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難得來玩寫手挑戰

7CvRdm2HQ0XPoxRjlRCL  

決定用以下句子寫一篇虐文

『再也沒有什麼能讓我們分開』

 

不知道用同人文寫算不算犯規啊~(戳手指)

希望各位客倌看得開心!

 

以上,以下正文

//////////////////////////////////////////////

 

「我回來了。」

 

螢幕前單這一句話便讓榮耀界掀起一番從未有過的風波。

誰能想到這個退役的大神、這個在草根中翻滾許久的大神,

還能夠在榮耀汪洋中掀起如此劇烈的浪呢?

但所有人都在發現之後,才理解這件事情,只不過是一件完全不出意外的結果。

 

葉修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挑戰賽結束後的一小段休假,

讓這輩子都沉浸榮耀的他突然發現自己竟有了難得的無所事事。

懶得理會那些急吼吼地想拜訪的記者們,

也懶得在鬧哄哄的榮耀群組裡多說些什麼、多解釋些什麼。

 

葉修坐在電腦桌前晃了會兒神,最終還是決定拿取君莫笑刷了卡登入。

一登入便是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問候,狂熱的粉絲信還是居多的,也有來自田七他們的,也有來自義展的祝賀。

其次便是些來自想與興欣談及合作的訊息了。

 

葉修翻了翻那些邀約,苦笑著發現,

這些竟然與自己在嘉世時通通果斷拒絕掉的廠商差不多,決定還是先複製下來交給陳果。

畢竟自己現下用的名字,再沒有什麼藉口讓自己推辭這些。

像到這兒,葉修嘴邊揚出一個有些玩味的笑。

 

他們請不到哥的一葉之秋,

卻有幸請到了你的君莫笑啊。

 

接著一封封各大戰隊的訊息,倒是出乎了葉修預料,

雖然基本上就是一封很官方很客氣的祝賀訊息,但仍然讓葉修有些小感動。

這些訊息來自戰隊隊長的私訊,用的不是馬甲,都是鼎鼎大名的正號,想必是親手打的訊息。

「呵呵。」

雖然這些來自榮耀老朋友的心意,但這並不會造成興欣公會在破副本、搶boss上有什麼任何的什麼讓步或是從此只使用正大光明磊落的作法。

 

葉修笑了笑。

的確有些老朋友是很久不見的。

 

挑揀了幾封好回覆的回覆,剩下的葉修決定已讀過去不去理會。

職業圈他是熟悉,又陌生,這次回來了是不打算再被踢出來的。

 

君莫笑在一片荒地上佇立著,五顏六色的服裝突兀的和土黃色的乾燥沙地成了對比。

葉修滑鼠往下翻閱著好友欄,君莫笑的好友數並不是很少,但也肯定沒有一葉之秋的多,

而且越是翻到古老的部分,基本都是一些別人早就不用了的號。

葉修看著螢幕中君莫笑的身影,視線忍不住越發柔和起來。

 

抱歉,本沒有計畫讓你如此晚的發揚光大。

 

葉修沈默地看著這些資料,腦海中翻起一些回憶,

這些好友都不是他給加入的,都是蘇沐秋那傢伙為了副本、為了材料、為了合作、為了千機傘而加入的人。

不過那些曾經充滿的熱情,多半都消失了吧。

 

「葉修?怎麼還不去睡呢?」

蘇沐橙本想來訓練是尋找遺落的耳機,卻意外發現黑暗中葉修正對著發光的屏幕發呆。

「哦,沐橙啊。」

「在玩榮耀?」姑娘忍不住掩嘴失笑,「挑戰賽還不夠累到你嗎?」

「夠的夠的。」葉修擺擺手,「只是在看一些訊息而已。」

 

快滑到盡頭的鼠標突然停在一個名字上頭,

顯示灰色,並未上線,夾在一堆早已忘記是誰的帳號之中。

葉修頓了頓,鼠標愣是顫慄般的頓了頓,他瞄了眼蘇沐橙,但姑娘只是在旁邊翻找著東西,並沒有注意到這邊。

 

沒有注意到自己瞬間的波濤洶湧。

 

「沐橙,明天放假,要不去看一下妳老哥?」

葉修聽到自己這麼說,語氣飄虛,眼神釘在屏幕上彷彿很專注,彷彿這只是一句隨口的計畫似的。

但心緒早已飛到了那片墓園上,那片他曾經在同一日裡面來回的去過好幾回兒,

從為了安撫小沐橙,到為了安撫自己。

 

「當然好呀。你放心。」

姑娘溫柔的聲音像是明白了一切似的,滑過傷口的地方輕盈得像微風。

儘管那只是蘇沐橙努力讓自己像極了那位,唯一可以真正安慰到葉修的人。

「嗯。」

單回了一個短音。

葉修讓手中的鼠標點開了那一格寫上了秋沐蘇的小框。

 

(對方未上線)

君莫笑:我回來了。

(您的好友秋沐蘇將在上線時收到訊息)

 

當初使用君莫笑的困難,除了散人的千變萬化,就是每當葉修開啟帳號,

總是想起那個男孩子,用生命千方百計的換著君莫笑的成長。

 

葉修待著待著才發現蘇沐橙已經離開,看著時鐘這會兒已經早上三點了。

他只記得他讓君莫笑在人煙稀少的地點攢了好些個常見的耗材,又研究了一會兒千機傘的製作圖。

 

所以當葉修在墓園中打了一個大哈欠,被蘇沐橙嗔笑說肯定是因為昨晚多熬了個夜的關係,

他愣了愣便嘆口氣,也不是小孩子了,為什麼這種玩著玩著就玩到忘了時間事情還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呢?

 

「哥哥,興欣贏了挑戰賽哦!」

「是不是特別厲害?君莫笑最後一秒仍讓大家大開眼界呢!」

「現在大家都對散人這個職業特別感興趣,但肯定沒有人可以跟你和葉修和比擬的!」

「啊可是嘉世

蘇沐橙停了下來,沒有再說,她看向葉修,而葉修只是叼著煙吸了一口,又呼出一縷白煙,

白煙冉冉上升,模糊了本應很炙熱的視線。

「放心,嘉世不會倒的。」他說,輕拍了下蘇沐橙的腦袋,

「但是很可惜,下個賽季是沒機會再奪冠了,因為冠軍是興欣的。」

姑娘笑了笑,「都忘了,我去買點花,方才前面有一花攤子看著還不錯,等會兒呀,別偷跑呀。」

「去吧去吧。你覺得哥跑得動嗎。」

說著葉修便是裝模作樣的捶了捶腰。

 

「呵呵,看來不需要哥告訴你,沐橙現在有多受歡迎了?」

看著歡快的長髮飄逸的背影,葉修視線望著姑娘直至望不見,話卻是對著石碑下的人說話。

「我也不差的,雖然低調了十年,但哥受歡迎的程度還是很有可比性的。」

葉修又吸了口煙,索性盤腿坐在草地上,與照片的眼睛視線平行。

 

他知道他再也找不到與這雙眼睛相同的感情。

 

「沒準以後哥想找個什麼伴兒,都能從裡頭挑一個好的就行了。」

「呵呵。」

「哎呀,誰讓你不在呢。」

 

掌心托著腮,葉修從襯衫口袋中拿出君莫笑的帳號卡。

未刻意保護,但卻從未有過任何刮痕。

指腹輕撫上邊角滑著,加壓使指尖末梢微微泛白,留下劃痕,不致疼痛。

 

這是蘇沐秋用自己的時間與熱情澆灌出的榮耀。

 

「真不錯,不是嗎。」

葉修將帳號卡印在唇上時,勾起的嘴邊不自覺的流出這句話。

「再也沒什麼能將我們分開了。」

 

////////////////////////////////////////////////////////

 

 我剛才說用同人寫算不算犯規...

我想了一下覺得用傘修寫才叫犯規吧!!!!!(大哭)

傘修不管什麼快樂劇情都是他媽虐啊!!!!!!!(繼續哭)

而且題目中的五句全都適合拿來寫傘修虐文QQQQQQQ

我是犯規犯到天涯海角了吧!!!!(很激動的土下座)

 

好久不寫傘修,

有點不是很順暢><(但是虐得很自然(靠夭

希望你們喜歡OAQQQQ 這種虐的OAQQQQ雖然我個人不是很擅長看虐的OAQQQ(很俗辣#)

 

 

以上,感謝,byeby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魚 的頭像
六魚

❀同人文與日常心情雜記出沒地 (´◕ ω ◕ˋ)

六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