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這已經是深夜更新了...不嘉獎一下我嗎?(可憐望

 

最適合晚上看的藺蘇 (你夠#)

時間選在為聶鋒大哥看病的那邊,有一點點跟原著不同哦~請見諒> <! 

 

剛在噗浪的偷偷說上遇到有趣的人XDDD

不廢話,以下正文

///////////////////

 

啪!

 

 

「黎綱。」

剛從外地回來辦完事的甄平一見黎綱從房內緩步走出,立刻上前問道:「見了宗主了嗎?」

「呃,見著了。」

「情況如何?」

「呃,不大好…」

「什麼!」甄平一喊道就被黎綱摀了嘴,他才意識到自己應該安靜些,

「宗主病得這麼重?我是聽說那琅琊大夫來金陵了,還以為是有什麼法子可以救宗主了,結果居然是病了?」

「…呃,也不是病了…」

黎綱抹了抹額頭上綿延不絕的汗水,「真的,宗主是老樣子,就是…在氣頭上呢,甄平你一會兒再進去吧…」

 

黎綱語重心長的想說服甄平,心說只唸叨著這差事是越發不好辦了,他該怎麼跟甄平解釋,

他方才走進去想端點心進去招待招待人,就看到那藺少閣一臉深情的越過書案去…

 

撞宗主的臉。

 

他寧願這麼去想的。

然後少閣一張帥臉就被宗主扔了一盆的木牌子,上頭的刻字很惹眼,也很逗比。

黎綱差點就笑出聲,還好他很機智,轉個身快步離開現場。

 

「晏大夫,能給收收驚嗎?」

「你?收驚?」老人嗤之以鼻,「發什麼神經,沒病的少添亂!一個還不夠嗎!」

 

 

 

「長蘇,吃橘子嗎?」

兩人中間隔著道不足一尺的書案,藺晨卻覺得如同一里長。

「不吃。」

一整籃玲瓏可愛的橙子是藺晨從琅琊山上帶來的,算好了日期,現在剛好是入口的熟度。

「特甜噠。」

討好的把整籃甜橙遞過去,人還是搖搖手,撇過頭去。

「不吃。」

「為啥嘛…」

藺晨眨眨眼,沒法用橘子搭起橋樑不在他的預料之中。

 

包括那個吻也是。

可他就是沒忍住也不願忍住。

藺晨真的太久、太久沒見著這人了。

原先藺晨並不想來的,他對於醫治這個陌生人沒有太大興趣,而且害得跑那麼遠,

可是一想到長蘇可能的身體狀況,他還是來了。

 

大概是人到了某個階段吶,就再也耐不住寂寞的。

 

這不見還好,一見這心裡最掛念的人,竟虛弱成這般樣子…

他想抱他、想吻他,想立刻接他回山,可藺晨還不能做到最後一項,就被一盆子的木頭砸了滿臉。

後來藺晨一把脈發現,其實也還好,只是面容憔悴了些。

 

「不想吃。」閉目養神。

「幫你剝?」

「…滾!」

梅長蘇終於忍不住,怒得睜眼,他找藺晨來主要就是為了聶峰大哥,結果這人一心一意只想著…

他甚至都還能記得黎綱進來時的那個表情,這藺晨還有沒有一點羞恥心的?

 

藺晨只摸摸鼻子,心說真是許久不聽長蘇喊自己滾了,還記得上一次是自己好心想替剛治療完沒多久的梅長蘇換衣服。

就像昨天似的,突然覺得有些懷念,藺晨便淡淡一笑,

「長蘇真讓我滾?」

 

「……」

他對這個太突然的熟悉有些錯愕,梅長蘇總是搞不太懂這人的思考模式,

就好像梅長蘇從來不明白為何這人這麼的喜歡自己一樣。

「是,滾!」

這次他說的很堅決,不過卻是自己起身收拾著那些木牌子,經過身旁時,藺晨只是笑笑的拾起一塊遞給他。

 

梅長蘇接過木牌子,垂眼一瞧,上頭寫的是 「琅琊山」。

 

他不想承認,可是他真的為此心軟了些。

這個人,這麼的喜歡、愛護自己,可是自己選擇的最後,卻是燒去一切不留任何灰燼。

因為他活不了這麼長,他也沒法子。

沒法子陪你回家。

 

「長蘇呀~不喜歡我了嗎?」

藺晨拉著長音,悠閒的在房間裡漫步,一下走到那兒、一下晃到那兒,對著那扇暗門嘖了一聲,分明的指結朝上頭輕敲兩下。

「長蘇,咱們離開時,第一件事情就是堵了這兒。」

 

「……」梅長蘇搖搖頭,看似對這種兒戲話的無奈,其實他是真的心軟了,

自霓凰來,他已經很久不曾感到這麼徹底的,對一個人的歉意。

而自己這次卻無法彌補。

 

「長蘇。」藺晨看出對方的動搖,放揉了眼神朝梅長蘇喚了聲。
「…唉。」梅長蘇招著手,從案下抽出一只毛軟墊,示意人來坐旁邊。

 

少閣主嘿嘿笑了,登登登的就是奔來,手裡順道扯來剛剛那竹籃,問道:「吃橘子嗎?」

「嗯。」伸手要接。

「誒等等。」

藺晨抬手阻止,自行捏好一顆橙子,指甲輕壓,「我剝我剝。來,張嘴……」

藺晨樂得很,但在接受到一股殺意般的眼神,他也就默默的把剝好皮的橙子放人手上。

 

「哎…」梅長蘇無奈,他怎麼治不了這人,又或著是,治不了自己,

「挪。」寬袖抬手,直接把一辦果肉塞入藺晨嘴裡。

「甜嗎?」

「不甜哪敢給我們梅宗主吃?」

藺晨嘴裡盡是甜得讓人喉嚨發疼的橙瓣,卻是笑的不懷好意,盤腿在軟墊上的單手撐著地面,頃身再次湊近人眼前,

這次他只說了兩個字,「嘗嘗?」

 

 ///////////////////////

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晚上的你幹啥

想看後續嗎?

好的!接下來吧!! (那你是在。(。

//////////////////////

 

「咦咦怎麼走了?」

「…」梅長蘇背對著人,只是淡淡的答道:「江左盟事情多,草民又不像您,清閒少閣主。」

「咦咦?」

藺晨哭喪著臉,他就不明白為何今日這長蘇這麼容易被惹怒了,一定又是那個沒腦子的蕭景琰。

 

人就剛一走,飛流就蹬著屋頂來了。

「奇怪!」男孩落地後卻一直回頭瞧,那是方才梅長蘇離開的路。

「是小飛流啊…」藺晨擺擺手,「什麼奇怪?」

「蘇哥哥!」飛流沒有看說話的人是誰,只是不斷的回頭看,他就搞不清楚蘇哥哥的那個表情的意思。

「蘇哥哥奇怪?」

「嗯!」

飛流用力點點頭,轉頭定睛看了看是誰在同自己說話,看清了人,立刻,「哼!」

「嘖嘖,你這小孩兒。」藺晨恨鐵不成鋼,身手蹂躪飛流的馬尾,「說,你蘇哥哥是怎麼個奇怪法?」

敵不過對方的壓制,飛流現下也沒興趣跟這人反抗,就認真想了會兒。

 

「嗯…」他想不出任何詞,男孩只好戳著臉表示。

「紅色!」

 

 ////////////////////////////////

 

我好睏_(:3」_)_ 我想看胡歌_(:3」_)_   (病的不輕

 

先這樣,有什麼明天再補充,

 

以上感謝掰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靈 的頭像
紫靈

❀同人文出沒地 (´◕ ω ◕ˋ)

紫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