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我到現在才喜歡上傑多啊(打滾)

我本來不萌正太的啊(現在也是啊),

順便說一下昨天我打某個小地圖(in the 牧神的絕峰),然後不小心點到讓傑多一個人去打...QWQ

雖然吞了兩三瓶藥,可是打贏了耶QWQ所以我要寫他的文QWQ就難得來寫個長一點的吧!QWQ

啊,廢話說多了呵呵/_>\

 

無R18

劇透有(大概R1(我很確定(因為我有(艸

其他的劇透我就不清楚了,隱隱約約聽過來著吧

啊對,BL慎入

(I)的意思就是還會有(II)的意思OWO(乾)

對了,傑多那身衣服是阿拉伯風還是埃及風?(一直以來的疑問

我怎覺得他跟小古有異曲同工之妙?

算了算了算了,先正文,不 然太陽都下山了(什麼鬼#

//////////////////////////////////////////////////

 

「好冷......請幫幫我......」

消瘦蒼白的男孩喃喃說著,突然抬起他那張無血色的臉,竟是笑了出來,

「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手一揮,小刀劃過對方的胸膛,毫不留情的,看著噴出的鮮血,男孩只是一笑,

「抱歉,這次要先犧牲你了呢?」表達了歉意,可是從混著的眼睛之中似乎無法明白這歉意是否真心,「我也只好祝福你......」

無視了那聲淒厲的尖叫聲,名叫傑多的男孩只是深深嘆了一口氣,同樣的,這似乎不是他此時真正的心情,

「在下一輪的時候,不要這麼容易相信陌生人,聰明點吧?」

傑多蹲下,一把小刀俐落滑過倒地的人的脖子,隨即斷氣,而男孩面無表情的伸手,闔上對方睜大著的眼睛。

「...冷嗎?」突然自言自語起來,傑多起身,看看自己身上的衣飾,他可是貧民窟之王,掌控命運的王,為甚麼反而如此的......

 

「可惡!怎麼會沒有!這人是怎樣啊,你他媽出們都不帶點錢的嗎?」

傑多慌張的翻找著一只舊皮箱,他在找錢,對,就只是錢而已,傑多以為像這種守備森嚴的旅店,房客都是帶著一袋袋的金幣晃來晃去的,可現在他好不容易、千辛萬苦的溜進來,竟然是一無所獲!!

碰碰碰---人的走路聲。

「...該死,來不及了...」傑多嘆口氣,又要輪迴了,真的好麻煩...

於是傑多放下皮箱,坐到床上,翹著腿,等著房主進來一刀砍死他。

 

「欸?我走錯房間了?」

阿貝爾單手推開門便看到床上坐著一個陌生的男孩,還一臉不耐煩的盯著自己,好像在生氣?難道是自己走錯了嗎?

「沒。我是小偷。」

傑多換了隻腿翹,一臉不耐煩的擺擺手,甚至掏出懷裡的小刀,扔給阿貝爾,後者靈巧的接了住,

「要殺要砍請隨意,快點就是了,我肚子好餓。」

語畢,傑多呈大字型倒在床上,閉上眼,又補充一句:「刺在心臟比較快一些,不要滑來滑去的,你清理會很麻煩的。」

「呃...蛤?」

阿貝爾手中還拿著一袋衣服,敢情自己剛剛是去送洗衣物來著,一進房間就看到陌生人,然後陌生人要自己砍了他,還很貼心的說了方法......

完全跟不上這小鬼的速度啊!!

「快點啊!不是說了我肚子很餓嗎!你聾了嗎?還是傻子啊!」

傑多倒在床上生氣的吼道,分明就只是因為剛剛都找不到錢而在阿貝爾身上出氣,

「呃...我叫阿貝爾,你是?」

阿貝爾試著找了個不痛不癢的問題先問問,順道仔細看了眼那個男孩,很瘦、太瘦了,難怪他說肚子餓 ......

「很重要嗎?你都要殺我了。」傑多沒好氣的從床上爬起,一把搶過自己的刀,「真沒用,我自己來算了。」

「欸欸欸欸欸!不可以!」阿貝爾首先是被傑多的搶刀伸手吃驚了一番,好快!

不過自己更快。

 

「...現在是怎樣?」

「呃...」阿貝爾傻笑著,剛剛刀子搶來搶去的,為了不要傷到對方,自己竟然失去了平衡,兩人一起倒在床上,

一上一下,好不尷尬。

「呃...先把刀收起來吧?很危險的?」由於剛剛為了撐住自己整個身體的阿貝爾,沒了手拿刀,於是那把刀就這樣又回到了傑多手裡,

「哈?」傑多不敢置信,從剛剛道現在已經過了將近十分鐘!十分鐘!下一個輪迴都可以快走完了,結果就被這個男人的猶豫耽誤了時間,傑多只覺得很煩、超級煩的。

咕嚕咕嚕.....好死不死,傑多的肚子就在這時叫了起來,他真得很餓,肚子餓的人總是特別容易被惹毛的。

「你餓了?要不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我也有點餓了,一直在這邊僵持也不是個辦法不是?」

阿貝爾笑笑,雙腳一個用力便坐起來了,順手拉了一把同樣倒在床上的傑多,結果卻是阿貝爾的力氣太大了,讓瘦小的傑多摔進了對方的懷裡。

「...滾開!」傑多推開了阿貝爾,有點不知所措。

「好好好,我們先去吃吃飯好不好?」阿貝爾倒是不在意男孩的粗魯,豪邁的往門口移動,「去吧?樓下的餐廳據說挺好吃的。」

「.........喔。」

這是什麼展開?傑多望著一頭陽光般的金髮的男人,正對著自己笑著燦爛,傑多只是拉低了頭巾。

 

「喔喔,所以說你本來是要拿到錢去吃個東西這樣?」

阿貝爾吃飽喝足後,下了個結論,拿著牙籤剔著牙,

「不過你挑這種高檔旅店,心眼可真大啊!」

「...嗯」傑多敷衍道,畢竟自己有無數機會嘛,當然想搶大一點的。

此時兩人坐在酒吧餐廳裡,傑多很久沒有吃到這麼豐盛的食物了,有點不知所措,同時也很興奮,可是礙於自己的胃早就縮小了很多,吃太多的下場便是全部吐出來,十分難受的,他可是有過經驗,所以傑多也只好矜持的只吃了剛好的份量。

「不錯嘛,我喜歡。」阿貝爾又說,傑多一愣,才意識到這男人再說剛剛那個什麼心眼很大, 點點頭不說話了。

「老闆!再來一杯!」用嗓門嚷嚷著,很快的,一杯比臉還大的啤酒杯又又又出現了。

「你還要喝?」傑多皺眉,他不喝酒,沒喝過,聽說會上癮來著,錢花在飲料上實在太浪費了。

「你吃飽了?」暢飲一大口,杯中酒頓時少了三分之一,「你說很餓,我還以為是可以吃下一條牛的說。」完全不像是開玩笑的口氣。

傑多搖搖頭,他覺得有點昏昏欲睡的,果然吃的有些太多了,平時這時候自己在幹甚麼?

不一定,也許偷到了錢在吃幾個小圓麵包,或著是正在被人殘忍的殺害。

不管哪一樣都好讓人無奈啊。吃飽後的傑多竟然這樣想著,似乎忘了這才是自己原本的生活。

「啊,都忘了問,你應該有名字的吧?」此時阿貝爾已經喝完了那一杯啤酒,正在打著飽嗝,隨意的問起,

「傑多。」傑多說。

「接下來你要去哪裡?我送你一程吧,看你似乎很累。」阿貝爾說著,一邊喚了服務生來結帳,拉了拉已經趴下來休息的傑多。

「嗯...沒有要去的地方......」傑多含糊的說著。

「你不回家嗎?」阿貝爾問。

「......家在很遠的地方......」傑多抬起頭,他很想睡,而想睡的人總是比較多愁善感的,因為他感覺自己的眼睛溼潤了起來,

「不...」搖搖頭,「沒有家的,我沒有家的。」說完,傑多又趴回去,接著就真的睡了起來。

 

傑多目前的一生,如果說成故事,可以說的很短、可以說的很長,

不管怎樣都能算是個悲劇。

家人的溫暖他早忘了,他有印象的只是母親的毆打、母親的責罵聲,

這就是母親嗎?小時候的傑多不知道,母親彷彿只是一個詞而已,

而長大後,傑多決定了一件事:他要活下去。

是的,活下去,上帝關了他的門,真的也開了他的窗,給予了他輪迴的能力,

於是他只剩下一條路,自己活下去。

 

嚇--!!

傑多驚醒,流了一身的冷汗,剛剛夢中的血景,依然在腦中散不去,他甩了甩頭。

「喲,醒啦?」

阿貝爾此時裸半身,晃悠晃悠的朝傑多走來,

「你睡挺久的,還很累的話再繼續睡啊!反正我可以睡沙發,沒什麼差別的。」又笑得很燦爛。

傑多盯著對方許久,而對方也真的就讓傑多不說沉默盯著。

「這是...」

「我房間。」

「現在...」

「晚上快十點了吧?」

「....喔。」傑多問完了,他下意識想拉低頭巾,一伸手卻發現頭巾不見了,拉了一手的頭髮,有點痛。

「挪,給你。」阿貝爾遞出頭巾「我想說戴著不舒服就幫你拿下來了,不好意思。」

「不會。」傑多應道,猶豫了一下又說:「謝謝。」

阿貝爾只是笑了一下,然後又回去沙發那邊,留了句:「繼續睡吧!」

傑多微微點了頭,又倒回去軟的過份的枕頭上。

 

今天...是從哪裡開始不對勁的?

在被窩裡縮成一團,傑多回想著今天的奇遇,忍不住勾起嘴角笑,

多久沒有躺在被窩裡了?

多久沒有接觸這股溫暖了?

傑多忘了,這倒不要緊,重要的是,他又再次的感受到了,

他放心的再次睡去,因為他知道醒來後不是一個人的。

 

隔日,六點清晨,傑多輾轉醒來,對著空蕩蕩的房間遙望.................

 

(下集待續)

 

////////////////////

 

嘿嘿我竟然要寫這麼多阿!!!!(自己都驚訝了

那就不多說啦!下集待續嘛!!

 

以上!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創作/ 同人/ 大學生活/ 六隻腳的魚該怎麼游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