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過去了XD

葉修仍然是我的男神 (合十)

許久沒寫文,手感不太好,但這是一篇由愛而生的創作  (你在噁什麼##) ,請大家見諒~

 

1, 時間軸在國家隊,蘇黎世,不用英文,但一開始的對外環境應該是英文沒錯

2, cp部分:

葉橙 (但主為親情

林方 (稍稍提道

喻->葉

王柔

周->葉

張->葉

傘修

楚->葉

 

 

 

以上,以下進入正文!

///////////////////////////////////////////////////////////////////////

 

 

「一束這個,謝謝。」

「好咧!姑娘買這花可是要有特意要送誰的嗎?」

小販做生意不忘搭訕,儘管眼前的華人姑娘帶著圓帽和一副墨鏡,卻仍看得出是一個大美人,

「姑娘妳這紫丁香兒花選得好,長的好、意象也好。」

「嘿嘿,是的吧。」

蘇沐橙甜甜一笑,看了看已經用紙包好的花束,「是送給一個朋友哒,麻煩替我扎上一條紅緞帶吧。」

 

 

「真是怪了。」

黃少天一大早的就繞著蘇沐成的電腦桌邊轉,等人一到,他又一臉吃驚的繞著人家姑娘轉,

「真是怪了真是怪了,蘇沐橙妳又帶著花兒了?」

 

「你管我呢?」

姑娘不理會人,逕自放下包,把剛買的花束仔細擱著,拉開椅子,卻發現電腦主機邊放著一只塑膠飲料瓶,裡頭插著一小珠粉紅色的風信子。微微垂下的模樣兒,感覺很謙遜似的。

 

「吃驚吧,訝異吧,跟你說吧,我剛剛來的時候就發現啦,很奇怪的,明明我是第一個來哒,這花卻已經放在這兒了。」黃少天起鬨道。

「傻子,就你有鑰匙?」

楚雲秀哼一聲,她人老早就發現花了,但她可是一直等到了蘇沐橙來了才開口問,「沐沐,這花九成九是…?」

「是呀,應該就是他放的了。」她淡淡一笑。

「那妳這花又是怎麼著?」

雲秀女王不懂了,這小情侶在玩互送花的遊戲嗎,「今兒花市大特價是嗎?而且這葉修也真奇怪,送這什麼風信子,送姑娘不送玫瑰這是要幹什麼?」

 

「什麼!老葉送的!」方銳對於這種八卦最喜歡了。

「蘇妹子你們這是不是講好收到了花,就要回送了花呀?」方銳雙手掩面,發出哀嚎聲,「我的老天吶,你們這對狗男女,現在連帶隊友都要閃瞎了嗎!聯盟都可以省下燈泡錢了,說好的隊友愛呢!」

 

「你怎麼就自動無視了前幾天林敬言前輩親自送來的點心盒。」唐昊默默的在一旁說道。「還冰在休息室的,路過的都回回當了電燈泡。」

「霸氣總裁都忍不下去了。」肖時欽有一點看戲兒的心,「方銳你得注意點。」

「臥槽!」方大大不能忍,「糖糕你得叫我前輩的!小事情你閉嘴!」

「…」

「…」肖時欽閉嘴後才想到,明明論資歷自己才是前輩。

 

「不要理他們。」楚雲秀翻著白眼自己拉著蘇沐橙說話,「所以到底怎麼?你們終於終成眷屬?」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啦。」蘇沐橙哭笑不得簡直。

「我真和葉修沒什麼。只是因為今天很不一樣呀,你們都沒連想一塊兒嗎?」

 

「今天不一樣?有什麼特別的?」黃少天一臉不解,下意識就轉頭去問他家隊長,只見喻文州只是笑笑。

「你們都不知道?」蘇沐橙有點訝異,「今天是葉修生日呀。」

 

全室一片譁然,下意識間大家都立刻轉頭去看那個位子,主角卻不在。

 

「主席。」周澤楷替大家解了疑惑,

但解釋的是張新傑,「葉修被主席叫去了。」

「臥槽,蘇沐橙你不說我都快忘了那傢伙也是人、也是有生日的。」黃少天很顯吃驚,他拉了下喻文州,「隊長你早知道了?」

「以前看過檔案。」

回答得很簡短。除了黃少天沒想到,全員都不願去猜測那個檔案是什麼。

 

「真難為葉修換了張君莫笑還能低調這麼久。」

方銳感嘆,就這些個小資訊,路上隨便找個榮耀粉可能都知道,但本人在眼前晃悠,這些選手卻不知道自家領隊的生日。

「沒人想過要去查吧。」張新杰淡然的說,雖然他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隊長曾經提起的。

「造孽啊…」方銳再次感慨。

 

「既然如此,大家要不替葉修慶祝一下吧?」喜歡熱鬧的楚雲秀先提議。

「時間點不太好呢。」喻文州搖搖頭。

「不能。」王杰希搖搖頭。

「…」周澤楷搖搖頭。

「兩天後的比賽實在不適合讓咱們現在玩。」張新杰推著眼睛評斷,「相信葉領隊也不會讓我們這樣玩的。」

「欸欸欸欸是說葉修他還不知道我們知道了他瞞了很久不讓我們知道的他的生日吧?」黃少天興奮得順溜念著,「那要不我們輪流去跟葉修說一下什麼呵呵呵我知道你的生日了哦,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欸靠蘇沐橙你那什麼眼神!」

 

「幼稚。」發話的卻是孫翔,黃少天簡直氣的炸毛。

「翔翔說的對。」方銳評點,心裡道這幾個月堅持訂購的核桃飲料居然真起了效。

「不過黃少天的點子,大方向倒也不太差,就是細節嫩了點。」

當事人當即豎了兩根中指回去,方銳很淡定,從口袋裡拿出一小本很破爛很破爛的筆記本,只見張新杰在一旁皺著眉頭不說話,發疑問的是肖時欽。

「那是?」

「嗯…」方銳猶豫著措詞,「我猜這是玩國王遊戲的題片。」

 

喻文州手裡的操作頓了頓、而王杰希挑了挑眉、周澤楷點了點頭、

孫翔在一邊跟黃少天還在鬥嘴,蘇沐橙和楚雲秀都哦了一長聲。

 

「這裡頭有很多台詞,咱一人抽一張,自己找個時間去跟葉修說說,期限是今天哈,說完記得把過程回報給其他人,不得有作假!」

 

 

「臥槽,這一群是什麼人,這有比較不幼稚嗎!」

 

 

紙條一:謝謝你。

黃少天苦著一張臉,拿著照著筆記本上抄下來的小紙片做鬼臉,

「我說,這字兒就不能多一點嗎?這麼無趣?」

「抽到的你抱怨啥。」蘇沐橙聳聳肩,拉過黃少天的手瞧了一眼,挑挑眉,

「嘿,這不挺好嗎?感謝一下領隊的辛勞不是。」

「……」就是因為不甘心直接慶祝才玩這遊戲的啊。黃少天鬱悶,不過也還是把紙片塞進口袋裡走出訓練室,

「我可是第一個去哒,有沒有特別獎勵?」

楚雲秀點著滑鼠看都不看一眼紙扔了句:「你就喻隊香吻一個,好了,快滾吧。」

喻文州:「…」

 

「老葉!」

「嗯?」

葉修一人在討論室裡翻看著厚厚一疊資料,嘴裡叼著未燃上的菸,「少天?現在不是訓練時間嗎?其他人呢?」

「呃…訓練室裡…」黃少天困窘的頓了頓,手插著褲袋裡頭被攪爛的紙片。

「那你這是幹嘛?」

葉修納悶著,放下手中資料重新調整了下姿勢,覺得待會八成就是要聽個十來分鐘,「有問題?」

「我就想說…」清了清喉嚨,黃少天很隆重又謹慎的緩慢吐出兩個字,

「謝謝你。」

 

葉修愣了愣,方才想吐槽的話都被梗在喉間,他也只清了清喉嚨,挑著眉說了句:「你有什麼問題嗎。」

「靠靠靠靠靠!!!」黃少天不能忍,他難得這麼對葉修這麼感性一回兒,這人就不能配合點嗎!

「呵呵,行啊。」

葉修見髒字已出,也鬆了份緊張,勾了勾嘴角也有模有樣的學起一臉隆重,

「少天,就兩個字想說嗎?最近是不是壓力太大了,讓哥這個領隊幫你排解排解?」

「哼!」

黃少天今日二次豎起他的兩根中指,轉身就走,但腳步一停在門口,人還是轉過頭來,一臉很不滿意的念道:「老葉你這沒心肝的人,本劍聖難得謝你一回就乖乖認了還用這般大費周章?」

「是啊。就是因為不習慣。」

葉修笑了幾聲,手裡的資料又回到的視線中,他擺擺手,

「哥就接了這份感謝哈,快回去練習唄,少說點話。」

三次豎起中指。

黃少天覺得好心累,他的中指覺得好痠痛。

 

 

紙條二:放心,我,一直都在的。

「能不能先解釋為什麼這回兒抽的兩支籤?」

喻文州和顏悅色的對著主掌籤筒的方銳說道,只見人一臉調笑。

「也沒啥特意的,就是紙條不夠,這回兒就抽了兩支,而又剛好是你和王大眼。」

方銳說的一臉輕鬆,給出紙條,「很有情調的台詞哦,不要太感謝我。」

「這籤筒有詐吧。」黃少天拿過桶子晃了晃,「欺負我家隊長,有你們好看的。」

「怎麼喻隊跟我一組就是欺負了。」王杰希說的有點不甘心,兩隻眼兒擠的變形。

「哈哈,你們就快去吧,期待結果呢。」

楚雲秀剛才對黃少天的際遇笑的肚子都疼,拉著蘇沐橙兩姑娘就是一陣笑聲。

「是啊,王隊喻隊,花兒要趁紅著的呀。」蘇沐橙在一旁幫襯著,笑裡的甜像是要滲出蜜似的。

 

「妳怎麼就不怕葉神被他們倆心髒拐了去?」

肖時欽在兩位主角出發了之後,對著蘇沐橙打趣道:「妳也見過的,喻隊那張嘴調戲誰都是一如反掌如同呼吸一樣。」更何況現下對象是葉修呢。

「王隊我不怕,還有我們柔柔呢。」蘇沐橙淡淡一笑,「肖隊你高估我了,喻文州我可保證不了,況且喜歡哪有什麼保證。」

「蘇隊這是默許的意思囉?」

 

肖時欽想八卦的心停不住,號稱想追葉修的誰都得過了這位姑娘的檻兒,

可謂古來征戰幾人回,這位美麗動人的首席槍砲師,轟走了多少小花小草。

 

「我只是沉默,哪來的許了?」

蘇沐橙立刻否認,猶疑的表情停了半晌,視線盯著螢幕說道:「一直都在的…。小事情,我想我只是很相信舊情罷了。」

 

「葉修。」

居然同時開口。王杰希和喻文州彼此瞄了一眼,想了同樣一事兒。

「…

我們這位葉領隊眨了眨眼,對這倆隊長肩並肩、還同時開口的畫面各種很不適應,

清了清喉嚨,他只道:「哥先說好,你倆要是說你們什麼要結婚了,哥可不許,咱還有比賽呢。」

王杰希猙獰了眼,他現在只想回去。

「不是,我和王隊只是有話要說。」喻文州略為淡定,他笑了笑,還衝著王杰希笑了笑,「對吧王隊?」

「…是…」王杰希突然很懷念他微草的一群小孩兒。

「哦?你倆在一塊兒?」

葉修挑挑眉,把在一塊兒這四字說的很曖昧,「那還能有什麼好事?」

「…葉修,我們真的只是有話要說。」王杰希抽了抽眉毛。

「想借錢?那可不行。」葉修立刻搖搖手,

「哥只是身價高,錢包倒是很空。…文州你幹嘛?」

葉修往旁邊挪了挪,對這個突然湊近的人兒有點詫異,「這麼大的桌,你往哥這湊是幹什麼。」

 

王杰希突然覺得有點好玩了。

他就那麼站在原位,也裝模作樣的清了清嗓子,「葉領隊,我們只是想說…」

 

「我們一直都在的。」

聲音傳的不遠不近,剛好震出最觸人心弦的那個波動。

喻文州瞇著眼睛想說的其實並不是這句,但他只是笑著,視線裡全是示好。

 

「…喔。」

葉修不多說,只是起身,隨意整了整別桌上的資料,背對著兩位嘆口氣,只側過一點點臉,透出一點點的無奈,

「知道不,哥被你們這話說的心底發毛。」

 

一會兒,王杰希給唐柔發了QQ。

王不留行:「興欣隊長真不是蓋的,喻隊都拿不下他。」

唐柔看了訊息,有些莫名,不過也大致猜到了跟葉修的生日有關係,便回道。

寒煙柔:「是挺厲害的,不過喻文州都失敗好多年了,也不差這一次兩次的吧?」

王不留行:「…葉神果真大神。」

寒煙柔:「怎麼?難道魔術師想換跑道?」

 

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看到喻文州回來後笑的仍然雲淡風輕,而王杰希花了整個午休在講電話。

 

 

紙條訊息 (上) end

///////////////////////////////////////////////////////

先劇透,總共有八張紙條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靈 的頭像
紫靈

❀同人文出沒地 (´◕ ω ◕ˋ)

紫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