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上次傘修那篇的寫手挑戰~

『那場雨持續了一整晚,徹夜未停。』

來寫一篇甜文

 

cp: 鹿犬

沒有寫到莉莉伊凡斯,

畢竟上次答應過要給鹿犬一篇甜文惹

 

以上,以下正文~~

//////////////////////////////////////////////////////////////////

 

夜色恬靜,藉著霍格華茲城堡發出的亮光,天空是深邃的藍與幾抹溫柔的灰雲點綴。

 

天狼星布萊克以化獸的型態,蜷縮在打人柳附近的草地上,安靜看著遠遠的景色,

黑絨絨的耳朵乖巧的耷拉著,一雙黑色的眼睛水靈的轉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看著竟是有些委屈的模樣。

 

 

雷木思曾經自嘲過,就是因為自己平常太過溫和,變身時才會如此兇狠,

所以天狼星平時老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化獸後理所應當是這般長相是既乖順又靈巧的狗狗。

「那我呢?」詹姆波特當時眼巴巴地問道。

「雄鹿看上去倒是有更精明了些?」

天狼星笑眯眯的道,一手拍了拍好友的腦袋。換得幾聲不服氣的大喊大吼。

 

 

霧濛的夜晚、水綠的草地、聽話溫和的大黑狗蜷縮。

 

這便是詹姆波特到這裡時看到的畫面。

厚重鏡片後面的眼睛眨了眨,看見好朋友變身成大黑狗完全不是什麼新鮮事,

但看見如此慵懶平和的大黑狗就是很不可思議的景象了。

畢竟他們每次變身來這裡玩時,都是撲來撲去的以動物的角度在打架玩鬧,

看不明白的人,可能還會以為是那隻大黑狗想要吃了這隻看上去平白有一股不近紅塵的脫俗感的雄鹿。

 

「Siri……」

他試著清喚一聲,卻被突然迎面吹來的夜風拍打著打人柳枝幹的聲音遮掩了過去。

隨即便看到因為毛被吹得亂了,而左右擺動擺動那條黑絨尾巴的天狼星。

這會兒倒真有點乖順又靈巧的狗狗的風範兒了。

 

詹姆波特不自覺得咽了口口水。

心中頓時可惜到,自己竟是沒帶上那一台,雷木思前幾週在霍格莫德買的簡易二手照相機。

前思後想了一回,大男孩晃了晃腦袋,也化獸成了一頭雄鹿,小心翼翼的踏著柔軟草地過去。

 

「汪!」

雄鹿在踏出了第二步就被大黑狗給發了現,

大黑狗轉頭、起身、裝凶猛、厲聲吠叫的動作一套打下來堪為行雲流水且毫無違和,速度幾乎堪比時下最迅速的掃帚。

化身為雄鹿的詹姆頓時也蔫了幾秒,他是從未看過天狼星這麼兇猛模樣的,

那一雙灰色的瞳孔,凌厲的彷彿吐真劑似的能讓你說出所有秘密。

詹姆盡力讓自己沒有移開視線,但在第一時間仍然不可避免的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舉高雙手,

但此時身為一頭鹿,看上去就是舉起了前腳,

頓時失去平衡的龐大身軀顫了顫,很快地又穩了下來。

 

大黑狗也愣了愣,似乎是沒想過來者居然是他。

雄鹿彎了彎頸部,作為點點頭,吧嗒吧嗒三步併成兩步的湊近黑狗的身邊,後腳踢了踢草地,也屈腿坐下。

 

 

「……」

天狼星有些無奈,啊不,是十分無奈。

 

距離跟自己最要好的夥伴告白,已經過去了剛好365天了。

那天也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晚上,也是打人柳前的玩耍,雄鹿和黑狗撲來滾去,鬧得不亦樂乎。

然後他看著微微發亮的城堡,腦子一熱加上剛運動完的腦內啡作祟,

就立刻變回人形向著一頭鹿告白。

 

對的,向著一頭鹿告白。

現在想想也還是很驚悚的。

天狼星想用當機立斷來形容自己當時的意氣風發,但事實是橫衝直撞更為貼且。

 

雄鹿聽完後表情沒有多大變化,因為牠也做不出來多大表情變化。

詹姆少年整整頓了很完整的三秒鐘才又變回人形,然後支支吾吾的說著些什麼,很感謝天狼星這方面的喜歡,但是自己並沒有想過這種事,雖然像這樣吊著人是很狡猾的,但仍然希望天狼星繼續做自己最要好的夥伴。

也不知道是誰的神經比較大條,總之當時年輕一歲的天狼星當時只有想著,口吃的尖頭叉子竟然是可愛的緊,便鬼使神差地點了頭,答應了下來,當然也不忘記趁機親了一口詹姆的臉頰作為自己的獎勵與被拒絕的報復。

 

從此以後他們之間的相處也沒有什麼改變,

偶爾他甚至還會小小聲的跟詹姆開一些暗示著自己性向與戀愛的玩笑。

 

嗯,真的要說的話,大概唯一有點不同的是,

基於一點點的感同身受和同情,天狼星是再也不找斯內卜麻煩的了。

 

所以這麼說來,今天是天狼星告白的一週年日。

 

他就想著回來這告白的地點,在同樣的時間裡,看著平靜、溫和的學校景色明媚憂傷一會兒。

但這傢伙竟是找到這裡來,這不擺明著這頭雄鹿是完完全全的,忘記這回事兒了嗎!

 

天狼星用狗的型態氣哼哼兩聲,

一旁雄鹿有點不明所以的轉過頭看,大黑狗就瞥過臉去。

「…汪!」

突然感覺到耳朵附近的異樣的觸感,天狼星一個機靈立刻扭過頭,

登時一個放大版的鹿頭立在眼前,前後距離不到…啊,不,沒有距離,

大黑狗的鼻子狠狠地撞在了鹿頭的鼻子上,雄鹿嗷了一聲,往後了一點,用水汪汪的眼珠子看著大黑狗。

 

天狼星冷冷的看著那雙可憐兮兮的眼睛。

很冷靜的思考著自己是否能夠繼續心平氣和的對這人施一個惡咒。

 

他變回人形,高貴冷豔的抬起下巴,五指順了下額前漆黑的捲髮,

嘴角隨意勾了勾,竟是有種妖異的笑。

「尖頭叉子,晚上好啊。」

詹姆聞言後也變回人形,他摸了摸被撞疼的鼻子,裂嘴笑笑,說道:「晚上好啊,大腳板。」隨即走進了些,有點擔心地問:「撞到的地方,痛不痛?」

「…還好。」

天狼星伸手阻擋了想來查看傷勢的手,自己摸了摸鼻子和嘴巴的中間,盡量平靜地說著:「你來這裡做什麼?」

「你來這裡做什麼?」

坐在一旁大男孩愣了愣,歪了頭,看上去倒有一點點傻,不回答反而是覆述了一遍問題。

「…我來看看打人柳。」

「打人柳?它怎麼樣了?」

詹姆回頭看了看那棵屹立在山丘上的樹,四周淒涼的沒有任何其他的植物,甚至連雜草都稀疏。

 

真要說的話,大概只有孤獨這個問題。

 

天狼星不再說話,靜靜的坐回方才的地兒上,繼續看著遠方的城堡,

沈鬱的側臉讓詹姆怔了怔,也挨著人坐下。

 

此時一陣夾帶黑湖味道的微風吹來,揚起男孩耳邊的黑髮,也撩過心上的一條弦,震盪。

「聽說...你最近很常往拉文克勞跑?」

彼此懷著不同的心事,沈默了一會兒,詹姆圖不及防的問道。

天狼星愣了愣,一時沒反應過來,就隨意點了點頭。

「拉文克勞的那位三年級學妹…長相不凡、學業出色…的確是蠻優秀的。」

詹姆說得謹慎,每說幾個字就時不時的觀察天狼星的表情。

「這是誰告訴你的?」天狼星只是笑著反問。

「雷木思…」詹姆突然有點埋怨似的,用掌心輕輕推了推一旁的人,

「我晚餐後回交誼廳就找不著你了,你在這裡,也是他告訴我的。」

「哦…」有些尷尬抓了抓額前的瀏海,又摸了摸鼻子,說道:「抱歉,James,我不知道你在找我,我只是…想一個人靜一會兒,沒注意到時間已經這麼晚了。」

「沒什麼啦。」

男孩擺弄了會兒掉下幾寸的眼鏡,卻一直擺弄不好,視線中有一半都是模糊的。

「所以,拉文克勞那位…你要跟他交往嗎?」

「你從剛剛就在說什麼?拉文克勞的哪位?」

天狼星見狀便親自替詹姆扶好鏡框,調整到一個最舒適的位置。

他對好友的疑似質問完全不明所以,隨即又無奈的笑了笑,用細長的指尖戳向好友的額頭,不偏不倚的兩下。

「叉子,又忘啦?我喜歡的人是誰?」

 

詹姆不回話,只感覺到肋骨底下咚咚的異樣震動,

越發的快,越發的快,一陣熱纏上了他的臉頰。

 

他沒有忘記自己來到這裡的目地。

雷木思該嘲笑他了。

因為他方才在寢室裡信誓旦旦說的是,自己將平靜地搞定一切。

 

「James,你大概是忘了,去年的今天我在這裡跟你說…」

看到對方一臉憨呆的在看著遠方風景,天狼星就沒把句子說完,只是咽了咽口水頓了下,

視線停留在遠處城堡與彎月逐漸開始交叉接觸的點兒上,

「一年過去了,我感謝你還願意待我如當初,雖然很微妙,但今日對我來說這也是一種紀念日嘛,就想一個人來這裡,一邊看看風景,一邊想想你。我也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錯誤。」

自嘲似的笑了幾聲,沒有笑意。

「哎,也許從明天開始,今天這個日期便不再如此重要了。」

 

噗通。

 

詹姆感覺心跳突然加重了兩聲,一種從未有的短暫陣痛讓他皺了皺眉頭,偷偷瞄了過去,

「Sirius…」猶豫,「你什麼時候這麼文藝了…」

「混蛋!」

笑著罵了聲,用看似很大力其實不然的力氣推了人一把。

「剛才不是問我在這裡幹嘛的嗎?」

天狼星說完,挑起一邊的眉,「那你來這邊又是做什麼?我們的尖頭叉子肯定不記得這件事情的。」

「幹嘛呀,這麼不看好我?」

「是啊是啊。」

 

被不看好的人卻是淺淺的笑了一下,淺的讓天狼星看得愣神,

詹姆又挪了娜位置,更靠近了些旁人,緊靠著的手臂傳來體溫,稍微的緩和一點夜晚沁涼的空氣,

原先擺在膝頭上的手也緩緩放下,鬆鬆垂在兩人中間,離天狼星原先撐著掌心的地方只差了幾公分。

 

「我記得…」不迴避視線,但聲音卻很模糊,「是你先說喜歡我的,怎麼現在也是你先帶頭氣餒了?」

「……呃。」

天狼星覺得耳朵邊有轟隆隆的鳴聲,把詹姆波特的嗓音震的清晰又模糊。

「你…你懂什麼?我也是經過嚴謹的思考和謹慎的考量才決定氣餒的…」

說到後面聲音已經越發的小,天狼星並不心虛,只是未知的東西總是讓人覺得畏懼。

 

「大腳板,我問你一個問題可好?」

「什麼?」

男孩只稍挪動了指尖,便碰到了天狼星的手背,一方冰涼一方溫熱,直到溫度逐漸變為一樣。

 

他轉過頭,視線中有他們今晚看到的深藍天空,與他們的未來。

 

「一年不是很長,但對於我們的校園生活,也是不算短的日子了。」

玻璃鏡片下染上了侷促不安和謹慎小心,最後它們都在嘴角邊化為一個彼此熟悉的微笑。

「我想知道,我有沒有錯過你?」

 

 

滴答滴答滴答─────

天空被灰雲像棉花似的籠罩起來,

雨滴落在頭髮、落在長袍、落在鏡片、落在他們臉上。

 

 

「大腳板,你在哭嗎?」

「別說笑了,叉子。」

這麼說著,卻還是下意識地抹了一把臉,輕聲道:「這是雨水,你臉上也有。」

「可是看起來在哭一樣。」

詹姆淡淡的說道,另一隻手已經撫上人的臉頰,柔聲說道:「來之前,我覺得若是真愛,一年並不算太久。但現在,我很抱歉居然讓你等了整整一年。」

又頓了頓,「詹姆波特想喜歡天狼星布萊克,請問是否准許?」

 

他總算是裂開嘴笑,笑的驕傲猖狂,一如平常那個天狼星布萊克。

「准了,怎麼會不准?」

 

才說完,天狼星一把扯過那凌亂的領子,吻上人的嘴角,

詹姆輕笑一聲,也伸手按住那頭濕透的黑髮,加深這個吻。

 

 

那場雨持續了一整晚,徹夜未停。

 

//////////////////////////////////////

 

謝謝大家(鞠躬

就是一篇甜滋滋的文((捧臉

算是完成我之前發下豪語說想給天狼星一個美滿的故事QWQQQQ

 

最近作者被發現了一顆超級大蛀牙,請各位客官好好保護好自己的牙齒呀((((完全無相干的話題

 

以上,感謝,掰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與日常心情雜記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