍的白衣人開口問,手中的槍已經扣下扳機,瞄準了傑多。

「嗯,不肯。」

傑多對這人的無理瞄準感到生氣,搶不到就殺人這樣對嗎?他伸手在空氣中一揮…………..

那個白衣人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們似乎眨了一下眼?或是剛好沒看清楚?

因為當他重新對焦時,手上的槍不見了,在傑多手上把玩著。

「哦?品質不錯,四萬五?可惜上面似乎刻上字了,這可是要打折的。」傑多把手槍翻過來轉過去端詳著,熟練的撬開彈夾,倒出一排的子彈,子彈咕咚咕咚的落地,

「這可不是玩具啊,打到是會死人的。」

「還有,以多欺少以大欺小你們不覺得很可恥嗎?」傑多冷哼一聲,「至少你們這些小白真的惹怒我了。」

「沒有人殺的了我。」

擁有輪迴能力的少年如此說道,再次伸手一揮,生命的結束伴隨著讓人畏懼的慘叫,

竟有那麼一點讓人同情。

 

////////////////////////////

 

嘿嘿抱歉抱歉更的晚了,其實這篇我本來想寫到阿貝爾出來英雄救美的說(乾

還有我的語氣怎麼越來越像對岸了(表示驚恐)全職高手看太多了嗎???

嗯...雖然我不討厭可是一直這樣下去也不個辦法,順其自然吧!!!說不定全職看完就沒事了!(不過還要看很久我可以萌十年(不要在這邊發廚好嗎#

 

傑多是個可憐的孩子QQ

 

下集預告:傑多R2卡面(艸

 

以上,先掰了!!

 

對了,各位大大們會覺得字太小嗎?OW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